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直播app苹果下载安装

      尹明善没考虑几天,就爽快的答应了夏景行提出来的方案。

      对于八、九十年代下海闯荡的这批民营企业家来说,就没有他们不敢干的。

      依靠灰色、黑色的第一桶金起家的不要太多。

      尹明善虽然没卖过保健品,也没MBO并购国资,但商海沉浮近二十载,见得多了,对于夏景行的“骚操作”,也就不以为意了。

      执行夏景行提出的这套方案,力帆也可以受益,只要能受益,那就值得一干。

      至于会不会暴露,两人也考虑到了,并决定进行更密切的谈判,双方协商着制定一套周详的方案,以降低暴露的可能。

      夏景行这边,决定把后续跟力帆的对接工作,其实就是脏活,交给艾伯哈德、塔彭宁二人。

      毕竟脏活、累活不能由他一个人全干了,也要把两人拖下水。

      两位特斯拉的创始人没有太多的道德洁癖,考虑一番后,还是上了夏景行的黑船。

      特斯拉高调向全球车企发起挑战,结果没有一家应战。

      好不容易来了一家力帆,虽然实力弱的一批,但也不能轻易放跑了。

      为此,夏景行还特地给两人解释过,同力帆比赛一场,更多的是为进军中国市场打下一点基础,让中国消费者先了解特斯拉这个品牌。

      和尹明善沟通得七七八八后,特斯拉通过在推特、脸书开通的社交账号向外界进行了回复。

      大意是:非常感谢中国力帆汽车的应战,特斯拉会于明年春季与力帆汽车同台竞技一场。

      这条消息回复的时间,距离力帆应战已经过去了近一周。

      舆论渐渐退潮,媒体、网民都以为特斯拉不会跟一家新兴车企比赛,因为那没多大意义啊!

      赢了胜之不武,输了颜面扫地。

      结果,特斯拉还真的头铁,哦,错了,叫一诺千金!

      这条回应的消息,也破除了这些天对特斯拉不好的那些舆论。

      有人认为特斯拉、夏景行在恶意炒作,丝毫没有赛车竞技的体育精神,不回应力帆,那与保时捷、法拉利这些傲慢的车企何异?

      本来特斯拉打造的“人设”,是一名斗士,向傲慢的传统车企发起冲击的斗士。

      但现在,斗士也开始变得傲慢了,不屑于与一家中国车企比赛。

      于是,很多白左圣母对特斯拉粉转路人,路人转黑粉,在社交网络开启了对特斯拉的口诛笔伐!

      这个消息传到国内,更是让网民揪心不已。

      天涯论坛上面已经吵得不可开交了,正方网友觉得特斯拉没有必要和力帆比,因为压根就不是一个段位的选手;

      反方网友认为特斯拉看不起中国车,有言而无信、恶意炒作的嫌疑。

      双方辩着辩着,还上升到了夏景行是否爱国的问题上。

      现在特斯拉及时发声,让所有的争议都平息了下去。

      还有网友跑到特斯拉的社交账号下评论、留言,为前些天“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不当言论,向特斯拉道歉。

      特斯拉社交账号的运营人员则挑选那些感人肺腑的留言进行回复,表现得十分大度和接地气。

      至于特斯拉和力帆汽车的春季比赛,很多美国网友表示提不起太多兴趣,不忍心看一场屠杀。

      国内网友则为美国人这些言论感到不满,大部分人都站到了力帆一边,觉得力帆能应战就已经赢了。

      哪怕力帆会输掉比赛,但未来只要经过不懈努力和艰苦卓绝的奋斗,一定能成为民族汽车工业的脊梁。

      电视剧《亮剑》还有一个月才正式上映,不然亮剑精神,绝对会被网友喊出来。

      力帆通过这次事件获益不小,看得比亚迪、吉利眼睛发红,心里后悔不迭,怎么就让力帆钻了这么好的空子?

      不过,有部分理智的网民始终觉得,汽车质量才是第一位的,营销只是辅助,万万不可本末倒置。

      年轻人哪里听得进这些,打定主意,一定要支持国货、支持力帆。

      真被坑了,他们也认!

      …………

      …………

      力帆的事情告一段落,特斯拉的C轮融资谈判也进入了最后的尾声。

      在特斯拉的办公室里,艾、塔两位创始人,夏景行及指南针、SDL、价值权益资本、远景资本代表瑞奇等老股东,德丰杰德雷珀、瀑布投资迈克尔·拉尔森、贝佐斯风投代表等计划新入股东,齐坐一堂,共商大计。

      艾伯哈德扫了在场的一众投资人一眼,淡淡道:“对于“特斯拉C轮融资4000万美金,2亿美金的投后估值”这一方案,大家没有异议了吧?”

      看到在场的股东皆摇头,艾伯哈德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这轮融资,应该是特斯拉最近几轮融资谈判中最轻松的一轮了。

      受益于特斯拉车展惊艳亮相,媒体争相报道,特斯拉一下子成了香饽饽。

      稍微议价了一阵,本轮投资方就同意了这个报价。

      本来德雷珀还拿特斯拉B轮投后估值6300万美元说事,说一下子涨了近三倍,涨得太多了。

      可当艾伯哈德拿出了一百多辆汽车订单后,德雷珀找不到理由反驳了。

      能卖出车,和不能卖出车,是两个状态,两种估值。

      艾伯哈德收回目光,接着道:“下面我说一下投资份额分配方案。

      本轮融资由价值权益资本领投1400万美元,Mr.夏跟投万美元,远景资本跟投635.2万美元,德丰杰、瀑布投资、贝佐斯风投三家各自跟投210.5万美元。”

      夏景行点头,一共4000万美元融资份额,被瓜分得明明白白,各方利益均沾。

      价值权益资本名义上是领投方,那是因为他个人和远景资本是分开计算的。

      为了这事,夏景行还和价值权益资本的代表好好理论了一番,好不容易才让对方松口。

      至于德丰杰、比尔盖茨的家族办公室瀑布投资、贝佐斯的风投公司,在本轮融资完成后,三方占股均只有1.05%。

      这点股份并不多,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三方也都没有太大意见,反正他们就凑个热闹而已。

      “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今天就把投资意向协议给签署了吧!”

      说罢,艾伯哈德目光扫向众人。

      “好,签吧!”

      夏景行第一个表态后,其他投资人也相继表态。

      于是,在各方的见证下,艾伯哈德代表特斯拉和参与C轮融资的六家投资机构签署了协议。

      夏景行及远景资本需要跟投近2000万美元,但持股比例还是保持49.21%不变,没有突破控股线,仅仅维持股权不被稀释。

      价值权益资本算上B轮投资获得的那部分股权,总持股达到10.81%,成为特斯拉的重要股东;

      SDL、指南针等两家股东股权被稀释至2.54%;期权池6.35%;

      艾伯哈德股权稀释至17.46%,塔彭宁股权稀释至7.94%。

      事情到这里也就圆满落下了帷幕,夏景行离开特斯拉后,吩咐张晨光开车,准备前往旧金山。

      与他同行的,还有远景资本的合伙人瑞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