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Z-050磁力

      阴阳门阵法结界外,阴阳门人围而收拢,杀向两派六帮之人,所有人都带着墨镜,而此时在云层上的艾曼,随手抛洒,立体呈像显影符犹如雨下,飞撒落地,而呈像显影符,幻化而出一个个,立体栩栩如真的人,在乱战之中挥舞着灵器,爆发着灵力真气正法。

      此时艾曼身后,有三十六天主,分散而飞,落入四方云层,全方位看住,在身后有地煞小队与星辰众三百六十五人天星,随三十六天主与七十二地煞而布下天网。

      大地上,天罡三十六人随圣闲正面硬干,七十二地烈带三百六十五星主,与八万四千炼气一重天的练气士,合围困杀两派六帮之人。

      圣闲手持灵器净刃,高声大呼:“放下灵器,自封修为投降者不杀!”

      杀红了眼,没人应声,只有喊杀声,圣闲愤怒咆哮,握紧灵器净刃,猛突击而出,快速乱扎,瞬间百击,疯爆数百,速度迅猛,猛而突击。

      圣闲猛力一斩,却被一柄巨大的砍刀所阻止,郝大力咬牙切齿着讲:“从未见过如此嚣张之人!小子,我郝大力不斩杀无名之辈,报上你的名来。”

      圣闲怒目而视,开口说:“本人圣闲,还请赐教!”

      说话的圣闲聚力,手心涌出灵力真气浩然正法,虽之涌入灵器净刃,带着浩然正法之力的灵器净刃,随圣闲挥动,猛砍向了郝大力。

      郝大力绷劲身体,衣服爆裂四散而飞,郝大力整个人都变成了金色,金光闪闪,以肉身而硬憾圣闲猛砍来的灵器净刃。

      瞬间的金属碰撞声响,圣闲猛力一砍,却伤不得郝大力丝毫,郝大力微微得意笑了笑,高举灵器大刀,跨步向前,猛力挥灵器大刀,大刀金光闪闪,砍向了圣闲的脑袋。

      圣闲瞬间马步微蹲,身似玄铁,刚铁不败,圣闲正气而语:“玄铁不灭法相真身!”

      大刀砍在圣闲脑袋上,也未伤得圣闲半分,圣闲微笑着讲:“金刚大力派,郝大力,不知佛门守戒,你守住了几戒?”

      郝大力怒斥:“你没资格问我守戒之事。”

      圣闲咬牙切齿而问:“是吗?那我且不就可以无法无天了?”

      话说完,圣闲手上的灵器净刃消失,圣闲握拳而猛甩拳头,犹如铁锤,猛锤打向郝大力脑袋。

      圣闲大声而吼:“

      刚烈真言怒连屠,

      铁血热心意绝杀。

      慈悲善义心态狂,

      疯神明佛硬撼拳!”

      一拳而抡,带着佛怒血焰的拳头,化为巨大拳头,一拳之下,郝大力脑袋崩裂,脑浆飞洒,鲜血狂涌而流,气绝身亡。

      圣闲手持佛礼而念道:“我佛慈悲,善哉善哉!我佛初心善义不变,我愿良善天下!我愿超渡尔等,当头棒喝以拳实锤。

      帮尔等放下一切罪恶魔障思想,助尔等轮回而去。尔等下辈子,别背叛佛之初心向善,做个积极向善的佛修炼气士。”

      大力帮主王大力,看着被圣闲一拳给抡死的郝大力,着急想要踏云飞升而逃,却发现,被天地法网所困,飞离不得。

      王大力看逃无可逃,手上汇聚出霸气王道法剑,御剑化三千,自上而下,飞剑如雨,飞刺向圣闲。

      圣闲握拳站立,怒目而视,愤怒而吼:“

      王霸暴行道,

      灭之无真理。

      无极永正法,

      心诀天道拳!”

