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龙果视频官方群

      这段译文揭开了我心中的疑惑,证实了我的猜测。留下字的人叫刘甫,就是幻境里的那个青衣人。我就是他的后人,这国库的宝藏本就是要留给我家族的,秦雪这是在抢劫我家的宝物。

      我顿时对他们有了敌意,说道:“你们看懂了吗?”

      “什么?什么看懂了吗?”秦雪问。

      不知秦雪是装糊涂还是真没明白我话中的意思,我解释道:“这是你们翻译出来的东西,其中的秘密你们早就知道,你们找我来,就是让我帮你们抢劫我家的宝藏。”

      “不要说得那么难听,这是当时皇上的财富,只是你们家修建了一个仓库而已,怎么就成你们家的了?”李明说道。

      我哼一了声,说:“这一直是我家先祖守着的,肯定是算我家的了,你们要拿?可以啊!你们自己拿!”

      李明说道:“少废话,你说是你家的,你怎么打不开这机关啊?”

      秦雪笑道:“事情既然都说明白了,我们也不想让你吃亏,这里面的东西本来就是国家的,就是现在报告政府也是国家的。那就不如我们三个把它平分了,你看怎么样啊?”

      我说道:“我们三个人平分?哈哈……你当我傻啊!你们两个是一家人,平分就是说你们要拿两份,哪有这么平分的?你们要平分也可以,你们两个人算一份!”

      “什么一家人啊?我们只是朋友而已。离开这以后,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我说他是我老公是开玩笑的。”秦雪说着就离开李明,站到了我身边。

      “你倒是变得挺快啊?”我对秦雪说道。

      “我没骗你,你看我们这么多人,你就一个人,有必要骗你吗?”秦雪又拉回了话题,说道,“你看出什么了吗?为什么按照上面说的方法不行啊?”

      “你们带了这么多人,是不是觉得金银珠宝就藏在这山里?”我笑道。

      “难道不是吗?你知道在哪?”李明忙问。

      “我不知道在哪,但是你们要是认为在这山里,我可以让你们到我家修建的国库看一看。”

      “你知道怎么打开这机关了?”秦雪兴奋道。

      “简单啊,上面不是说血祭吗?不用血怎么能有效果呢?你们找我来不就是因为这个嘛。”

      “你说的是没错,不过我们还不是很清楚什么时候才开始血祭,也不知道要用多少血。”李明皱着眉看看石桌又看看我。接着说:“你既然主动帮我们,那万一你有什么事,我们也不会让你暴尸在这荒山之中的。”

      “我的祖辈可没有那么狠心,不会害死自己后人的。你们看看这个凹陷,看出什么问题了吗?”我说道。

      “什么问题?”秦雪和李明都趴到桌上仔细看去。

      “你们看那个凹陷的底部,不是很光滑,明显是个断痕,这个机关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了,有些细节已经被破坏了。”我说。

      “那怎么办?这机关是坏的?”秦雪问我。

      我指了指笔记本上的字,然后说,“你们看,上面说的血祭,只是把手放在上面,但是这血也流不出来啊,或许这凹陷里面以前是个尖锐的东西,手放上去后会自动扎破皮肤,后来天长日久就没了。秦雪,你不是抽过我的血吗?肯定是做研究用的吧?

      “你知道我抽你的血了?真是小看你了。”秦雪有些吃惊。接着说:“你也倒是挺会装的嘛,那你还跟我来这里?”

      “我看你还是个好人,也确实想要帮你,所以就来了。”

      秦雪说道:“恐怕还有梁曼的原因吧?你的过往我都有所了解,你和她虽然分手了,但是她有危险你不会坐视不理,本来还想着怎么利用她,没想到没费吹灰之力。我抽你的血也只是想研究一下有什么不同,可是没有研究出来。我也没时间再等下去了,吴林浩他确实已经发现珠子被调换了,所以我们要抓紧时间。”

      “没用的话你就不要说了。我相再证实一件事,在医院和你相遇,也是提前安排好的吧?”

      秦雪说道:“当然,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巧合多了就是人为了。在去医院之前,我们已经观察你好几天了”

      我点点头,说道:“这就合理了,世上奇怪的事多了,也是人为的。但是,你们是怎么知道我能启动这机关的?”

      秦雪说道:“这个并不难,你曾经在医院里发生过的奇特现像,很多医生都知道,其中有一个就是我的朋友。”

      “好吧,我想知道的都清楚了,现在就让你们看看我家的国库。”我说完把右手食指咬破,然后放入了凹陷里。

      秦雪和李明都退后了两步,警惕地看着石桌的变化。我感觉手指一放进去就好像有管子从凹陷里伸出来,插入了我的伤口内在抽我的血一样。我感觉到了血液的流动,顺着手指一直流进凹陷内部。

      很快我就感觉到血不再流了,像是一个婴儿在母亲怀中吃饱了奶水一样。同时在石桌上出现三个黑洞洞的洞穴,呈现三角形排列,我的手正处于这个三角形的中央。我撤回了手,三个洞穴依然没有封闭。

      秦雪拿着珠子走了过来,在桌边忧虑了一下,说:“怎么又出现三个洞?”话音一落,她还是把珠子放进了凹陷里面。

      珠子静静地在凹陷里一点变化也没出现,李明走过来说:“这珠子是不是要放到这新出现的洞里面去?”

      “三个洞,要放到哪个里面呢?”秦雪说道。

      “你看这每个洞旁边都有不同的图案,也许是暗示呢。”李明说道。

      我也俯下身子看了一下,三个洞口处分别有三个图案,第一个是从地上长出的一簇小草,第二个是一朵盛开的花朵,第三个是一棵大树,树上只有几片叶子,空中还飘着一片。

      “这是什么意思?”秦雪思索着说。

      “那就是说有三个珠子。你们拿这一个根本不起作用。”我说道。

      “吴林浩就这一个,难道还有两个失传了?”秦雪道。

      “我看你们不用想发财的美梦了,趁早回去吧!”我说道。

      秦雪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问我道:“你们家有没有祖传下来的珠子?”

      “我要是有还能被你骗?你们肯定是白来了。看你们兴师动众的,赔大发了吧。”我笑道。

      李明神情沮丧,就像被开水浇了的鲜花,说道:“看起来确实不行,我们真是白跑了一趟。”

      秦雪看看李明,又看看我,像是又发现了重要线索一样,问我道:“你的脸怎么会变成这样的?梁曼又怎么会疯的?”

      我心说,你们的戏演完了,下来就看我的了。

      我说道:“以为你不想知道呢。我这是中毒了,梁曼可能是看到我变成这样子受了刺激了。这都是你害的!本来我们好好的,现在变成这样子!人不人,鬼不鬼,好好的人也疯了!”

      我说完就一屁股坐在了石桌上,石桌‘忽’的一下陷下去了一半。我赶紧跳起来故作紧张的叫了声:“有暗器!小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