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IS-166在线观看

      白幽认出了这把剑,神情变得不再自然起来,也不敢再去想完成任务,只得快速遁走。

      莫轻雨看着盘旋在莫篱身旁的黑色长剑却是愣住,他见过这把剑,准确的说他和此剑主人交过手,但奇怪的是那人应该是魔族才对,他想不明白为何魔族之人会和阿姐有所牵连。

      不过想到夙风曾言这座寒冰古墓的主人也是魔族,莫轻雨心中有了几分接近真相的猜测,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太对,古墓之主可是能媲美神帝实力的顶级强者,阿姐不过是一位小小的医师,怎会认识这般强者呢,而且自己遇到的魔族黑衣男子给自己的感觉是两者实力不相上下,这便有了许多让莫轻雨想不明白的地方了。

      不过莫轻雨也不着急,就在原地打坐调养,等待长剑主人到来,想来那时自会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了。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在墓室正中,来人一袭黑衣,背上负有剑匣。

      黑色长剑此刻轻鸣,仿佛在迎接主人的到来。

      黑衣人对着长剑轻点了点头,将其情绪安抚下来,而后望向昏迷在地的莫篱,他眉头一皱,一个闪身来到莫篱身边,将她轻拥在怀中,施法为其疗伤的同时暗自查探着她的情况。

      一旁的莫轻雨看到这人的模样,虽有惊讶,不过看他并无害人之心,便也未曾出言打扰。

      待得对方施法完毕,莫轻雨才开口道

      “是你?我阿姐情况如何,你是谁,怎么会与她有联系。”

      黑衣人目露思索之色,神色一片悲哀,不过摇了摇头,他收起了异样的情绪。

      他自顾自的说道

      “不必担心,篱儿并无大碍,毕竟她,早已神魂俱灭,只剩身体无损。”

      “怎么会,阿姐刚才还同我一起对抗来敌,除了记不起过往之事并无任何反常之处。还有你为何唤阿姐之名为篱儿,你与她是何关系,阿姐神魂俱灭又是怎么回事!”

      莫轻雨闻言颇为着急,语气中充满了不可思议与逼问

      “嗯?你说篱儿刚才醒过,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我并无骗你必要。”

      黑衣人良久无语,只是一遍一遍的施法,仔细查探怀中之人是否有神魂波动,但却并无所获,最后只能一声叹息。

      “篱儿并没有任何复生的迹象,果然还是我想的太多了。”

      不过黑衣人话语微凉,不带一丝波动,却有种深深的落寞之意。

      莫轻雨不信,从自己位置起身快步走向黑衣人,握住莫篱左手,探查脉搏情况,同时用灵识搜寻着莫篱的灵魂波动,只是他一遍又一遍,莫轻雨也未曾查探到她的神魂。

      颓然坐倒在地,莫轻雨一时不知如何询问,看着还紧紧将莫篱抱在怀中的黑衣人,他一定很在乎阿姐吧,但阿姐究竟又是为何陨命呢?

      黑衣人将莫篱略微凌乱的衣衫理齐,而后将她轻轻抱入玉棺之内。

      看着莫轻雨苍白的面容以及受损的飞剑,黑衣人抬手一挥,莫轻雨所有暗伤便已痊愈,而原本在莫轻雨身旁受损严重失了灵性的‘墨雪’也恢复了全盛模样,极具人性化的在莫轻雨四周转了一圈,发出悦耳的鸣音,而后才回归剑鞘。

      莫轻雨看到‘墨雪’完整,自然是欣喜,不过想到阿姐的情况,却是不由得收敛了笑容。

      拱了拱手,莫轻雨郑重道

      “多谢前辈出手相助,但棺中之人乃是我至亲,晚辈有许多不解想冒昧问询一二。”

      黑衣人温和开口

      “我知你所想问的是何时,先不忙,我要先施法看能否将篱儿救回,再与你细谈。

      还有,我其实不算你的前辈,我叫陈夜修,篱儿一开始叫我陈大哥,到后来唤我作修。你可以同你阿姐一般,唤我作陈大哥,你且稍等片刻。”

      话罢,自称为陈夜修的黑衣人从储物戒中取出一个玉盒,轻轻打开盒盖,顿时整片空间被一股磅礴的生命气息所充斥,一颗晶莹剔透的果实呈现在莫轻雨眼前。

      在果实现身的瞬间,陈夜修施法使之漂浮起来并封住了果实所在的小空间,让其药力不再流失。同时左手凭空升起一道火焰,将果实包裹其内,心念微动间几十种各色各样的名贵草药从储物戒中一一飞出,与果实融炼在一体,又过了半刻,空中的草药与珍贵果实全部不见,一颗散发着金色光芒的丹药在火焰之上缓缓转动。

      陈夜修一把抓过丹药,眼中满是期待,小心翼翼地将其投入莫篱嘴内,而后站在一旁静待药力化开。

      药力渐渐划开,莫篱身上散发出圣洁的白色光芒,一股生命之力涌动,伴随着复苏的还有微弱的灵魂波动,陈夜修狂喜,眼中激动之色满溢。

      只是待到白光散去,莫篱并未有苏醒的趋势。陈夜修眸中光芒逐渐熄灭,只见他跪到在玉棺之旁,双手颤抖怎么轻抚棺中之人的面庞。低声喃喃自语

      “篱儿,为什么,为什么还是救不了你,啊~~”

      这时的他一袭黑衣,悲愤欲绝的一瞬爆发出绝强的气势,纷飞凌乱的发丝遮住了双眸,失去了所有希望,一滴血泪滑落脸庞。

      他就这么低着头,颓然坐在地上,没有强者的盛气凌人,没有年少的意气风发,整个人被一层阴霾笼罩。

      正当他低泣时,一只玉手从棺内伸出,轻抚他的脸庞。

      陈夜修猛然一怔,眸中充满震惊,看向棺中之人时,四目相对的刹那,望到一双陌生的双眸。

      “篱,篱儿,真的是你吗?”

      陈夜修将棺中之人抱入怀中,紧紧抓住,不愿放开双手。

      “你,你是谁?可以先放开我吗,我觉得好难受。”

      听到怀中女子的轻问,陈夜修只觉得一阵晴天霹雳,不可置信的放开双手,愣愣地看着眼前陌生的女子。

      冷静片刻后,陈夜修才想起来用法力查探莫篱身体情况,只是一番查探后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就连灵魂气息也和莫篱一般无二。

      “怎么会?篱儿,我是修,你的陈大哥啊,你,不记得了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