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本有菜喷潮两个丰满肥臀熟女撅着屁股超强春药强暴内射人

      东苑郊区。

      骑着自行车的刘星,一路往北走。

      很快就找到了挑夫口中所谓的‘黑市’。

      说是黑市,还不如说是一个小型的集会聚集之地。

      在这聚集之地,有卖菜的,有卖肉的,有卖五金交电、还有卖木匠、泥水匠等等手艺人工具的,也有卖锅碗瓢盆的,更有卖油盐酱醋等日用品的,种类之多,数量之繁,那是看的他眼花缭乱。

      不过刘星虽然是第一次来这黑市,但也不至于震惊,甚至连一点惊讶都没有,因为他可是几十年后重生而来的人,这样的热闹早就司空见惯了,对于黑市卖的东西,也是早就见怪不怪。

      在刘星的记忆中,黑市这块位置,好像后来成为了郊区的一个菜市场,不!先是一个集市,集市大了,人多了之后,就变成了菜市场。

      只不过他家离这菜市场有些远,很少来这里而已。

      眼见黑市的街道上人流如织,吆喝声不绝于耳,当下连忙将自行车停好,在上了锁之后,就朝卖锅碗瓢盆的地方走去。

      沿途中所见的买卖,均都不用票据,只有有钱就行。

      这让刘星很高兴,也很欣慰。

      他甚至都感觉到了这里面的商机。

      更加感觉到了这黑市就是以后整垮供销社的星星之火。

      而且细心的他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那就是整个黑市的物价很低廉。

      比供销社绝对没有贵,有些物品甚至很便宜。

      就拿布鞋来说,在供销社要鞋票才能购买,而且大部分都在三块钱一双。

      而黑市的一些地摊上,居然只要一块八。

      没错,是一块八。

      而且种类还有几十种。

      但遗憾的是。

      没有小孩穿的鞋子。

      一双都没有。

      而且这些布鞋的尺寸都在四十码左右。

      刘星知道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那是买鞋子的商贩怕尺寸太杂买不掉,所以在进货的时候就选择了大众化的尺寸。

      这也不能怪他们,毕竟这黑市现在还没有得到上级有关领导的认可,这卖东西是干一天算一天的买卖,所以好多都是抱着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想法。

      而且刘星还发现了一个很不好的现象。

      那就是这黑市不良青年很多。

      在黑市的街道上那是嚣张的很。

      这不,就在思绪间,一个卖鸡蛋的大妈,就被两个魁梧青年追着跑出了黑市,看情况,只怕是没有交地摊费,也可以说是保护费。

      毕竟这黑市现在是无主之物。

      有能力的自然可以恰这一口软饭。

      不过刘星知道,其实有收地摊费的不良青年是好事。

      至少他们能维持黑市的治安,要不然乱糟糟的要是出现了乱子,那最后倒霉的还是卖货的商贩。

      前方的空地上,传来了锅碗瓢盆的吆喝声。

      刘星回过神来,笑着就走了过去。

      然而还没有走到。

      与他擦肩而过的一位老奶奶就被人给撞到在地,瘫坐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

      周围路过的行人,有好些本来想扶一把这老奶奶的,但在看到老奶奶的相貌后,均都变了脸色,有多远那是躲多远。

      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刘星,在犹豫了一下后,最后还是随手扶起了老奶奶。

      毕竟在八十年年代,还没有碰瓷一说。

      要是放任不管的话,那到时候只怕良心上会过意不去。

      “伢子,谢谢你了。”老奶奶感激的抓住林刘星的手,但因为摔的有些重,站着依然有些趔趄。

      “这谢什么,举手之劳而已。”刘星扶着老奶奶坐在了一旁的石头上,脸上有着笑意。

      而就在这时,路过的行人纷纷都像惊弓之鸟一样的跑了,就是周围的四五个商贩,也连忙卷起所卖的货物,溜之大吉。

      “怎么回事?”刘星转头看去。

      在看到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壮硕中年人,气冲冲的带着四五个小青年朝他走来的时候,心中不由咯噔了一下。

      他知道要是不出意外,这下扶人扶出麻烦来了。

      然后身旁的老奶奶却是安慰他道:“伢子不用怕,他是我儿子谢忠,是这里的负责人。”

      “这样啊!”刘星松了一口气。

      然而老奶奶的儿子‘谢忠’,走到他面前却是暴怒的很:“臭小子,是不是你将我妈推到的?”

      谢忠的嗓门很大,就像一个高音喇叭似的,让刘星的耳膜嗡嗡作响,他捂着耳朵本来想解释的。

      老奶奶却是扬起手中的拐杖,劈头就朝谢忠砸去,直接砸的谢忠的脑袋上出现了一个大包都没有收手,反手又是一棍朝双腿抽去:“你吼什么吼,现在当了一个小官就这样嚣张,那让你坐上了乡长的位置,岂不是要杀人了?”

