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拉app最新版下载安卓

      “天空之城”旅游公司还在筹备装修期间,虽然发着我自然不能闲着,依旧去工地上班,赚点零花钱。

      人吧,身上有一点钱似乎就能解决特别多的烦恼,例如在我钱不多的时候,麻烦心事很多,买一包烟就好像什么都能扛过去,一包不行,那就再买一包。

      中午下班,太阳出奇的大,索性就跑去罗大陆的员工宿舍吹着空调,喝着罗大陆冰箱里的精酿啤酒,时不时拿一支别人托罗大陆做事送的高价位香烟。

      “陈杨,你看,这个女的好像夏瑶!”罗大陆把手机递给我。

      “这就是夏瑶吧!”我看着罗大陆手机某音短视频里的那个女孩。

      “她怎么跑去西藏了?我总觉得这个女人想法有问题,你和她恋爱的时候有没有感觉她神经兮兮的或者是有什么精神病方面的倾向。”罗大陆坐在沙发上撇着嘴巴说到。

      “没有吧,那个时候她挺正常的。”我只能讪讪回答,随后仔细看视频的文案和评论。

      “最美女孩儿不远万里奔赴西藏陪伴贫苦孩子们成长……”这是视频文案,而西藏这个字眼让我心里咯噔一下,并非因为西藏是我们几个哥们曾经想要去的诗和远方,而是因为西藏与夏瑶联系在一起那么就会是另一件荒唐。

      我不知道夏瑶在西藏的哪一座贫困落后的小学里,周围是一群有着高原红的孩子,孩子们衣服并不干净,甚至稍显破烂,孩子们红扑扑的脸蛋像苹果熟透的一样,围绕在夏瑶身旁,夏瑶用温柔的嗓音唱着歌: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隔,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我歌唱每一座高山,我歌唱每一条河…………

      孩子们安静的听着,学校里迎风飘扬的红旗,孩子们的眼里尽是亮光,光里折射出对祖国的热爱与归属。

      一首歌唱完,孩子们一起鼓掌,他们笑容洋溢,欢快得在狭小的操场奔跑,喊着“夏老师唱歌真好听,夏姐姐唱歌真好听……”

      “夏姐姐,我还要听,你给我们唱《明天会更好吧》…………”

      “夏姐姐,你会唱藏语歌曲吗?”

      “啊?姐姐不会。”夏瑶在视频里略显尴尬微笑。

      “那我们可以教姐姐你哦。”一群孩子异口同声说到。

      “好呀。”夏瑶摸了摸身旁一个带着鲜艳红领巾的小胖墩头眼睛笑成月牙说到。

      夏瑶笑起来没有酒窝,可是她的笑容却盛满的西南地区农家人自酿的米酒,回味甘甜,让人微醺,陶醉羡慕。

      夏瑶看着操场奔跑的天真无邪的孩子们。

      视频的相机对像夏瑶。

      她泛起微笑,这个笑容没有掺杂杂质,和此刻的天空一般湛蓝,就仅仅是出自于内心的满足,视频便结束了。

      我仔细又看了几遍视频,烟一支接着一支的抽,回忆着视频里的夏瑶褪去在都市里的化妆品,回归素颜,却反而越加美丽出尘,像极了一朵天空之城的紫色格桑花。

      “原来她去了西藏,继续做着最后一件未完成的事。”我把视频分享给了宋铭,并且发了这句消息。

      “不管怎么说,至少我们知道她是安全的,还好不是绝对的杳无音信。”宋铭秒回。

      “她父母现在怎么样?”手指在输入法上移动打出语句,我又删除,反反复复终于发过去这句话。

      “还能怎样,上次夏瑶和王青松闹大满城皆知,离了婚,王青松反正家大业大,半个月又娶了个老婆,倒是夏瑶父母自己自讨苦吃,现在口碑极其差劲,以前夏瑶爸爸傍晚还去广场下棋,她妈妈也总爱去跳个广场舞,但是现在好像广场没有他们的身影了。”宋铭打了一连串的字过来。

