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视频的字怎么变大

      石壁的轰鸣声变得尖细起来,是泥土的阻力起到了作用,使得石壁不能完全合拢。

      中间的泥土大饼阻碍了石壁的合拢。

      石壁尖叫着,震颤着。

      没有熄灭的油灯随着石壁一起抖动着,火光不安地跳动着,像是给轰鸣的石壁做着伴舞。

      一阵咆哮之后,石壁间的缝隙再次变小了,石壁终于安静了。

      几人的脚下,一条四寸左右的缝隙,是两个石壁间的距离。

      金属的油灯被挤压得严重变形,但,依然燃烧着。

      油灯不在几人的脚下,在靠近石门的地方。

      隐隐约约能够看到石门,是因为能够看到石门在墙壁上凹陷的黑影。

      麻九等人蹲在了石壁的上部,踩着石头。

      因为洞的高度有限,所以只能蹲着。

      这回脚终于着地了。

      心里踏实了一些。

      麻九和婉红在一个洞里,李灵儿和小琴在另一个洞里,两个洞相互不能看见。

      婉红背对着麻九,给了麻九一个黑暗的轮廓和美丽的曲线,但,有头发散出的阵阵花香,还有女人特有的气息。

      婉红抬手捋了一下脑后有些散乱的秀发,麻九顺势抓住了婉红的一只手,轻轻地攥在了手里。

      绵软温热,还透着一丝坚强,一丝倔强,一丝暧昧,一丝渴望。

      暖流涌动。

      黑暗不再黑暗,狭小不再狭小,香香的,甜甜的,有些陶醉。

      眼前的烦恼烟消云散,心里阳光灿烂,鸟语花香。

      身体在蓝天白云间飘荡。

      “别摸我!别摸我!怪痒痒的!”小琴的声音传来,带着一片嗔意和喜人的顽皮。

      “姐姐给你拍拍灰,这貂皮粘上泥土的话,容易生虫子,该掉毛了。”李灵儿清脆的声音,银铃一样传来。

      婉红的手猛然一颤,似乎潮热了许多。

      婉红的手缩了回去,麻九的体温开始下降。

      麻九挥动金龙剑,切削着两个洞穴之间的泥土。

      李灵儿感觉到了麻九的举动,也在另一侧,切削着······

      泥土哗哗,洞穴变大,油灯摇曳,缝隙变小。

      很快,两个洞穴打通了,下面的石壁间也几乎填满了泥土,灯光更加暗淡了。

      三位女侠又靠在了一起,显得很亲热。

      “老贼太阴险了,居然像钓鱼一样,把咱们带进了死胡同!”小琴愤愤不已。

      “天不灭咱,因为吉人自有天相!”婉红悻悻开口。

      “多亏宝剑锋利!”李灵儿轻轻弹着宝剑,金凤剑在幽暗中闪着寒光。

      “多亏有个大傻子!能学老鼠打洞。”小琴调皮地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

      三位女侠都开心地笑了。

      笑声是给麻九的礼物,笑声是对麻九的赞扬。

      没有麻九的灵机一动,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咱们下一步怎么办?”麻九突然发问,语气显得很凝重。

      是呀!

      暂时躲过了一劫,可现在被动了,怎么才摆脱困境,化被动为主动,消灭可恶的老贼呢?

      三位女侠的笑声被麻九的提问终止了,现场一片沉寂,只有微弱的呼吸声,若隐若现。

      麻九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

      “横着挖一条通道,越过该死的石头墙壁,就能回到原来的密室,或是发现新的通道。”小琴淡淡的开口,但,明显经过了思考。

      “不好!那有可能陷入新的困境,重新被动挨打。”麻九出言否定。

      “朝石门方向挖一条通道,可以直接回到原来的通道。”婉红说的很自信。

      “不好!既然惊动了老贼,又闯过了诸多关卡,回到旧路上,恐怕也占不到便宜,说不定还有更大的风险,因为这个通道属于老贼,属于铁马庄。”麻九话语坚定。

      “我觉得老贼没有走远,他或可能移开墙壁,打开石门,来检查自己的收获。咱们只要默默等待,就有可能冲出石门,擒获老贼。”李灵儿缓缓地说道。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但,可能性太小。也许这个机关根本就不能反转,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机关能再将石壁移开。等待是不可以的,他会浪费我们宝贵的时间,现在,时间就是生命。”麻九说的很坚决。

      昏暗中,三位女侠面面相觑,转而一起瞅向麻九。

      干啥呀?

      否定这个又否定那个的,你到底是什么主意吗?

      “这个通道距离上面的地面好像并不是很远,你们说是吗?”麻九说的抑扬顿挫,很有节奏感,就像在唱一首特别的歌曲。

      三位女侠都是绝顶聪明之人,马上明白了麻九的意图,都不断地点头,婉红点头的幅度最大,看起来有点滑稽了。

      “你估计这里距离外边的地面有多远?”婉红停止了滑稽的点头,黑暗中,凝视着麻九,突然开口。

      “从咱们进来的入口情况来看,如果通道一直和地面平行的话,顶多也就两丈。”麻九说的很确定。

      “如果不到两丈的话,那咱们是不是很快就会挖到地面?”婉红十分惊喜。

      “理论上是,但就怕有什么万一。”麻九似乎突然有了一些担心。

      “又胡思乱想了!遇事总是前怕狼后怕虎的,没有一点干脆的劲儿!”小琴边说边夺过李灵儿手中的金凤剑,朝头顶挖去!

      泥土被切削下来,哗哗之声不绝于耳。

      “不要挖太粗的通道,能容纳两人即可!”麻九缓缓的开口。

      这真是很现实的问题。

      麻九给出的建议还算可以。

      大家看来没有什么异议。

      小琴挖了一会儿,婉红进去接着挖,随后是李灵儿挖。

      麻九把三位女侠挖下来的泥土都弄得距离新挖的通道远一些,尽量往脚下两个石壁的缝隙中弄,这样的话,就会给新挖的通道留出一些空间,因为足足有四个成人的体积,要进入通道呢。

      很快,脚下石壁的缝隙已经被泥土填满了,油灯发出的光被泥土阻隔了,通道里一片黑暗。

      麻九使劲朝脚下的泥土踩去,使它们变得更加密实,以便能够容纳更多的泥土。

      通道竖直朝上挖去,已经挖了一人多深了,此时,李灵儿在里面挖着,婉红小琴两人把李灵儿挖下的泥土,往原来麻九和李灵儿挖掘的空间填充,也就是把上面下来的泥土尽量往两边弄,以便给中间留下较多的空间。

      麻九则拍打着四面堆放的泥土,使它们更结实。

      泥土很潮湿,很松散,这也说明,距离地面还有一定的距离,因为现在的节气,地面附近的泥土应该结冻的。

      “美女们,加油!见到冻土的话,我们就胜利了。”麻九给三位女侠打气。

      “大傻子!麻九,说你是傻子你服气不?”黑暗中传来小琴调皮的声调。

      哈哈,哈哈······

      婉红和李灵儿起哄一样地笑了起来。

      麻九暗自咧咧嘴,随后,十分不甘地说道:“钱小妮子,我麻九到底傻到哪儿,请你明确一下呗!否则的话,我就变成糊涂虫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