      圣闲逆流飞身,猛力挥巨拳,所有霸气王道法剑,全都被崩灭化灰飞。圣闲凌空踏步,正气而踏空,猛一脚踩向王大力,大声呵斥道:“道于天下众民,服务于天下民众!道亦有道,阻我道途者,踩踏而死,杀无赦!”

      圣闲脚化巨脚,巨脚一脚踩下,王大力被一脚踩踏在地上,被圣闲一脚给踩踏得灰飞烟灭。

      圣闲随手一摄,一枚空间戒指,一个空间布袋,飞入圣闲手中。圣闲看着还没散去的王大力灵魂,圣闲口出正法:“正道明心,掌控阴阳。调理于世,道在脚下。走出道途,道亦有道。”

      此语一出,王大力的灵魂消失,圣闲叹气而摇头。

      看着被杀得差不多的两派六帮之人,圣闲大声吼:“放弃抵抗,自封修为,投降者不杀!”

      显然圣闲的喊话,是没用的,没有人听圣闲的话。圣闲一边吼喊,一边杀,手上出现灵器净刃,疯狂杀戮。

      《流云剑派》掌门剑通神,五大帮主,《铁龙帮》铁龙枪、《黑虎帮》虎牙煞、《野山帮》塔姆、《巨石帮》章巨石、《清罡帮》殇无氏,看着败亡就在眼前,却显得狂暴异常。一个个在立体呈像显影符所化出的立体影像人群里,疯狂磕药。两派六帮所有人,全都磕药,爆发灵力真气暴法,疯狂在立体呈像显影符所化的人群影像里,疯狂砍杀。

      待到两派六帮所有人拼杀得气喘吁吁,把所有立体呈像显影符所化的人群影像,全都消灭,却发现,被更大的一群带着眼镜的练气士,以天地法网,给困锁包围了。

      圣闲抱胸笑语大声喊话:“放下灵器,自封修为,投降者不杀!”

      《流云剑派》剑通神,五大帮主,《铁龙帮》铁龙枪、《黑虎帮》虎牙煞、《野山帮》塔姆、《巨石帮》章巨石、《清罡帮》殇无氏,全都一脸绝望,剑通神疯狂而吼:“自从为敌,准备灭人满门,在我们付出行动之时,就没有后退可言,我们必须拼了,血战到底!”

      话说完,一把爆灵丹,数十枚吞服而下,爆发灵力真气暴法,决定死战到底。

      圣闲一脸的愁苦,面无表情,一滴眼泪滑落,怒吼咆哮道:“天罡地煞,天主地烈,聚战阵全歼杀,合力灭了他们!”

      圣闲不忍目睹,扭头转身而回阴阳门,嘀咕着讲:“我本良善,奈何凶残恶暴不可教也!奈何!奈何!徒增奈何烦恼!”

      艾曼看着有些孤寂的圣闲背影,飞身来到圣闲身后,开口对圣闲讲道:“这不是你的错,每一个生存于世的智慧生命体,都值得尊敬。只是,有时候,不是你想教导,就能教导的,既然他们选择了,自己走上绝路死路,那就算是死,也死不足惜。”

      圣闲叹气嘀咕着说:“也许,我就不适合掌权柄,阴阳门主之位,我想还是让出吧。”

      艾曼听后,点头而语:“这样也好,你我夫妻俩人,从今以后,努力于炼丹炼器一道,在辅助于诸般杂学,一起跟兄弟姐妹们,炼气修仙,追逐不死不灭。”

      圣闲点了点头,表示认同艾曼所言,夫妻俩回阴阳门,也不在管外面杀屠。

      阴阳门中正堂,原敬与花飘雨坐在高堂,看着走进来的圣闲与艾曼,夫妻俩都叹气而摇头,似乎对圣闲艾曼,有些失望,无语于圣闲与艾曼。

      在圣园里的天众,却是一个个面面相觑,白玄怒斥问道:“圣德,这就是你教的好儿子?”

