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猪视频禁止访问

      “果粒橙,你之前不是说会让我们平安回到家中吗?为什么现在我们还在这里?你们的援兵在哪里?”

      “哈哈哈!佣兵团,这就是你们的信誉?这就是你们的保证?果然是信佣兵团的信誉,不如信这世上有鬼呢?”

      “这世上本来就鬼,亡灵一族、死灵一族、骷髅族等,从广义意义上说就是鬼。。。”

      “小子,你竟然还敢顶嘴,你们果然是一丘之貉,我们怎么瞎了眼,听信了你们的话,几百位同胞的死亡,这代价也太大了,公羊道可承受不起啊!”

      “哼!我说这事能怪我们吗?我们好心冒险出来救你,你们不感激就算了,竟然还恩将仇报。。。”

      “感激?是啊!我们应该感谢你们,若不是我们听信了你们这些小人,莲花池各位大人们也只是收了我们一些保护费,现在这个时候应该已经离开了,现在,正因为你们这些天杀的存在,害得我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现在已经不是保护费的问题了。。。”一位百姓来到护卫队伍面前,对着众人指指点点,破口大骂。

      天涯阁的一句话,让公羊道的所有百姓认为是护卫队伍有人员在搞鬼,而刚才的袭击事件就充分说明了这点,认为莲花池是站在他们这一边,纷纷调转枪口,矛头指向护卫队员,让他们主动向莲花池人员认罪,交代自己的所有罪孽,并且主动将隐藏人员交出来,以平息莲花池的怒火。

      “口出狂言,在未明真相之前,你们竟然是非不分,颠倒黑白,宁愿与强盗为伍,也不相信我们的话,算我们倒霉,也好,就当良心被狗吃了。”九队的一位成员恨不得把出口之人杀死,自己能力不行,搬弄是非的本事倒是一套套的。

      “都怪逍遥叹那小子,小肚鸡肠,不就是否决了他的提议,竟然给我们招惹这么大的麻烦,我认为,应该把他赶出队伍,这种害群之马不能留在队伍之中,否则有了第一次,肯定还有第二次,第三次,我们可以解决这第一次问题,能解决第二次,第三次问题吗?”一位不满逍遥叹的队员愤愤不平的说道。

      “是啊!还天选者呢,你们天选者果然将不择手段运用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佩服,真是佩服啊!”

      “胡说,老大不是这样的人,我就奇怪了,为什么莲花池的强者数量会这么多?公羊道的各位,你们能回答我一件事情吗?之前你们是怎么以区区不到十位星境强者,抵挡住如此多的莲花池强者?”龙战直问公羊道百姓,未等对方回答,转头望向天涯阁所在的方向,用压过众人的音量,大声问道:“莲花池大人们,可否问一句,这公羊道,你们是第一次来吗?”

      “小子,告诉你们也无妨,老子带队来这里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怎么可能是第一次来呢?”一位强盗头目满足了龙战的愿望,笑着回答。

      “那么,各位大人们,我也有一个疑问,也请各位大人,能给予准确的回答,你们之前有派出这么多强者来到公羊道吗?”五队队长接下龙战的话,继续提出一个问题。

      “没有,公羊道不过是一个小村庄而已,我们没必要派那么多强者过来,太浪费了,得不偿失。”

      “各位大人,那么问题来了,既然你们不是为了我们而来,这次为什么又派出如此多的强者?”斩天歌说出了自己的疑问,不指望莲花池能给予回答,但又期待对方看在队伍中有不少炼丹师的面子上,能给一个解释。

      “各位大人,你们不会无缘无故的派出众多强者,而这次又派出如此多的强者,那么,我是否可以这样理解,这公羊道出现了问题,一个让你们不得不派出大量强者进行调查的问题。

      我们队伍昨天晚上刚刚抵达公羊道,你们今天早上就已经到了,之前一路上我们和你们没有冲突,你们显然不是因为我们而来,那么问题就来了,你们又是为谁而来?”斩天歌看了看周围的百姓,又联系到逍遥叹进入村子后的异常行为,有了一些大胆的猜测。

      “哈哈哈!不错,你们还不笨嘛!还以为你们是一群为了所谓的正义,冲昏了你们头脑的傻蛋呢?既然你们中已经有人员恢复正常了,那么,我们就可以来说说关于这公羊道的事情了,在说正事之前,首先,问你们一个问题,就是不知你们配不配合了。”

      天涯阁的话,让斩天歌等人眉头一皱,不少人员真正开始正视公羊道百姓的问题,事情比想象中更加麻烦了,尤其这支护送队伍各支分队,各有自己的小心思,因为各种原因聚集在一起,现在听到天涯阁的话,不少人听出了画外之音,心思更加活络。

      “不知大人为何事困扰,若能为大人分忧,是我等荣幸。大人,我等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斩天歌不卑不亢,直面天涯阁的视线。

      “很好,相信你们也不敢欺骗我,之前的袭击事件,应该是你们策划的吧,你们的目标,是我们莲花池吧?”

