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比视频在线观看无限看

      进入这户曾有人居住过的地方后,逸邵显得有些愣神。

      这里随着时间的变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倒是边缘,有着一副相当显眼的木质棺材。

      上面堆砌的尘土相当醒目,很显然,它已经存在许久了。

      “呼!”

      一阵凉风迅速吹过,逸邵手中那根还剩下二十多分钟的白烛就彻底失去了作用。

      作为一次性道具的它,是那样的卑微。

      “???!”

      失去了唯一光源的逸邵,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异变要来了,必须尽快逃跑才行。

      恐怖故事里经常有提到的一点就是这样。

      灯灭人死!

      逸邵才刚刚迈动步子,然后下一秒就被硬生生地定格在了原地。

      那墙角处的棺材缓缓敞开,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无数灰尘被抖落。

      逸邵的神情已经惊恐到了极致。

      这他妈,这展开真的很不妙啊。

      大写一个危!

      不知什么原因,他竟然不由自主地朝着棺材走去。

      当看见里面那具骷髅的时候,他是真心傻眼了。

      口中不断呢喃着:“对不起,我不该打扰您老人家长眠的,您老人家行行好,冤有头债有主,您老可不能这样随便拉一个垫背的啊......”

      但对方根本不予理会,操纵着他的身体缓缓躺进了棺材里。

      然后还不忘将棺材盖子给合上。

      棺材板合上后发出了一声闷沉的声音,然后便再没了动静。

      进入了棺材之后,逸邵再也没有发出任何一丁点的声响。

      当黑暗的阴影蔓延进来时,这里的一切都被吞没!

      ......

      在一片黑暗之中。

      逸邵的小心脏“噗通噗通”地狂跳,好似要从胸口跳出一般。

      他还真是第一次与死人睡在一起,还是死的不能再死的那种。

      但好在这棺材足够宽敞,所以他睡在边缘也没有碰到对方的骨头。

      想想自己生前也没有做过什么坏事,结果突然被卷入这什【求生游戏】不说,现在还突然被个妖魔鬼怪给拉进了棺材里。

      只怕自己这趟已经是凶多吉少。

      想到这里,不争气得泪水流了下来。

      如果有来世,愿自己能少受点罪吧。

      这边逸邵在不断运算着自己的死法。

      究竟是被掏心死还是活活饿死又或者被制成棍子?

      该是能想到的,都被他想到了。

      他双目紧闭,暗自哭泣,静静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而那一边的黑暗中,也就是那具骷髅的方向。

      凭空出现了一个人形。

      它身着白色的衣裙,一头长发披在面前。

      秀发下无神的瞳孔竟在此时也多了一份怜悯。

      感受着凉气的出现,逸邵浑身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来了来了!

      他要死了!

      但结局却超出他的预料,他的心脏没有被拖出,他的四肢也没有被剥离,他是那样的完整。

      对方仅仅只是在骷髅那边的位置看着他而已,并没有对他做什么。

      “?”

      逸邵就显得有些纳闷了。

      要动手就快动手行不行?给个痛快啊!

      而且说真的,这家伙头发全散在面前看得他心里面直发毛。

      难道我的死法要比想象中的更加凄惨?

      一想到这里,逸邵忍不住哆嗦了起来。

      但那只特殊的存在却仅仅只是将一根手指竖起,比在嘴唇下打了个“嘘”的意思。

      逸邵老实的点了点头,

      怎么都行,您老可快点动手吧!

      再这样耗下去,我的精神恐怕就要先一步受不了了啊!

      “砰!”

      外面传来了重物撞击的声音。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大肆打砸着外面。

      与之一同响起的还有震耳欲聋的杂音。

      “?”

      逸邵又懵了。

      外面什么情况,怎么这么吵。

      当杂音消退之后没过多久,棺材盖自动被掀开了。

      逸邵从里面爬起,看着已经一片狼藉的屋内,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而刚刚与他一同呆在棺材里的神秘白衣女子已经消失不见了。

      剩下的仅仅只是一具已经风化的骷髅。

      “......”

      逸邵显得有些没能反应过来,但还是乖乖地从棺材里面爬了出来。

      这家伙居然没有伤害他,为什么?

      还有刚刚的声音又是怎么回事,屋子里面怎么变成了这幅模样,这里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个又一个地问题从逸邵心头蹦出。

      满脑子的问号让他有些不知应该如何是好。

      算了,管他呢!

      逸邵将那棺材盖给轻轻合上,生怕一不小心惊动里面正在长眠的亡魂。

      不知为何,他活了下来。

      但这些都不重要。

      虽然很莫名其妙,但只要他活了下来,那便足够了!

      将棺材合上之后,他面对棺材的方向深深地鞠了一躬。

      不管怎么说,礼仪不能忘。

      然后就快步消失在了廊道里,这里他可真是一点也不想多呆了!

      但他却不知道是,在他刚刚离开没多久之后。

      那棺材上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位妙龄少女,坐在棺材上面晃着腿。

      正发出“咯咯”的笑声,如银铃般清脆,虽然场面看起来相当瘆人,但却也显得那样曼妙。

      然后下一秒,这少女就凭空消失了。

      无论是棺材中,还是屋内别的什么地方,都无法找到她的踪影。

      就好像她从未存在过一般。

      ......

      重新回到廊道里的逸邵,从随身空间中取出一根白烛,正欲点燃之时。

      【你想要点燃白蜡烛?这可真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因为阴影最终会吞噬光明,当点燃白蜡烛的那刻起,你就已经离死期不远了......】

      提示的文字出现,然后随着逸邵的阅读逐而转化成了深灰色,像是在说着某种相当不妙的存在。

      “阴影?”

      这时逸邵才回想起来,早在他进入这里之前,提示就已经警告过他要小心那些阴影了。

      但至于这阴影究竟是个什么鬼东西。

      他无从得知。

      “噢该死......”

      他忍不住一拍脑门,心中思绪万千。

      却始终想不到该如何是好。

      但也正如提示所说,点燃白蜡烛或许真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白蜡烛被收回了随身空间之中。

      望着那遍布黑暗的廊道。

      逸邵显得有些无奈。

      难道真的要在黑暗里摸瞎吗?

      还有那什么狗屁阴影,没有光源的话真的能看见吗?

      难道不点燃白蜡烛真的不会被附近徘徊的怪异发现吗?

      这些都是潜在的问题,但却不得不作为逸邵考量的存在。

      因为这些都实在是太重要了。

      足以关乎他生命左右的存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