みなせ优夏原版在线

      思至此,数十位美男如面魑魅魍魉,脸色煞白。

      冷静几秒,美男子步伐一致,全冲至楚妘,将楚妘为圆心围成一圈。

      顷刻间,府邸其他地方的美男子从四处窜出,他们动作迅速,如沙暴般来袭。

      一百零一位美男风格不一,楚妘像是他们世界的心中,被他们紧紧围着。

      “权臣,休想伤害长公主!”

      “尔等逆贼,胆敢对长公主不敬!”

      “有我等在,别妄想触碰到长公主一根头发。”

      见不及她的身影,权卿身上气息压得比腊月寒冬的风还要冷。

      “阻拦者,杀无赦。”

      “等等!”

      杀气盈然,煞气烈烈。

      谢宣连忙叫制止,生怕等一下府邸染满鲜血。

      真要是这样,表妹不得让他血债血偿。

      上刀山和下火海看向围着自家主子的美男们急得手忙脚乱。

      “这不是添乱嘛!大侠,书呆子,屠夫,你们还不快给驸马和王爷退下,把主子交出来!”

      大侠书呆子等人看着上刀山和下火海,不肯退让。

      “海姑娘,长公主对我们有恩,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长公主落入贼人手中!”

      “对!坚决不能让长公主落入贼人手中!”

      ……

      此刻,权卿裹挟着无尽的杀意将光明与静谧吞没于黑暗中。

      被众人围着的楚妘感觉不到周围暗黑至极,她只觉杯中没了酒,身子往上跃,她整个人平稳站在玄衣男子面前。

      看见近在咫尺的俊脸,她身体小幅度踉跄,伸手往上勾起他的下巴。

      她仰着头,凤眸迷离,脸颊熏红,酒味很浓。

      “你……你长得真、真美,不如随我回去替我暖被窝?”

      楚妘上身往前靠,贴在他的胸膛处,微翘的红唇诱惑动人。

      权卿阒黑的眼眸盯着她,手搂着她的纤腰,生怕她跌落在地。

      “长公主!”

      “不好,长公主落入权臣之手,大家快点上!”

      “大家听我指令,上!”

      ……

      上刀山:“……”

      上个锤子啊。

      下火海:“……”

      上什么上!

      上个茅坑啊!

      上刀山连忙看向权卿和谢宣,解释道:“驸马,王爷,这一百零一位美男皆是主子从各地救回的,他们与长主子没有任何不妥关系。”

      下火海:“他们视主子为救命恩人,对主子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平日里主子待他们如家人。”

      上刀山和下火海:“还恳请驸马和王爷放过他们,否则等主子醒来上刀山和下火海也不知如何与主子交代。”

      谢宣转过头,看向依偎在权卿怀里醉得不成样的楚妘。

      “权卿,今日便算了吧,表妹平日最重情义,如若……”

      权卿拦腰将挂在他身上的女子抱起,冷漠扫了一眼在场的人,声音冰冷寡淡:“回府。”

      他步伐极快,像是一道影子,眨眼功夫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所及处。

      锦衣卫也紧随他,随后便消匿在府邸,仿佛从未出现过。

      紧绷着一颗心的谢宣与上刀山下火海才悬下。

      上刀山和下火海:“今日多谢三王爷相助。”

      谢宣看向一群美男,又看向上刀山和下火海,语气略感无奈:“你们有空叫表妹把他们都散退吧,不然迟早被权卿歼灭。”

      怀里的女子一直不安分,小手往他身上脸上动来动去,时不时还戳戳他的脸,说一下流氓之词。

      终于到卧房了,权卿将她放在软榻上,可更新她却勾着他的束带,眼神迷笑。

      “美人……你这衣服着实不好脱……不过,还好是遇到我,我这么一扯,再一扯……”

      她力气不知道从哪来的如此大,直接将他的束腰带拉坏了,玄衣裂开,里衣露出。

      楚妘拿着一节束腰带,仰头很是无辜。

      “哎呦,美人你这腰带自己跑到我手里了。”

      权卿:“……”

      登徒子。

      女流氓。

      喝醉酒还是这么肤浅,只想睡美人。

      在他恍神时,楚妘伸手勾住他的腰,直接将他抵在榻上。

      她一手撑在他耳边,一手抚摸他的脸。

      “好美,想要。”

      权卿很清楚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随着胸腔起伏,很快速,喧嚣鼓噪得耳膜震动。

      近在咫尺的脸突然倒下,他才缓和了点。

      身上的人身子软软的像是没有骨头似的,她安静的趴在他身上,他都能清楚听到她心脏起伏的声音。

      在这一刻,世界仿佛就此安静了。

      只有他与她的心跳声和呼吸声。

      良久,权卿才将她轻缓推开,看着她发鬓微凌乱,巴掌大的脸蛋点缀红晕,柔软的唇没了平日的红但还是粉嘟嘟的。

      他盯了片响,才想起替她解衣。

      解衣时,她极为不安分,身子时不时扭动,他手指隔着衣还能感受到她的体温。

      这让耳尖本就红的权卿感觉耳朵更烫了。

      他平生第一次给女子更衣,还是如此模样,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终于替她将外衣脱好,鹅黄色里衣的她更显得肤白貌美,身姿卓绝。

      烛光摇曳,透过床纱映在她脸庞上,权卿盯着她的唇,突然蠢蠢欲动。

      从第一次见面,他就知她长得绝美,唇也极为诱人。

      同眠后,每晚他都盯着她的脸庞入睡的,刚刚她倒下时,唇蹭过他的脖子。

      温热柔软。

      那种感觉像是她碰过的每一处地方都发烫极致。

      过了半响,权卿紧绷着心,有些做贼心虚的往她靠了靠,蜻蜓点水般在她唇上碰了碰。

      仅是如此,他也能心悸不已。

      正当他想要起身下榻时,楚妘纤瘦的手突然搂住他的脖子,硬生生将他扣在她旁边。

      “……美、美人……你喝酒不?与我共畅饮,这大片江山就是你的了……”

      “……”

      荒唐!

      怎能随便找人喝酒呢!?

      “……来,君美人,喝一杯……”

      “……?”

      君美人是何物、何人?

      看着她微颤的长睫,权卿心里顿生一股委屈与埋怨。

      调戏他还要叫别人的名字。

      生气。

      很生气!

      委屈。

      超委屈!

      思至此,权卿翻身将她手扣住,像是鼓足很大的勇气,低下头略笨拙的在她嘴唇上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