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网站播

      设计“祥瑞”需要在场所有囚犯参与,这样才显得可信,更显声势浩荡。

      回廊下几个囚犯也在窃窃私语,他们也是关系户,家里非富即贵。

      “几位,能聊聊么?”

      几人说话间,一个腆着大肚皮的胖墩神神秘秘走过来。

      “肥豕,吾心甚恼,速滚之!”

      中间一个相貌端正的中年男子皱着眉头,低斥道。

      其余几人皆面带不善看着吴富贵。

      他们也是狱里的vip会员,犯事前不是官员就是富商。

      压根不惧死肥猪这三人小团伙。

      吴富贵也不生气,眼睛眯成一条缝,直言道:“事关出狱,几位可有兴趣?”

      什么?

      几人顿时色变。

      他们这些秋后问斩的死刑犯,还能出狱?

      “此言当真?”中年男子语气非常急促。

      旁边的歪嘴青年双眼通红,声音微颤道:“可是越狱?你们挖出密道了?”

      “非也非也。”

      吴富贵招呼几人凑过来,解释道:“咱在狱里设计祥瑞,如果有祥瑞降临,依陛下的性子,很大几率会大赦天下庆祝。”

      “……”

      几人错愕良久,总感觉有些荒谬。

      中年男子率先缓过神来,很激动的问道:“具体怎么操作?”

      歪嘴青年张大嘴巴:“你好歹也是兰陵萧氏的旁系,这么荒唐的事,你信?”

      萧淼默了默,惆怅道:“都是死,既有一丝生机,怎能不把握?”

      “也是。”

      旁边几人颇有同感的点头。

      这很容易想通,大家都是死刑犯,在狱里也是等死,还不如搏一把。

      吴富贵见大家都意动了,忙道:“事不宜迟,此事需要联合所有狱友,咱们得分别去接触他们。”

      边说边指着暴雨中的一群落汤鸡。

      歪嘴青年还有些犹豫,嗫嚅道:“倘若事情败露?”

      “优柔寡断!”萧淼不屑的斜了他一眼,踏步离开回廊,走进雨中。

      ……

      事情顺利得有些过分,不出两个时辰,经过口口相传,所有囚犯都同意了。

      难忍内心的激动,跃跃欲试。

      人都是有从众心理,对于浑浑噩噩又快要被斩的囚犯来说,出狱这个诱惑太大了,让他们不自觉跟着走。

      秉承着大局为重,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原本几个刺头是非常抵触,在经过劝说和威胁,以及暴打之下……

      也同意了。

      所以,本次大会,张易之可以隆重宣布——

      司刑寺全体狱友极度赞成这个提议,全票通过!!

      ……

      雨疏风骤。

      风猎猎作响,牢狱外墙下却围着一堆囚犯。

      牢狱塔楼上,火盆上烤着鹿肉羊肉,十几个狱吏一起饮酒聊荤。

      王狱吏用杨枝剔牙缝,笑容猥琐:“昨夜那骚蹄子可带劲哩,那十吊钱花得不冤。”

      “王驴子,土窑的暗门子值十吊钱,镶了金?”有狱吏怀疑他吹牛。

      “哼!”王狱吏昂着头,把酒杯重重放在桌上,大声道:“小爷我去的是平康坊丹凤街,可不是窑子!”

      众人闻言不免有些羡慕,丹凤街可是妓院汇聚之处,那里的美人儿如过江之鲫。

      “王大哥,咱们就一不入流的胥吏,咋有钱去那种高档地儿。”

      其中一个新来的小狱卒有些不解。

      “哈哈哈~”

      众人发生轻快的笑声。

      王狱吏啃了片鹿肉,砸吧着嘴:“呵呵,你觉得低贱,就算给一个五品官职,我也不换!你们换不换?”

      “不换!”

      一众狱吏异口同声,说完便放肆大笑。

      做狱吏油水丰厚,干两年就能在外城安置一栋小宅子,还有余钱纳妾。

      “小朱啊,瞧瞧下面的囚犯,若是在外头,咱给他们舔鞋底都不配,可在这里,咱们握有生杀予夺大权,什么时候他们不要孝敬咱?”

      王狱吏翘起二郎腿,脸上还挂着满足的笑意。

      小朱狱卒忙不迭点头,又指着远处乌黑黑的一群囚犯,问道:“他们围着作甚?”

      身旁的狱吏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继续吃酒,别管这群鸟人。”

      ……

      一众囚犯眼睛瞪得像铜铃,紧紧盯着墙角,上面画着一个五尺大脚印。

      “你们之中有谁是工匠?”

      张易之自然成了领头人,他环顾周围询问。

      “俺!”

      一个黑黝大汉举起手:“俺在村里是专门盖房子的。”

      张易之颔首道:“你来挖掘,照着脚印轨迹挖。”

      “其余狱友不要闲着,把砖屑装兜里带走。”

      这墙角可不是土坯墙,而是青砖堆砌,比较坚固。

      但众囚犯选的这一处墙角,却是容易敲碎。

      张易之不忘叮嘱工匠:“注意一点,照着脚的印记,要工整。”

      有囚犯嘀咕道:“冒充神仙的脚印,我怎么瞧着有点不像。”

      “愚不可及!”萧淼喝骂了一声,悄悄道:“我们都说是神仙的脚印,那它不就是了么。”

      “哦……”

      众囚犯似懂非懂,但感觉说的很有道理,于是心情更激动了。

      张易之暼了萧淼一眼,这厮还是个带哲学家。

      半个时辰后。

      吴富贵背负着手,很满意‘工程’的雏形,催道:“接着挖掘,接着兜。”

      史争铎指着外围几个囚犯,“你们几个,洒花粉。”

      “花粉作甚?”

      史争铎望向张易之。

      张易之平静道:“神仙临尘自带的出场逼格。”

      不懂,但感觉很有道理。

      于是众囚犯做事更起劲了。

      萧淼不由得敬佩面前这个丰神俊秀的年轻人,考虑问题面面俱到。

      花粉,一般是宫廷仕女用来美容,花粉其实代表着女人。

      陛下也是女人呀。

      时间慢慢流逝,众人各司其职,外围的堵住塔楼的视线,里面的兜砖屑、帮着工匠挖掘。

      申时末,由于阴雨天,这个时间天色已经昏暗。

      而小工程已然竣工。

      ……

      “铛!”

      “铛!”

      “铛!”

      塔楼传来钟响,放风时间到了,各回牢房。

      众囚犯默不作声,结伴离开外墙。

      每个人都好似心事重重,心里激动又忐忑不安。

      狱吏们检查清掉完人数,无误后离开。

      三更夜。

      “艾玛呀!不得了啦!不得了啦!”

      “出大事了!”

      安静的牢狱,突兀传来齐声呐喊,声音一浪接过一浪,响彻云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