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田杏梨下马番号

      小石蚁是相当低阶的石怪,容易在灵梵丰裕且蕴藏矿脉较多的山岳地带蕴生。符合此条件的南蛮领也因此成为小石蚁繁衍生息的天国,包括白猿部族在内的南蛮诸部,隔三岔五就会遭遇蚁灾。

      相比起来,黎津道不仅和南蛮领有相当距离,并且多为平原地形,本来不该是小石蚁的活动地界。至少在谷辰搜集的情报里,黎津道此前并无多少小石蚁的活动记录。

      当然也,并不排除偶尔有迷途荒怪误闯别处的情形。然而袭击驮队的小石蚁明显有着高度的组织性和预谋性,恐怕在黎津道待了相当的时日。

      “是不是,小石蚁想换换口味?”小乙猜测着。

      “如果是那样倒也罢了……”谷辰欲言又止地搔着头。

      从乘黄诸国留下的历史记录来看,某地出现前所未有的荒怪,基本上都不是什么好事情,其背后很可能跟着一系列大变动的灾殃。不过现阶段想做出判断还太早,谷辰也只有暗暗祈祷事情不要变得太麻烦。

      ……………………

      也许是谷辰的祈祷发挥了效果,在接下来的整日行程里他们再未遭遇过小石蚁或者别的荒怪。事实上,相比起前次骑在锤头鸟背上的颠簸族程来,今次改用锤头鸟拖拽笼车前行,令得旅行的舒适度有了大幅提升。

      除舒适度提升外,结构坚固的笼车也能用作露营的据点,给旅行带来相当程度的便利。尤其在笼车里裹着睡袋享受了整晚安适睡眠后,谷辰更是愈发坚定了要唤醒笼车怪、用以踏荒的决心。

      在次日午时左右,笼车抵达了石松林的边境。

      石松林由众多自然风化的石塔所组成。放眼望去,只见大的石塔高耸入云,小的石塔亦有两三层楼高。石塔排列得错落有致,塔顶尖隙间有藤蔓植株层层纠葛,远远望去就像大片重重叠叠的松林,极是壮观。

      要说起来石松林也算是黎阳地方的独特地貌,只可惜除了某位不走寻常路的坊师以外,很少有人愿意冒着生命危险来欣赏就是了。

      石松林里石塔林立,道路崎岖,寻常笼车根本无法驶入。于是众人只好把笼车跟锤头鸟留在石林边缘,然后陡步前行。

      在石林间前行,谷辰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旁边被藤蔓层层缠绕的石塔。

      “出发前做攻略时,我看资料上说石松林最常见的荒怪类型是‘藤怪’。当时还纳闷怎么回事……现在看来,这里的藤蔓还真是茂盛到随时变怪都不稀奇呢。”

      “不要随便靠近。藤怪很擅长伪装,好多拓荒者都是大意偷袭吃的亏。”飞燕出言警告着。

      “啊,我记住了。”谷辰点点头。

      要说荒怪物怪都是自然蕴生的精怪,天生就擅长伪装,不过那如呼吸般的灵梵吐涌却瞒不过谷辰的天净眼。虽然被偷袭的概率无限接近于零,不过谷辰还是听取飞燕忠告远离了石塔藤蔓。

      见着坊主的信赖举动,女剑士的神情稍稍柔和了点。

      “藤怪就算被被砍掉也会持续再生,用刀剑对付比较麻烦。不过其弱点是火,只要用上火油瓶之类的道具,就算寻常人也能应付得过来。”

      “咦?可是我们没带火油瓶啊?”小乙插嘴着。

      “不用担心,有我在。”飞燕信心满满地保证道。

      “真遗憾呢,对方弱点是火,今次貌似没有你们出场的余地了呢。”谷辰笑着拍拍小白猿的肩膀,但失望的呜咕声却从小乙背后的竹笼架传出。

      不用说,竹笼架上呜咕的当然是壶怪。

      按照谷辰构想,用小乙快腿来补上壶怪移动缓慢的弱点,从而令壶怪的水箭技能也能在踏荒时派上用场。谷辰本以为照壶怪的怂包性子,在实战时十之八九会怯场出槌。没想到先前对上石蚁群时两人居然打出那样漂亮的一波流,实在让他大跌眼镜。

      看来只要保持足够的安全距离,壶怪便能扮演好稳定输出的炮台角色,这点让谷辰稍感欣慰。然而反过来说,一旦与目标距离拉近到让壶怪感到威胁的地步,习惯性装死的壶怪恐怕就会立即哑火。

      也就是说,壶怪稳定输出的关键,落实到小白猿的走位上。

      白猿部族素来以擅长逃命著称,出发时谷辰也再三嘱咐过小乙不管什么情况都要和对手拉开距离,绝对不要有任何打近战的念头,看来问题应该也不大。

      拓荒者习惯以三人班组活动,在谷辰组来说,前卫的雷剑使和后卫的水使,两人皆是极端强化攻击的单位,再搭配上全无武力的补师辅佐,可以说是在相当极限的情形下取得了平衡。但从先前轻松歼灭石蚁群的实绩来看,这样的组合多少是能派上用场的。

      当然,“全攻无守”毕竟是风险极大的战法。为稳妥起见,或者可考虑让壶怪去学点防御性的技能?要说物怪本身就具备进化潜能,问题只是要以什么契机来促使其进化而已。

      就在谷辰盯着壶怪发愣时,背着竹笼架的小乙突然耸耸鼻头。

      “什么事?”

      “好像,有烧焦的气味。”

      小乙皱眉朝左右望去,谷辰闻言则露出惊讶神情。小白猿的鼻子甚至能嗅出商馆老橱柜里藏着的老酒,既然他说有烧焦的气味,那周围肯定有着火的地方。

      “有人在附近吗……什么!?”

      谷辰下意识地朝左右望去,这时候突然一声如闷雷般的轰鸣在石林间炸响。那轰鸣摇颤着石塔,而众人脚下亦传来小幅的震颤。差点摔倒的谷辰不得不放低重心以稳身姿,然而身旁女剑士却无半点动摇痕迹。

      半拍后飞燕便已抓准方向,在地颤消停前如箭般射了出去。

      “在那边!”

      “什么?飞燕,先等等!”

      被撇下的谷辰不禁和小乙面面相觑。虽然不知道什么事,但那摇颤石林的声势相当骇人,哪怕以女剑士的身手也不敢保证百分之百没事。谷辰无奈摇头,当即和小乙朝女剑士追过去。

      用上“雷走”的飞燕身速极快,就算小白猿也追不上她的影子。

      所幸事发地点离他们并不算遥远。掠过沿途数座石塔,谷辰小乙总算赶到现场。空中弥散着浓烈的焦糊味,映入眼前之物则是瞬间夺走了两人的视线。

      只见前方倾倒着数座石塔。

      那些倾倒的石塔有如摔落桌面的花瓶般,呈现出支离破碎的凄惨姿态。在碎裂的石块上可以看到大片高温烧灼留下的焦痕,其中还混杂着好些已然看不出形状的黑炭条,有的冒着青烟,有的还燃着余焰。

      把视线再拉远点,可以看到石塔中围的地面已然塌陷下去,在原地露出一直径数米、深不见底的大坑,一股肉眼可见的灼灼炎气,正中坑中徐徐喷涌出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