      总结来说,过得并不好,也许老两口闭门不出,也许老两口搬家离开了县城。

      “唉,树都要皮,人不得还是要脸嘛!”宋铭接着发过来。

      “自作自受吧他们!”对于夏瑶父母我有些说不上的敌意,在我心里他们依旧是长辈,倒是总觉得我少了点对长辈的尊敬。

      “你有没有发现,视频里的夏瑶好像恢复了曾经的模样,再也不是个王青松那个龟儿子在一起的时候天天一副痛经的样子。”宋铭问到。

      “这样也好,真的,为她感到高兴。”回了宋铭最后一个消息我关闭了手机,又摸出烟来点燃。

      “什么感觉?”罗大陆问到。

      “什么什么感觉,这样也好,真的,为她感到高兴!”我深深抽了一口烟回答到。

      一整个下午,我都在回想着夏瑶的笑容以及那条夏瑶前往西藏支教的视频,以至于上班的时候差点出了几次意外,从楼上摔下来,幸好有着安全带全程绑定。

      直到下班,在一个分叉路口跟工友老杜说了再见,老杜去工地食堂,而我走出工地一身肮脏的站在公交车站台等车,旁边有几个学生,看着我的肮脏避而远之,我也并不在意,只是苦笑一闪而过,毕竟,赚钱嘛,寒滲点没什么,钱来的正当。

      等了很久公交车还没有来,中途路过的出租车也有很多故意放缓速度,可一想起自己身上的灰尘,便不舍得弄脏了别人的车,索性就抽着烟。

      公交车终于来了,停在面前,车里没有多少人,这是一条人流量并不大的路线。

      准备踏上车门的刹那,突然就不想乘车了,转身离开沿着路走着。

      司机关门几秒就追上了我,我扭头看去,司机正在看我,眼神里似乎在说:这个走路的傻子不会两块钱的车费都拿不出吧?

      走了不知道多久,路过一个小商店,进去买烟,然后看到了花生,花生一旁是一瓶瓶二锅头。

      走出商店的时候,左手花生,右手提酒。

      路程似乎很远,走了很久,我就这样吃完了花生,剩下半瓶酒也是走了十几步喝一口,还没在回家的半路,酒瓶就被我扔进了垃圾桶。

      于是远远的又看见一个商店,这次多买了一袋花生,又买了一瓶酒,花生很快就吃完了,酒喝了几口,发觉自己如果再喝一口可能就得吐在路边,极其不雅观,就把大半瓶酒扔进了垃圾桶。

      天慢慢黑了下来,路灯亮起来,照的原本白天是绿色的树叶子都成了昏黄色。

      实在是累的不行,酒气上涌让我肚子里翻江倒海甚至是呼吸困难,我不知道自己脑海里在想什么,我后悔买了酒把自己灌成这样,我又庆幸自己买了酒,过红灯的时候我想要闯过去脚却迈不开,看到路边的石头我想踢一脚,却弯腰捡起扔到围墙外…………

      我靠在一根树上,行人不算多,行车不算多,走过来一对老夫妻,他们一边走看着我,路过的面前还回头看着我。

      借着酒劲儿将思维天马行空,将情绪放大失控。

      我终于想起了大学那一件让我差点遗忘的事件,和很多热恋中的情侣不同,我和夏瑶并没有说太多所谓一辈子不分离,一辈子依偎在一起,山盟海誓,海枯石烂的热情套话。

      我只记得那天下午她考过了教师资格证,穿着白裙子笑着躺在我怀里,说和我在一起最开心。

      但是她也说如果有一天我们毕业工作因为很多因素,不管是人为因素亦或是不可控因素分开我们要各自安好。

      最后夏瑶还说如果她决定真的忘记我,真真正正要与关于我的一切告别,我们的情感,我给她写的歌,说过的情话,许下的诺言,我在她身上留下的吻痕,她就去西藏当老师,一辈子不回来,这样就一辈子忘了我。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终于支撑着自己回到了丽诗趣苑,进入电梯的时候,电梯上行,我差点吐出一地荒唐。

      扶着墙来到门口,我的额头抵在门上,掏出钥匙寻找锁口,却怎么也插不进去,这让我像个孩子一样,认为门在欺负我,眼泪竟然都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门开了,闯入眼帘的是穿着白色长裙睁大眼睛的黎槿,黎槿不施粉黛却让我越发觉得她好看。

      顾不得同黎槿打招呼,我急忙奔进厕所,抱着马桶就开始吐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