      “不错,我们这是自救,是正当防卫,将心比心,若换做是你们,相信你们的行为也和我们一样吧!”

      “很诚实的回答,既然你们的目标是我莲花池强者,为什么反而死伤更多的是来自于公羊道的人员?”天涯阁面色不变,没能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因为背叛,执行袭击任务之人竟然背叛了我们的约定,将袭击目标放在了。。。”

      “背叛啊!我怎么觉得你们更像背叛者,若是没有他的反击,为之后战斗扫清一些障碍,哈~哈!你们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

      “大人,我不明白你的话是什么意思,能为我们解释一下吗?”果粒橙看了一眼斩天歌,见其眉头紧锁,都与脑褶皱没有区别了,她虽然不认可逍遥叹背叛的观点,但对于到目前为止,逍遥叹也没有给任何一个解释,还是恼火得很。

      “大人,你这是怀疑我们的忠诚,我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这里是我们的家,大人,请收回你的话,你这是在侮辱我们人格。。。”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翁步态蹒跚的来到队伍前面,其他百姓为其让道,对于天涯阁的话怒火中烧,但形势比人强,敢怒不敢言。

      “哈哈哈!各位,你们确定自己还有人格?这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大笑话。老东西,你认得我吗?”天涯阁没有尊老爱幼的习惯,冷哼一声,让老翁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不但百姓怒不可遏,作为来自于礼仪之邦的不少龙盟成员,也纷纷出口大骂天涯阁的无耻行径,相对于其他人员,他们更加不怕死,不就是挂一次罢了。

      “老了,老了,记性不好咯,老夫已经。。。”

      虽然行为失礼,但老翁不在乎,正打算以理力争,证明公羊道的清白之时,左冬冷漠的说了一句:“老头,你不但不认识二当家的,包括我在内,大部分莲花池人员,你都不认识吧!不,不是不认识,而是没见过,不但是你,包括你周围的所有人,我现在很好奇,公羊道原来的村民,他们全部到哪里去了?”

      “一夜之间,全部失踪。各位,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来我莲花池管辖下的公羊道,所谓何事?”又一位强者咄咄逼人,磅礴气势汹汹而来,让不少百姓恐惧的后退几步,造成了整个广场,被抓人员空间严重缩小,人与人摩肩接踵,已经无法腾出半个人的空间了。

      “大人,我们祖祖辈辈都生活在公羊道,从未离开过公羊道,大人,你们应该是记错了吧!丹药大会即将开始,药王城附近区域事务因此增多,可能是各位大人这段时间太劳累了,公羊道不过是附近万千个村庄中,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村庄,没有什么特色,因此记错了我们公羊道的情况,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各位大人们,你们需要劳逸结合。。。”

      “哈哈哈!二当家,这些人竟然关心我们,属下还是第一次听到,没想到今天竟然让我们碰到了,好笑,真是笑死人。”一位强盗的话,引起了其他强盗的共鸣,不过警惕性更甚,无事献殷勤,他们比任何人更明白这个道理。

      “大人,我等拳拳赤子之心。。。”

      “哦!既然你们如此真诚,那就将你们的赤子之心拿出来给我瞧瞧,我看一下有没有我的拳头大,少一分毫说明你们在骗我,怎么,不敢吗?还是你们当我们是傻子,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来公羊道所谓何事?”天涯阁让莲花池众人后退几步,隔开与百姓的距离,以此同时,让弓箭手拈弓搭箭,所有的箭矢指向广场中的众人。

      “听好了,我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考虑,一刻钟过后,若是你们不说清楚自己的来历以及目的,那么,所有人一起陪葬吧!”天涯阁从宝座中起身,手按在武器上,身上气势正一点点的往上升,而莲花池其他强者也随之而动,大战一触即发。

      “斩老,貌似这次我们救错人了,只是不知道这些强盗说的话,有几分真了?”

      “现在我们怎么办?强行闯出去已经不可能了,可能会因此成为那一颗稻草,大家快想想办法啊!”

      “静观其变,只能静观其变了。”

      “不,各位,我认为我们的目标不应该是莲花池的强盗,而应该是公羊道的那些村民,他们才是我们。。。”

      “不行,还未确认强盗说的话真假之前,我认为这些村民是无辜的。”

      “我也同意这个观点。。。”

      “无辜,无辜你个妹啊!老大已经给了我们提示,你们竟然到现在还。。。”

      “逍遥叹的问题暂时先放在一边,现在我。。。”

      “砰~砰~砰!”几声枪响瞬间打破了整个公羊道的局面,兵戈起,血花飞,霞满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