视频视频平台哪个好

      喝酒是一种雅趣,就跟下棋画画一般。

      茶,有茶道。

      酒,也有酒道。

      喝酒,自然是不是那种在唱歌的场所,或是在大排档那种地方,死命的吹着啤酒。

      喝酒,是要先找到一个好的环境,就比如唐城的这家小酒馆。

      在湖边,在微风中,在飘扬的旗帜旁。

      小酒馆的老板又拿了两坛酒过来,同时还搬来了一张大椅子,专门给虎背熊腰的壮硕男子坐的。

      只不过,壮硕男子看都不看一眼,依旧站着,如一座大山。

      小酒馆老板很无奈,却也没强制。

      “这位小兄弟跟唐城主两个人,已经都喝了十五碗了。”小酒馆老板站在一旁,笑着说道:“而我们小店的记录,也就是唐城主留下的,是十八碗,快要破了。”

      “唐城主还真的是海量啊。”武摇竹说道。

      “一般般。”唐清河摆摆手道:“要说厉害,还是林闲小友厉害,一直喝,喝不停,我就怕这小酒馆的酒不够他一个人喝。”

      小酒馆老板愁眉不展道:“有这个可能,我很担忧。”

      “武英,喝。”武摇竹也不废话,很是果断。

      “唐城主,竟然你们已经喝了那么多了,那我先干掉这一坛。”武英笑着拧起一坛酒,仰头就往嘴里倒。

      气吞山河!

      对于喝酒,武英也很强,这一点从小就体现出来了。

      整个武神山,论喝酒,还没有人比得过武英。

      打遍武神山无敌手的武英,岂会惧怕林闲跟唐清河。

      论战斗力,武英暂时确实比不上林闲,但是喝酒,武英赢定了。

      这也是一个让武英消除心中阴影的办法,只要是在某一方面战胜了林闲,那么对林闲的心魔就会消失不见。

      “没想到武英小友也这么能喝。”唐清河感叹道:“看来这天下,已经属于你们年轻人的了。”

      “竟然唐城主喜爱喝酒,那我们岂能不陪尽兴?”武摇竹淡淡说道。

      武英喝得很快,酒就像是一道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涌进了武英的嘴里。

      武英的嘴,就像是一个黑洞,能够吞噬掉任何东西。

      唐瑶偷偷看了林闲一眼。

      仿佛再问,你行吗?

      林闲回了唐瑶一个眼神。

      关我什么事?

      一坛酒很快见底,武英喝完酒,手一擦嘴角,将空酒坛放下。

      “好酒。”武英叫道。

      “客人的品味真高,我这里的酒,不说别的,度数高是一方面,品质好才是主要的。”小酒馆老板也是被震惊道。

      今日这是连续碰到了酒仙啊,往日来这里挑战的人,能喝过三碗,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但是今日,先是一个连喝十五碗,然后是一个直接一口干一坛。

      真是豪气!

      不过小酒馆老板也看得出来,这两个年轻人都不普通。

      特别是后面来的武英,气势很强,给人带来一股压迫感。

      其实不用看武英,只单单看武摇竹跟那个如大山一般站着的男子,就知晓了,武英很不普通。

      “都说唐城的酒好,今日一喝,果然非同凡响。”武英豪气干云的说道。

      “小子,能喝。”一旁,一个邋遢男子蹲在湖边,手里拿着一只酒碗,嘿嘿笑着,酒碗里只剩下半碗酒。

      “刚开始而已。”武英说着,揭开了第二坛酒的泥封。

      “小友说话真是霸气。”小酒馆老板竖起了大拇指,展现出了他的佩服。

      以前也有人这么说,最后是晕过去,醉成一滩烂泥。

      “酒够吗?”武英问道。

      小酒馆老板一愣,他不是第一次被这么挑衅了,只不过上一次被挑衅已经是很久以前了。

      自从小酒馆的酒扬名以后,那些人就不敢如此放肆了。

      能喝三碗,就能够在这小酒馆留下名了。

      过去了这么久,旁边那一面墙上,名字依旧不多。

      “阿涛,你家的酒,被人看不起咯。”一旁的邋遢男子,嘿嘿笑着。

      小酒馆老板名叫李涛,是个留着络腮胡的粗狂大汉。

      知道李涛真名的人并不多,大部分人们都只是叫老板。

      而能够叫出阿涛这个称呼,更是少之又少了。

      “很久了,这种让我热血沸腾的感觉又回来了。”李涛笑道:“放心好了,酒管够,看你能喝多少了。”

      “这就好,不然我怕喝光了你们家的酒,让你的小酒馆开不下去了。”武英掏出一张卡,递给了李涛。

      李涛接过卡,笑着喊道:“小月,刷开,去开酒库。”

      一个女生走来,姿色不俗,扎着马尾辫,一双眼睛很亮,像是蕴含着星空。

      “小月,我跟你一起去吧。”唐瑶站起身,挽着小月的手,两个女生一起走去,吸引着一道道目光。

      “我这算是喝过了三碗了吧。”武英问道。

      “当然,请吧。”李涛说道:“还有林闲小友。”

      林闲起身,和武英一起走去。

      一面很大的墙,就立在湖边,上面写着一个个名字,没有规律,横七竖八,杂乱无章。

      在最中间的位置,林闲看到了唐清河三个字。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去,能够在那面墙上题名的,算是一件极其荣耀的事情了。

      只要是名字在那面墙上的,来到这小酒馆,都能够免费喝三碗。

      林闲找了一个空位置,很快的写下自己的名字,一气呵成。

      如果没有林闲这两个字,墙上的那些签名都还看得过去。

      最怕的就是对比,有了这么两个字一对比,墙上的那些签名,就显得有点难看了。

      武英眉头微微一皱,脸色有点难看,甚至都已经下不了手了。

      最终,武英选择了一个距离林闲两个字很远的地方,写下了武英两个字。

      一开始,武英还想紧邻着林闲签名。

      “这字写的真好看。”邋遢男子笑嘻嘻道。

      “字如其人,林闲小友真是不简单啊。”唐清河也是夸赞道。

      武英低着头走回来坐下,心中越发郁闷。

      就连签个名,都被狠狠碾压,实在是让人头疼。

      这心中的阴影,又多了几分,心魔不减反增。

      要是钟小空跟尧光在这里,两人就会搭着武英的肩膀,长吁短叹。

      又是一位同道中人!

      悲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