绫野沙希

      玛丽女士的这番话提醒了姜老二,既然那位获得了诺贝尔奖的杨老先生都可以在若干年后重新加入米国国籍,自己是不是也完全可以在将来的某个阶段,重新加入种花国籍啊。

      对于自己来说,现阶段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不是计较国籍问题,而是迅速发展起来、壮大自身。

      为了这个目的,就算暂时加入米国国籍又如何?

      劳资完全可以身在曹营心在汉啊。

      “好,”

      迅速做出了决定的姜老二,没有丝毫拖沓,点头说道:

      “那就这么办吧,找个合适的时机我加入米国国籍好了。”

      玛丽女士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担心老板在这个问题上钻了牛角尖,见姜老二答应下来,她提出了第二点:

      “我们不是一家对办公地点有很高要求的企业,但现在的办公场所很不衬我们的实力,我认为我们应该更换一个办公地点。”

      “这个就不用了,”

      没等玛丽女士说完,姜老二就打断她的话说道:

      “办公地点咱们暂时不更换,不过我准备建一个全新的办公大楼。”

      当初买下这么大一块地,不用来盖楼多浪费?

      “您有这个计划就好,”

      见老板已经有计划了,玛丽女士倒是没有坚持,她并不是一定要搬到高档写字楼里面办公才舒服,主要还是从业务的角度考虑这个问题,面对一大片钢结构厂房和板房,任谁也也无法相信这是一家实力雄厚的公司,对公司发展很不利。

      但是既然老板已经有了相应的计划,那就不是问题了。

      她接着说道:

      “刚刚您给我介绍了咱们公司大致的业务构成,boss,请原谅我说话粗俗,在我看来,您对公司的管理简直就是一堆狗屎!

      以杰克逊所做的工作,他凭什么拿10%的业务提成?

      1%都是严重的浪费;还有,您给旧金山的那些报废车拆借公司的合作条件简直优厚到让我怀疑您是不是天使,您的做法根本不是一个商人应该有的做法。”

      “玛丽小姐,”

      姜老二忽然开口打断她的话,认真的望着她说道:

      “我知道你是为了公司着想,但很抱歉,这一块我不打算做出太大的调整。

      你们米国人做生意呢,是恨不得自己一个人就把全世界的钱给赚了,一笔生意能赚100块钱的,你们恨不能赚150乃至200,如果能赚1000那就更好了。

      但我们中国不一样,我们不喜欢把生意做的这么绝,也不愿意对自己的合作伙伴和员工太过苛刻。

      我不是一个小气的人,我一直崇尚互利共赢,不喜欢竭泽而渔,我希望我的每一个合作伙伴都能够分享我的发展,我认为这才是一个健康的发展模式。”

      玛丽小姐皱了下眉头,多年来的管理经验让她并不赞同老板的话:

      “boss,我不这么认为。”

      “但是事实胜于雄辩,”

      姜老二一句话就问的玛丽小姐哑口无言:

      “全米国有几万、十几万家二手车经销商,有哪家二手车经销商能达到我们的销售规模和发展速度?

      有哪家二手车商的员工能有我的员工这么昂然的工作热情?”

      玛丽小姐顿时哑然无言,托尼先生说的没错,她见过无数的企业的员工,但她从来没见过那家公司的员工有姜氏公司的员工这么肯干的,他们对工作热情的让人害怕,难道真的是托尼先生说的这样?

      “如果你不理解,也没关系,”

      姜老二想了想,又说道:

      “换一个角度说,我毕竟是一个华裔,如何才能让这些人忽略我的肤色选择与我合作?

      当然是我能给他们带来别人不可能给他们的更多的利益,只有这样,当别人来挖他们的墙角的时候,他们才不会被轻易挖走。

      想要挖走他们,就必须付出远超我给他们待遇的代价,你觉得那些人舍得吗?”

      原来如此!

      托尼先生这是在为未来未雨绸缪,划定准入门槛。

      玛丽小姐觉得这才是托尼先生这么做的真正意图。

      仔细想想,托尼先生这么做也确实有道理,现在他给这些报废车拆解公司开出了这么优厚的条件,其实也是一道门槛,等被人意识到这是一个大金矿、想要进来挖矿的时候,首先要做的就是要拿出比托尼的姜氏公司更加优渥的条件。

      只是拿出更优渥的条件还不行,你还得保证能让这些报废车拆借公司赚到更多的钱,届时托尼的姜氏公司恐怕已经搭建起了自己强大的销售网络。

      一边是切切实实能够拿到手里的好处,一边是别人给画出来的饼,同时具备这两大能力的恐怕就只有托尼的姜氏公司,只要那些报废车拆解公司的老板不是傻瓜,就知道自己应该如何选择。

      这么一道门槛,起码能拦住50%以上的想要进入这一行的企业,至于剩下的50%。

      其实现在的社会,谁也没奢望能够独霸这个市场。

      在知道全米有12000多家报废车拆借公司之后,玛丽小姐觉得,如果姜氏公司能够与1200家、也就是10%的报废车拆解公司建立起合作关系,就足以成为全美最大的拆车件巨头了。

      “我明白了,我支持您的决定,但我仍然认为您给杰克逊先生的项目股份太多了,股份可以给,但必须削减。”

      姜老二皱了下眉头。

      这些天来,他也逐渐发觉当初给杰克逊的项目股份确实是给多了,不利于公司的管理和后续的发展,但话是自己亲自说出口的,合同上也明确的写明了,除非杰克逊同意双方重新修订合同,否则怎么往回收?

      看着姜老二的样子,玛丽小姐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她立刻接着说道:

      “boss,我不知道您是出于什么考虑才决定给杰克逊先生这么高的项目股份,但有一点我必须提醒您,这个项目给杰克逊这么高的股份比例,后续再有了其他的新项目,到时候可该怎么办?

      我听说珍妮小姐去加拿大开拓二手车市场,就只能拿1%的项目股份,现在伊丽莎白小姐或许没意见,但当将加拿大方面业务做起来之后,看到别人能拿10%,自己却只能拿1%,心里会怎么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