      圣德低头不语,深深叹了口气。青袍道长生气,语重气长而说道:“太过良善,显得有些软弱可欺。”

      黑苍道长不忍直视而讲:“也只能从其他人里挑选,想来想去,也只有儒生森镰,适合培养他做掌门人。”

      所有人都默默不语,气氛显得异常的安静,而圣闲与艾曼,回到了阴阳门,静静的等待天罡地煞,天主地烈,还有三百六十五天星,三百六十五主星,炼气一重天以上的练气士回归。

      不一会儿时间,所有人都精神愉悦的回来,没有伤亡,没有死绝,全都回来。

      海禄在次从传送阵出现,带来了飞翅与幻羽,在三十六天罡前,宣布,森镰为阴阳门主,飞翅与幻羽辅助森镰。

      飞翅与幻羽,看着圣闲与艾曼,飞翅与幻羽,抱手向圣闲与艾曼行礼,圣闲与艾曼,也向飞翅与幻羽抱手行礼。

      海禄接着讲:“圣闲与艾曼,渡劫后,将出去游历,所以要把圣闲与艾曼,带回圣园。”

      圣闲与艾曼,对海禄抱手行礼而语:“谢谢老祖安排。”

      海禄叹气摇头而语:“这是圣园天众、地众,与至尊众、至圣众,所定下的,你们得做好准备。”

      圣闲与艾曼,都抱手行礼而语:“我们服从长辈们的安排。”

      海禄叹了口气,对圣闲艾曼讲到:“你们跟我回圣园吧。”

      海禄话说完,转身就走,圣闲与艾曼跟着溪福离去,向着传送阵的方向而去。

      天罡地煞众人,天主地烈众人,三百六十五天星众人,三百六十五主星众人,全都依依不舍的,看着离去的圣闲与艾曼。

      此时没有了胜利的喜悦,甚至于,很多人黯然流下了眼泪,看着离去的圣闲艾曼,众人心里莫名的有所悲伤。

      艾曼与圣闲,跟随海禄来到传送阵前,只见海禄拿出一枚低阶灵晶,圣闲好奇而问:“海禄老祖,你拿的这是什么玩意,我感觉,它有灵力波动,灵气沛然。”

      海禄开口说道:“此物为灵晶,九品归一,入星后,就不止是灵药宝药,还得有这灵晶做为辅助修炼。不然就算是在这颗星球不死不灭,可若是离不这颗星球,也会跟随星球毁灭而绝亡。

      玄幻星域宇宙,无数星系烈阳,无数星辰星球,其实命运早有定数。我们所存活的这颗星球,包括给予我们温暖阳光,阳和灵气的烈阳大日,也有定数。时间到了,星球灾劫,或者星系毁灭天劫之下。天下所有的生灵万物,天地苍生,不管是仙妖佛魔,还是儒修浩然炼气士,都会随之毁灭。

      我们一直说炼气修仙,追逐不死不灭,永恒长久,不老不死。然就算是永恒的烈阳大日,也会有寂灭歇火的一天,更何况是人族修仙炼气士。”

      圣闲被震慑得目光呆滞,弱弱的问:“那我们所有的努力,都是瞎胡闹?”

      海禄哈哈大笑着讲:“天地万物,玄幻星域宇宙,数之不清无数颗大日烈阳星、星域、星系、星辰、星球。只要生而有灵智的万物,生灵万物都会就一线生机,在整个玄幻星域宇宙中,去追逐不死不灭。

      玄幻星域宇宙之内,只是看我们如何以本事去追逐所需所求。你不是曾经说过,个人力量难免有限,那何不让更多的人,一起努力,去主动抓取一线生机。我们所在的蓝源星很大,可是蓝源星外其它星球呢?烈阳星系外呢?那里也许有我们未知的未来。前提是我们真的很有本事,去抓住一线生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