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入门

      2036年4月13日阴

      这大概是最后一篇日记了吧,电停了,补给部队已经一个月没有出现,上次补给的食物和水三天前就已经消耗殆尽。

      一切正如上个月收音机中报道的那样,太阳黑子再次爆发,规模前所未有,普通防护服无法抵挡这一轮的强紫外线,救援区还没来得及布置高强度防护网——医生军人们出现大面积皮肤烫伤和辐射感染,大批病人们来不及转移。

      “世界末日了”。

      我至今还记得播报员那颤抖且哽咽的声音,那是我第一次听到向来冷静沉着的他如此害怕,当然,也是最后一次听到。

      爸爸,你告诉我无论事情多么糟糕,都要坚持写日记。

      你告诉我,这是与过去的自己沟通的唯一途径。

      但对我来说,支撑我打开日记本的,一直都是你。

      因为只有打开它写一点什么的时候,我才能想起我们之间的回忆。

      只有翻阅着过往日记的时候,我才能记起你完整的脸。

      这是支撑我还没有从阳台跳下去的唯一理由。

      爸爸,我好饿,好困,好口渴。

      爸爸,我想你了。

      ——————————————(日记分割线)

      小年扔掉笔,把日记本放到枕头下面,长时间的饥饿加上刚才写日记的消耗已经令她失去所有力气,趴在铺在地板床上,就那么迷迷糊糊睡着了。

      不知道过多久,她被一阵清脆手机闹钟铃声吵醒。

      天灰灰会不会

      让我忘了你是谁

      夜越黑梦违背

      难追难回味

      我的世界将被摧毁

      也许事与愿违

      这是那个伟大歌手周杰伦三十多年前写的《世界末日》,也是小年爸爸最喜欢的歌。

      “爸爸……”

      小年强撑着睁开眼睛,从枕边拿起手机,关掉闹钟,屏保上出现了两年前她与父亲的合影。

      “年年,这个闹钟每六小时就会响一次,千万别关掉,因为它可能会在某个时刻救你的命。”

      小年想起爸爸两年前离开时的叮嘱,想起那个山一般雄伟的,她的守护神。

      解锁手机,小年打开已经翻烂的相册,那里面有一千多张她与父亲的合影和十几段视频。

      在那个太阳黑子刚刚出现导致外出艰难的时代,那个可靠、伟岸、强壮、温柔、幽默的男人,在家里用各种方法哄她开心。

      开办过“小年相声社”,表演者只有他自己,讲着一些完全不好笑的单口相声。

      不知从哪自学了小丑,表演着各种滑稽魔术。

      在她十五岁生日时,用电饭煲做了一个丑陋至极的生日蛋糕。

      无论外面物资多么紧俏,也能在每次回家时,带回自己最喜欢吃的牛肉,做一盘人间最美味的炒牛肉丝。

      小年翻着相册,看着视频。

      她想哭,想要大声的哭,但眼泪早已因过度缺水而拒绝流出。

      不知第多少次,她打开短信,点开那个熟悉的头像。

      网络信号早已消失无踪,如今的手机除了看一些本地的东西,跟废铁没什么两样,之所以有电,完全是因为在这场大断电前,小年始终保持着父亲叮嘱她的那个习惯——永远保持手机电量百分百,并时刻充满那两个一万毫安的充电宝。

      “爸爸,我快死了。”

      “如果我死了过后能够见到你,那该多好。”

      “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三条短信依次发出。

      小年看着那永远不会旋转变成钩子的该死圆圈,因过度虚弱,又一次晕了过去。

      叮咚。

      叮咚。

      叮咚。

      手机短信发送成功的轻微提示音无法吵醒失去意识的小年。

      但却悄悄溜进太阳黑子打开的时间缝隙中。

      来到。

      2008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