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怡红院院首页

      祈羲的声音略有些颤抖、酥麻。

      这前后巨大的态度转变,让叶安有些看傻眼了。

      明明前一会,还是翘着腿、高高在上的女帝之姿。

      这会却像做了错事的小姑娘般,惴惴不安。

      也许兴师问罪的时候,祈羲是很熟练的;但轮到谈情说爱的时候,她却毫无经验,显得生疏小心。

      “原谅?”

      叶安伸出手,犹豫片刻,大胆的摸了摸祈羲的头,“你也帮我报了仇的。”

      祈羲微微摇头,眼神仍是颤抖,“不,不,不对。我是真正杀害你家人的凶手。”

      “若我没有找你的话,也许就不会那样了。”

      “便如同民间那句话——‘非我也,兵也’,明明是我挑起的祸端……”

      “……”

      叶安顿时沉默了。

      一群高阶修为的死士,暗中跟踪女帝,想要自爆同归于尽时,顺带伤了同村村民……

      祈羲自己确实难以说理。

      便比如说,若一开始不曾来过村落,最终也不会发生这等伤心之事。

      只是……

      祈羲就跟直女一样,能言善辩,引据经典,却令人难堪。

      所以现在不杀气运之子了,该与女帝反目成仇了?

      叶安内心思绪极其活跃。

      可面上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稍微叹息。

      哪知祈羲见如此。

      误以为是叶安心中的遗憾与怒火更盛了几分。

      她轻咬红唇,道:“你、你别唉声叹气了。”

      “若想报仇的话,我……我就在这不还手,任你做什么都可以。”

      “我的半神之躯可以恢复伤势,你若觉得不够解气,还可以继续……透。”

      “透过肉身,还有神识也是可以的。”

      “我的身体甚至是神识,无论你如何肆意妄为……”

      无论是何种形式的报仇,无论是任何手段。

      怎样都好,她那娇弱曼妙的身躯尚可抵御的住……

      至于神识的接触,将是另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妙的体验。

      气氛顿时不对了。

      “?”叶安连忙掐断她的话,道:“陛下,你再听我说。”

      祈羲轻轻点头,“嗯……”

      叶安说道:“现在的北圣,虽然有神迹降临过,却也还是荒凉之地。”

      “十多年前,这里还是一片冻土。只是后来有另一处神迹,驱散了冰云。”

      仔细想来,其实是气运之子诞生的神迹,驱散了冰云。

      这一点的猜测,叶安并没有说出来。

      祈羲轻声道:“是的,可是这与我……”

      叶安说道:“我被陛下带回圣殿以后,雪又下了数年才被驱散。”

      “按当时的趋势,只怕我要饿死,或者同村村民交恶、互食人肉。”

      “所以,其实算作你救了我一命的。”

      虽说村落灭亡一事,的确始于当时圣殿女帝的。

      一群死士跟踪女帝,月黑风高夜时,想要自爆与女帝同归于尽……

      却是殃及了整座村落。

      除了躲避于庇护之下的叶安以外,其他人无一例外都死了。

      但毕竟女帝是无心的,动手的人也不是她。

      而在惨案发生后,她将叶安带回圣殿,立为新任圣子,也给予最好的天材地宝作为偿还。

      如若换作修炼界中随处可见、活了千百年的老妖怪们的性子。

      定不会管叶安了。

      不过……

      祈羲在意的重点却有些奇妙。

      她稍微怔神,面露疑惑,想了许久以后,才缓缓说出两个字,“饿……死?”

      未曾设想过的死法。

      “凡人不吃东西会饿死的啊。”

      叶安满脸黑线。

      难以想象,眼前这位呆愣傻妹会是圣殿女帝。

      “哦,哦哦……对嚯。”

      祈羲恍然大悟,连连点头。

      她活得许久许久,每日面对的都是与魔邪有关的隐患,圣殿内部的矛盾……

      时间久了,却是连“人不吃饭就会死”这一生存法则都给忘了。

      一时之间,面对她这等反应,叶安也不知该说什么为好。

      “所以,陛下不必自责,也许这就是气运,没办法的。”

      叶安说道。

      祈羲安静的听着,微微点头。

      “嗯……”

      “往后我会对你负责,以此作为偿还。”

      她终于是安定了些,放松了。

      叶安也松了些气。

      虽然说‘负责’这一说法,有些暧昧。

      不过,总比方才杀气腾腾的女帝之姿要好上许多。

      二人拥抱了片刻,空气在这一刻寂静下来了。

      只能听见细细碎碎的夜风声。

      叶安轻轻拍着祈羲的后背,轻盈芳香迎面扑来,令得他有些陶醉了。

      他的视线移到窗外。

      天快要黑了。

      叶安期待着,正当他忍不住想感叹一声‘月色真美’。

      然后认真地向祈羲解释其中寓意时。

      突然间,他身子猛地一颤。

      “唔……怎么了?”

      祈羲微微抬头,说道:“就,抖了一下?”

      “我忘了。”

      叶安轻轻推开祈羲,道:“天黑了,我需现在动手杀人,否则若留下隐患的话……”

      他没有去叫祈羲帮忙杀人。

      一来,知晓可能会发生的剧情变化的他,有能够应对的手段。

      其次,叶安虽尚未痊愈,可至少也能在新手村里横着走的。

      “杀人你叫我就是了,你手上没沾过血,我来,我不差这一条人命的。”

      祈羲靠在他耳旁,轻声道:“你带我找他,我去杀。”

      叶安被祈羲的说话声弄得发麻,摇头道,“不,陛下,这种事就不用让您动手了。”

      “喔喔。”

      祈羲想了想,轻轻点头,“你是考虑到我的感受么。”

      叶安连声道:“对,对。”

      祈羲微微噘嘴,似有不满,却也没什么意见。

      “好罢,就当,就当……给你练练手,反正以后也须经历的,总归是要见过血的,提前适应适应。”

      小声喃喃着,而后她看向叶安,继续说道:“天还未子时,虽说你有准备的,不过——”

      “有些东西,我还是要帮你拿回来。”

      叶安顿时一愣,“什么东西?”

      祈羲说道:“支开暮光圣女这种小事,也可叫我帮忙的。”

      “你不是用一颗朔日珠让她安定吗?太浪费了,还不如放在你屋内当装饰用。”

      “等一下,就等我一下下。我现在叫她来,当着你的面认错,将朔日珠还给你。”

      说罢,她袖手一挥。

      神识于虚无之中升起,蔓延至整座青水镇。

      偌大的镇子,竟无一人发现异常。

      所有人的面貌、甚至于思想,都映入了祈羲眼中。

      要想接受如此庞大的信息,若神识不够强的话,顷刻间就会癫痫发疯。

      可祈羲却有条不紊的看过去了,迅速找到慕倾雪所处之地。

      “嚯……?”

      “原来,纯阳之子在替她护法?”

      祈羲愣了些许,而后禁不住轻蔑一笑。

      还在淬体境中苦苦挣扎的人,竟在为圣殿圣女护法,实在荒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