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蔗视频免费版

      再次醒来,沈见晚发现天色还早,但上辈子艰苦的生活她已经习惯了早起。

      把沈战的被子叠好,她收拾一下就出门做早饭去。

      昨晚的雨半夜里就停了,一出房门空气在这炎热的夏日里难得的清凉,中间还带着一股泥土的气息。

      沈见晚深深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正准备转身去厨房,便听到了院门打开的声音。

      原来是沈战从外面回来,他身上再次挂了好些野鸡和野兔。

      甚至这会儿他手里还惦着一只狍子,背后则挂着打猎用的弓箭和绳子等工具。

      沈见晚想他肯定是去取昨天下的套子的猎物了,她的沈战哥哥还是那么勤快和厉害。

      而每天早上起来,都能看到他,这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沈见晚不由冲沈战露出笑意,“沈战哥哥,早呀!”

      “嗯,早!”看到如此快乐的沈见晚,沈战也不由被感染,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少言。

      “阿晚做早饭去了。”

      沈见晚一点也不介意他的“不热情”,说着蹦蹦跳跳往厨房去了。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转身后,她身后的沈战露出了罕见的笑意。

      沈战放好猎物和工具后,便想趁着早饭前把沈见晚的屋顶再修修,昨晚工具不衬手只是随便补了补,他怕不耐用。

      而他屋顶才修一半,便看到厨房冒着滚滚的浓烟,里面还掺着沈见晚的咳嗽声。

      心里一惊,他便直接从屋顶上跳下来,以生平最快的速度赶到厨房。

      然后他就看到了,让他啼笑皆非的一幕。

      只见沈见晚蹲在灶台前拼命的赶走面前的浓烟,而她的脸已经成了花脸猫,衣裳也黑一块灰一块的,比石头在外面玩了一下午还狼狈。

      “咳……咳咳,沈……战哥哥。”

      看到她被熏得眼睛都睁不开,这迷糊劲他莫名的又想笑,但怕她炸毛就忍着,把她拉到身边。

      沈见晚尴尬极了,不由冲沈战傻笑。

      她忘了自己已经很久没做过饭了,就是昨晚也只是帮沈敏添柴火而已,现在被沈战看到她如此“不中用”的一幕,她表示面子里子都没了。

      “我来吧!”沈战说着便过去生起了火。

      “沈战哥哥,你笑了!”

      沈见晚蹲在他的脚边看他生火,对他十分了解的她顽皮的拆穿。

      “嗯。”沈战良久后一本正经的只回了一个字,手上的动作没停,心理活动如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没想到沈战会直接就承认,沈见晚呆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好吧,你笑吧,阿晚不介意,换别的人就不行了,我……我今儿这是失误。”小姑娘为自己辩解。

      “对,这里我来,你先去把脸洗了。”

      见沈战竟然同意她的说法,沈见晚笑开了,“对!就是失误,阿晚洗脸去了。”

