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花live官方下载

      “呸!嚼什么舌根,我回来是想回来瞅瞅。”

      刘老太挺起胸脯一脸嘚瑟,“我身上这衣裳瞧见没,知道这是什么布料不?告诉你,这可是最细最好的棉布,精贵着呢,哎呦,我都说了不要,我那儿媳妇硬是要给我做,还做了两身,说是让我替换着穿,你说说这就是福气啊。”

      苗老太就瞅着她嘚瑟,穿个最细的棉布就嘚瑟成啥样儿了。

      自个儿衣裳里头塞得是啥来着,噢对了,她乖宝说叫羽毛。

      听听多厉害。

      可是神仙穿的衣裳。

      “是福气,可得抓紧点儿,你这趟回来瞅完了,赶紧着回去,要不然家里头活儿没人干了,你儿媳妇想的紧。”

      苗老太挖苦道,之前不知道村里谁去了县里,正好撞见了刘老太跟在她那娇贵儿媳妇身后。

      据说被儿媳嫌弃的唯唯诺诺,半点没有在村儿里的嚣张劲儿。

      也怪刘老太往常在村儿里嘚瑟,半点不心虚的夸大,什么儿媳妇见天给她请安,亲手做饭啊,她的日子可比在村里美呀。

      后来被戳穿,刘老太可是被村里人取笑了好久,后来不知道怎么磨得去儿子家住去了。

      “你天天蹲在村里啥都不知道,我儿子给我买了好几个丫鬟,啥活儿都不用我干。”

      刘老太一脸得意洋洋,掀开筐子上的帕子给人虚虚的一晃,看都没看见又盖回去了。

      “知道这里头装的啥不。”

      “……”

      “我儿子硬给我拿的,猪肉拿了三斤不说,还给我拿了兔肉,还有糕点咧。”

      刘老太美得摇头,“你说我一人能吃了这多嘛。”

      “吃不了啊,给我呀。”

      苗老太伸手去拿。

      “我家人多,指定吃的完。”

      刘老太急忙躲开,边躲还不忘嘴碎道。

      “不是我说,你三儿子咋还比不了我一个儿子,当娘的想吃口肉都吃不上,我都吃腻味了啧啧...”

      “......”

      凡尔赛老手啊。

      曹小柒最讨厌了,一脸天真无邪的开口道。

      “刘奶奶,那我能看看你吃腻了的东西吗?”

      刘老太那个虚荣心呀,顿时满足了。

      “那就给你们瞅瞅。”

      糕点一拿出来苗老太和曹小柒眼睛就亮了。

      自个儿送上门来了。

      “山药桂花糕,知道不?县里卖的可火了,一般人买都买不到,我儿子说这山药最是养人了,老补人了。”

      刘老太又拿出兔肉炫耀,喷香的味儿让她自个儿都咽了咽口水,“让你们闻闻这味儿,你们啊,就当是吃过了。”

      “噗~”

      隔壁家的朱婶子听见这话乐了,探出头来。

      “刘大娘,你这是吃烧饼嘚瑟到卖烧饼家去了啊,这糕点兔肉就是苗家卖的,人苗大娘馋啥还能馋自个儿家的东西。”

      “咋,咋可能咧!”

      刘老太尖叫,震惊的声音都扭曲了。

      “咋不可能啊,苗大娘心善,还给我家送了糕点咧。”

      朱婶子一脸回味,“不怪你说,那糕点就是好吃。”

      刘老太不淡定了,一张老脸忽青忽白的变来变去。

      有心把这糕点兔肉都扔给他们,心里头又亏得慌。

      “没事,好吃就回去吃吧,吃完了再过来买。”

      苗老太笑眯眯的插刀,“虽然我家糕点抢都抢不上,不过咱都是一个村的,得照顾照顾不是。”

      “呦,这是挣几个钱呀。”瞅把你得意的。

      刘老太撇撇嘴,“我刚才也就那么一说,什么糕点没吃过啊,能好吃到哪去儿。”

      “还有这兔肉,哪比得上猪肉油水多呀,瘦不拉几就一口肉,尝个新鲜罢了。”

      刘老太一脸不在意,心里头越想越气。

      凭啥自个儿灰溜溜回村了,苗老太还挣钱啦。

      再看看苗老太三儿子一个比一个听话孝顺,自个儿儿子娶了个祖宗不说大过年的就因为丈母娘要去家里住,就撵她回村了。

      别以为她不知道就是那个小蹄子撺掇的。

      “娘,吃饭啦。”

      正巧,牛大妹出来找人,刘老太急忙问道。

      “啥饭呐?”

      牛大妹认得刘老太,惯爱吹牛嘚瑟还爱和婆婆攀比。

      忙拔高声音答,“没啥,就炖了只鸡,还有家里头不值钱的番薯青菜一块炖了。”

      说着又跟苗老太解释着,“娘,今儿晚上吃好的,中午我和大嫂就随便整了点。”

      !!!

      炖鸡还就是随便整了点?

      刘老太心里嫉妒的发狂,卖点破糕点兔肉能挣多少钱,肯定在打肿脸充胖子。

      “行。”

      苗老太慢悠悠的看刘老太,笑眯眯的邀请。

      “你家里头知道你今儿回来不?有你的饭没也不知道,要不搁我家里头吃?”

      “不用!”这话就是在羞辱她!

      刘老太板着脸高傲开口,“前几儿就给家里递信儿了,早就盼着我回去了。”

      说罢,转身就走了。

      曹小柒眨眨眼,坏笑道:“奶,早饭吃的馒头还没消化呢,中午是不是又吃馒头啊。”

      苗老太笑眯眯的问牛大妹,“焖大米饭了没?”

      “那指定焖了,闷了好些,中午咱都吃大米饭。”

      院门啪的一声关上,刘老太回头四处看看。

      忙蹑手蹑脚的返回来,两手扒拉着苗家院墙缝隙。

      一双精明的眼来回的瞅,盯着端出来满满一盆的炖鸡,馋的咽了咽口水。

      指定就炖了那么几块鸡肉都整上头去了。

      一家人还整这些有的没的,装模作样。

      等苗翠娥端出一盆米饭从灶房里头出来。

      刘老太不淡定了,咽了咽口水,眼睛死死的盯着。

      还真是焖的大米饭,这一大家子得造多少啊!

      挣几个钱这么霍霍。

      大过年的肯定是死要面子咧,一顿吃穷你们。

      刘老太恨恨的想,拎起筐子不甘心的走了。

      “外头谁呀?”金小梅疑惑,自家婆婆可不是爱嘚瑟的人。

      “刘家那老太太。”牛大妹笑,说了方才发生的事儿。

      “活该,让她以后再嘚瑟。”曹旺苗听了只觉得痛快,谁让刘家那儿子也是一个德性,见了他就嘚瑟的没完没了。

      住县里就好像是人上人了似的,还不是女方的房子。

      “吃饭,嘴那么长。”苗老太一眼瞥过来,曹旺苗立时不说话了。

      低头扒饭。

      “你们晚上想吃啥?”苗老太沉吟了片刻。

      “一人点一道菜。”

      话落,呼吸声都弱了,一家人不可置信的瞪圆了眼。

      众人心理活动:婆婆(娘,奶)咋不抠门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