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视频下

      “叶师弟,这顿饭也吃的差不多了,我也该启程回去了”

      叶康不知高师兄为何这么快就要回去,但还是理智的没有多问,只是从背包里拿出一个信封塞给高师兄,接着道:

      “这一路幸得师兄关照,也学到了不少,这是之前说好给师兄得报酬,请师兄笑纳”

      “哈哈,原本就看中一把好刀,现在钱终于凑够了,那行,师兄我就先走了”

      高师兄接过信封也没打开,直接塞进兜里,接着站起身笑着说着。

      “高师兄,我们送送你吧”

      “也行”

      三人一路行至北门,城门外。

      “叶师弟,就送到这吧,你小子人不错,以后有空回溪阳山,到时咱们再找上偃信,喝个不醉不归”

      “一定”

      想起溪阳山,那里已经有了自己太过牵挂的人,师傅、师姐、先生...叶康打定主意,一定会再回去的。

      “哈哈,那就一言为定,走了”

      高师兄拍了拍叶康的肩膀,随后转身向北而去,看着眼前这个伟岸的背影,突然叶康联想到梨园镇那个背影,可惜那个洒脱的光头大汉已经长眠于溪阳山的某处了。

      直至高师兄的背影消失不见,叶康才向回走,路上打听好了万礼的住所,既然是求人办事,也不好空手而去,万礼善画,叶康花了1000两买了个还算不错的砚台。

      没办法,他现在全身上下只有3000两,再贵他就负担不起。

      ...

      “好恢弘的一处府邸”看着眼前如此气派的府邸,叶康忍不住感叹,朱红色的大门上挂着镶有金边的牌匾,上面赫然写着两个大字:万府。没错,这便是执法令万礼的府邸了。

      一眼无法数清的台阶,足有两人高的厚重大门,两边站着一脸肃穆的士兵,公子的这位好友可真是位大人物,可人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高门大户。

      此刻叶康内心忐忑不已,毕竟他和万礼也只是相处几天,也不知万礼还认不认自己这个朋友,倘若不记得自己,岂不是尴尬。

      踌躇良久,叶康还是踏上了台阶,快到大门时,被一位守卫拦了下来。

      “何事?”

      “这位军爷,在下叶康,是万礼万大人的旧友,今日特来拜会,劳烦通报一声”毕竟有求于人,叶康很是客气。

      眼前的守卫打量几眼叶康,随后向不远处的同伴递了个眼神,那人点头,向府内走去。

      “他去通报了,你们在此稍候片刻”

      说完又回到原来的位置,继续站岗。

      不一会,进去的守卫带来一个小厮,小厮向叶康两人招招手,示意跟他一起进去。

      两人跟着小厮弯弯绕绕来到一处凉亭,亭中端坐品茶的就是万礼,还是那翩翩公子,遗世独立的模样。

      看到叶康到来,万礼报以一个温和的笑容,这个笑容仿佛春雪消融,化解了叶康心中的紧张与不安。

      想起两人在牛车上高谈阔论的时光,叶康终于安定下来,这还是原来的万礼。叶康也回应以微笑,坐在万礼的对面,给自己倒了杯茶。

      “叶兄,一别多年,好久不见”

      “是啊,没想到我们还有再见面的时候”

      两人闲谈了会,但是都没有聊到叶康所来何事,万礼率先提起。

      “你这是想来帮我了?”万礼微眯着眼看向叶康。

      “是啊,最近思来想去,还是该来助你一臂之力”叶康打着哈哈。

      接着万礼用怀疑的眼神注视着叶康,叶康也用纯净的眼神回击,僵持半分钟,万礼终于绷不住了。

      “你当我不知道,你是来逃难的吧”

      “知道你还问?当然也是顺便来帮你,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收留我们两个难民”

      不知想到了什么,万礼顿时失去了和叶康打机锋的兴趣。

      “对我来说那只是件小事,你就在这住下吧,王氏会卖我这个面子的”

      万礼顿了顿接着又道:

      “你确定你要帮我,你可知道执法队要面对的是什么?而且此刻已经到了瓶颈阶段,稍有不慎,便会满盘皆输,到时不但性命不保,更有可能遗臭万年”

      “你既然庇佑我,替你做事也是应当”

      “哈哈,小康果然爽快,来人,上酒”

      随后两人商量了一下后面的计划,叶康暂住万府,因为叶康一没功名,二没名望,所以万礼先给他安排了个捕快的职位。

      叶康知道,这其中有考较他的意思,不过他内心是无所谓的,他只要一个能庇护他的公职身份,高职位他觉得还有点树大招风。

      万礼对叶康来说,算是少有的能谈得来的朋友了,所以聊的还算融洽,天南地北的知识都触及些,大多是叶康所不知道的,但叶康也乐于去询问。

      最感兴趣的莫过于谈论圣朝的事了,这个王朝自带神秘色彩,传说圣朝是位仙人创立的,也不知是真是假。

      时至傍晚,万礼毫不吝啬的让人摆了一桌美味佳肴,给叶康接风洗尘。

      这时,突然来了一个护卫对着万礼耳语几句,万礼听了微微皱眉,眼中迸射出一丝寒意,正好与他对视的护卫忍不住震颤,自家这位爷可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好说话。

      因为掩藏的很好,叶康并未察觉,再一抬头时,还是那个如沐春风的书生。

      只有万礼自己知道,他此时有多么的愤怒,常人之怒宛若雷霆疾风,他的怒,藏在平静的湖面下,表面波澜不惊,可随时能卷起千层巨浪。

      “叶兄,我有点公事要处理,你继续吃着,等下小三儿会带你去住的地方”

      “万兄尽管去忙,改日我们再聊”

      万礼点点头,随同护卫一起走了。

      现在诺大的桌上满是菜肴,只叶康一人吃,倒是没什么食欲了,刚才万礼在,他不好让可人坐下一同吃饭,毕竟可人只是作为一个丫鬟。

      虽然万礼是个不错的人,但他也有着作为封建贵族的通病,有着强烈的尊卑观念。

      在和万礼的谈话中,万礼虽未成婚,但有着好几个小妾,还说要送一个给叶康照顾他的生活,被叶康尴尬的婉拒了。

      对叶康来说如此恶心的事对万礼来讲却很正常,这就是不同社会造就的世界观的差异,而且两人自来之时,万礼连正眼都没有瞧可人一眼。

      叶康转头正打算让可人坐下一起吃,谁知却看到,可人正一脸痴迷的望着万礼远去的身影。

      可人从没见过像这位大人一样的人物,第一眼就给人一种特别的感觉,和自家公子一样有吸引力。

      不同的是,和自家公子是相处久了才能发现和常人不同的气质,而这位公子只一眼便知不是寻常之人。

      见可人如此痴迷的模样,不知为何,叶康心中一阵不痛快,心中别扭,看向桌上的食物也越发没了胃口,便让小三儿带他们去安排的住所。

      小三儿带着两人来到府内东边的一处小院,院子虽小,却非常精美,两卧一厅一书房,厨房、茅房、杂货间也都齐全。

      屋后一片竹林,院中一口水井,屋内还点缀些装饰品,想来价格也不菲,总的来说叶康甚是喜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