      沈见晚洗完脸后,又去房间换衣裳,发现屋顶已经修好了,就是房间也让收拾了一遍,不由心里一暖。

      等她再次回到厨房,沈战已经把米下锅。

      沈见晚看到一旁地上的篮子里有鸡蛋,便数了六个出来水煮。

      沈战一看便知道她的想法,但除了这蛋他很快便可以给她弄来更好的,遂没有阻止她拿自己补身体的鸡蛋与家人分享。

      接着,沈见晚觉得只有蛋还不够又让沈战看着火,她去后院摘些菜回来。

      沈家的后院非常大,足足有二亩多,比本就不小的半亩大的前院还大。

      当年沈父来到村尾这块人烟稀少的地自立门户,院子几乎是任圈的。

      只不过这里土壤贫瘠,种什么都不太好,再加上家里除了前两天回来的沈战都是老弱病残一堆,壮劳力一个没有。

      再加上还要侍弄田地,所以后院的菜地,只开出二分左右,而且还长得稀稀落落,还有不少野草,目前真正能吃的一看竟没有,怪不得昨晚家里吃的还是野菜。

      沈见晚见唯一看得上的就是她脚边的这一小哇白菜了,但这白菜还太小,只有两寸多高。

      想到空间里的泉水,她便想能不能拿来浇它们。

      心念刚动,她便惊奇的发现泉水从她那神奇的手镯里缓缓流了出来,水流大概有拇指大小。

      等水灌溉到菜苗上,空间里发生在玉米上的一幕再次发生了。

      只见这只有两寸的菜苗肉眼可见的长高长大,从两寸长高了几乎一倍才停下,而叶子也从两个手指大变成了几乎巴掌那么大,最后才停止。

      而且整个白菜苗翠绿欲滴,一看就又甜又嫩。

      沈见晚大喜!

      看来这泉水不管是在空间内,还是空间外都管用。

      接着,她用泉水又浇了几颗白菜,见够这顿吃了才停下,然后把它们都拔了。

      见角落里平时用来存水淋菜的水缸里有满满的一缸水,想了想她便走过去,用一旁的木桶装了半桶出来,然后往桶里加了大概一碗的泉水。

      然后,她又浇了几颗白菜,看到它们只是稍微长高了不到半寸,便放心的拿这水继续浇剩余的白菜。

      完了还把菜地里剩下的,长得歪瓜裂枣的南瓜苗和黄瓜苗,还有葱和蒜也给浇了。

      看到它们都精神了起来,长了一些些,沈见晚心情大好,这才离开。

      回来见沈战已经把粥和蛋都做好,此时正在院门口处劈着柴火,她便去水井边上洗菜。

      边洗边忍不住看沈战,而她不知道自己此时的眼神又多么的炽热,敏锐如沈战又怎么可能感觉不到。

      沈战被小姑娘直白的眼神看着,顿觉压力山大,但又不能不承认此时他内心是愉悦的。

      即使不说话,但和她在一起,即使只是做一顿早饭,沈战也觉得现世安好。

      如果可以,他愿意一辈子与他的阿晚这样子过下去。

      意识到自己都在想些什么,沈战终于一激灵回神,他都想到哪去了,她才拒绝了他们的婚事,这像一盆冷水把他浇醒。

      沈见晚不知道他的想法,美美的看着她的沈战哥哥,洗完菜后便去厨房把它们给做了。

      菜刚下锅,沈敏也起来了。

      这时候已经晨曦微露。

      沈敏见沈见晚和沈战已经起来不由惊叹了一下。

      接着她发现沈见晚竟一口气煮了六个蛋便一蹦三丈高。

      “啊!啊!你……你煮了六个蛋?”

      “对呀,一人一个。”

      见沈见晚一脸懵逼的呆萌,沈敏卡壳了。

      她想仰天长啸,但对方如此淡定,她不由觉得自己的跳脚有点搞笑。

      “这……这是二婶给你补身体的,一天一个你可以吃十天,十天!”

      可能是觉得不足以表达她的震惊,沈敏又重复了一次十天。

      此时,沈敏心痛得滴血,一时不知道这败家的沈见晚和以前安静不理人,还亲近王家的那个她,她更能接受哪一个。

      想想好窒息,她怎么那么难!

      看到如此生动又小气得可爱的沈敏,沈见晚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

      “那我已经做了呀,敏姐儿你还是去叫大家起床吃早饭吧。”

      闻言沈敏彻底没脾气了!

      对呀,做都做了,她只能认了呗。

      沈家今天的早饭难的一见的丰盛,有粥,有蛋,还有炒得油汪汪的白菜。

      然而,沈敏却吃的仇大苦深。

      石头见之不解,“二姐,你怎么了,早饭很好吃呀,特别是这白菜,石头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的白菜。”

      “都是油能不好吃吗。”沈敏不以为然。

      “二姐,真的很好吃,你试试。”

      沈敏拗不过便也随意夹了一筷子,谁知道入嘴就惊艳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