      “妈,这小子推到了你,你怎么还为他说话啊!”谢忠捂着头憋屈的说道。

      没有办法,天大地大,他母亲最大。

      所以哪怕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丢尽了脸,他也不可能跟母亲对着干。

      “什么他推倒的我,推倒的那个人早就跑远了,这伢子是扶我起来的,你不感恩也罢了,倒打一耙,是不是皮痒痒了。”老奶奶瞪着谢忠骂道。

      “啊?”谢忠这才知道自己差点犯了大错,在尴尬之余连忙跟刘星道歉:“小兄弟,真对不住了,我真的不知是你把我母亲扶起来的。”

      “没事,你以后注意点就行。”刘星知道这谢忠不是普通人,在笑了笑后就没有再去纠结。

      本来第一时间要离开的,却是被老奶奶给拉住了:“伢子,你到这黑市来,是想买什么东西吗?”

      “嗯,”刘星点头:“我姐姐跟婆家分家了,我想给他买一些日用品,毕竟您应该知道,供销社那帮大爷,没票不卖。”

      “这倒是。”老奶奶起初想带刘星逛一下的,但走了两步脸上就出现了冷汗,没有办法之下,只得对身边跟来的谢忠道:“儿子,陪这位兄弟转一圈,他要买什么全都给他买,就当是咱们对他的回报了。”

      “哎!”谢忠连答应。

      “那我先回去了。”老奶奶歉意的看着刘星:“我叫唐桂芝,就住在这周围,我儿子等下要是欺负你,你就高喊我的名字就行,我绝对会将他谢狮子头揍的屁股开花。”

      谢狮子头很明显就是谢忠的外号,刘星是聪明人,自然是听得出来,但很快他心中咯噔了一下,因为他怎么感觉谢狮子头这个外号好熟悉。

      仔细一想,突然间整个人呆住了。

      要是没有记错的话。

      这个谢狮子头可是以后的樟木乡乡长啊!

      虽然不知道这样粗狂彪悍的人是怎么当上乡长的,但有一点他很清楚,那就是谢狮子头背后有很大的靠山。

      但就算是这样,谢忠最后也因为脾气暴躁被开除了。

      不过解甲归田的谢忠却是很有声望,樟木乡周围一带的百姓,最喜欢找他伸冤办事,他在重生前也找过,带了一条好烟过去,结果事情办成了,还拿回来了两条好烟跟一对酒。

      现在想想,仿佛就在昨日一样。

      谢忠自然是不知道刘星心中所想,更加不知道刘星其实早就认识他,他见母亲说的很严重,连保证道:“妈,你就放心好了,我欺负谁也不会欺负一个小孩啊!”

      “那行,我先走了。”唐桂芝朝刘星笑了笑,拄着拐杖就朝东面走去。

      谢忠怕母亲在出事,连忙让身边的两个小青年跟上。

      而他则是看向了刘星:“小兄弟,你要买什么跟我说,保证是整个HY市最便宜的价格。”

      “具体的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姐分家了,像什么锅碗瓢盆、油盐酱醋,牙刷、毛巾、肥皂等等日用品,我都想买。”刘星笑着回道。

      “对了,我还想买一套皮匠用的工具。”顿了一下,刘星又补充了一句。

      鞋匠的工具,不管是黑市还是工具店,那一般都是没有的,所以他才买皮匠的工具。

      因为皮匠的工具有好多都跟鞋匠有共同之处。

      比如打孔的工具,打铆钉的手动模具等等……等等。

      “这么多东西,你知道要多少钱吗?”谢忠打量了一下刘星,见刘星脚上还穿着草鞋,那是直摇头。

      “不知道,我身上的钱能买多少就买多少,我又没说全买。”刘星摊手说道。

      “这倒是。”谢忠摸了摸络腮胡子:“以前有人找我买过全套的分家日用品,大概花了快六十块钱,不过油、米、鸡、鸭、鱼、还有猪肉可不在此列。”

      “真的只需要六十块?”刘星被惊到了:“油跟猪肉等荤菜我当然知道价格,肯定不是几十块钱就能买全的。”

      “怎么……不信?”谢忠笑了笑:“要不你给我六十块钱,我在半个小时内全给你凑齐。”

      “行啊!”刘星想都没想的从身上拿出了六十块钱递给了谢忠。

      之所以这样相信谢忠,那是因为知道谢忠绝对不是什么贪小便宜的人。

      然而他的举动却是吓到了谢忠,不是因为他大方,而是一下子能拿出六十块钱,这是谢忠怎么都没有想到的。

      但最终谢忠还是接过了钱:“那你在这里等着,我叫手底下的兄弟帮忙给你去买货,要是顺利的话,最多半个小时就能搞定。”

      “行。”刘星等着。

      谢忠笑了笑,拿着钱,带着人,大摇大摆的就走了。

      周围的商贩看到这一幕,均都直摇头。

      有些还在私底下议论了起来。

      “这伢子是不是傻子啊!谢狮子头在这黑市那就是土霸王,拿了钱根本就不会办事的。”

      “是啊!要不是上面管不到这里,这谢狮子头只怕早就被抓起来坐牢了!”

      “呸!你说点别的好不好,我还想在这黑市上多赚钱的钱养家糊口呢!要是谢狮子头被抓了,那咱们都得完蛋!”

      “这话怎么说?”

      “你难道不知道谢狮子头背后有人吗?要不然他敢在这一块收保护费?”

      “那这样说谢狮子头不见得会拿这个伢子的钱跑路了?”

      “六十块钱算个屁啊!谢忠现在有的是钱,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

      “这样啊!那看来我们真的是想多了。”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