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结衣作品封面番号

      又是早上八点,熟悉的时间,罗克南站在阳台上敲窗户。

      只能说罗克南面糙心细,不能说是眼睛露着红光的变态,要不然很可能会被变态打。

      老妈也起床了,正在厨房煲粥,看见白映又是一阵絮絮叨叨。

      拍着肚子的白映再三督促老妈把碗留着自己回来洗之后就出门了。

      看见罗克南等在门口,左肩挂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大包,还对着咧嘴一笑,白映就感觉有点全身发寒。

      “我们怎么去,坐地铁吗?”

      “不用,我带你去!”罗克南笑的更开心了,白映更慌了。

      ……

      “下次我们还是……坐地铁吧……呕!”白映几乎半个头都塞进垃圾桶,早饭全出来了。

      他是真没想到,罗克南会直接扛着他,来到他小区里的那个大坑之后一跃而起,飞过来了!

      “WDNMD……”白映虚弱的拿着纸巾擦嘴。

      很难想象什么样的力量能够让他在空中飞行十分钟,速度还快的让他感觉在坐地铁。

      罗克南暗自点头,如果在预兆方面没有进步的话,毫无进展的肉身在刚刚的飞行中将受伤,即使有他的气环保护。

      他忍不住伸出大拇指,对着白映咧嘴一笑。

      “不愧是我认可的男人啊!”

      白映刚抬头,脸色一白,胃里的感觉又来了。

      这一幕形成了一道风景线,路人们纷纷停下来拍照,很快这张照片就火了。

      照片里一个穿着蓝色衬衫的高大男人背着蓝色的单肩包,对着穿着黑色衬衫把头塞进垃圾桶里的少年伸出大拇指并且阳光大笑。

      配文“这就是青春啊小李!(贫困奥义)”

      “健身达人鼓励年轻人自强不息!”

      “好饭,认准蓝宏垃圾桶!”

      各种角度各种配文,甚至……

      连TM广告都有啊!

      ……

      按理来说工作时间应该是下午一点开始,但早上他需要开始接诊心相师的祛除治疗,每一笔收入都是独立的,这也是镇心师赚钱的大头。

      “你们来一次要花多少钱啊?”白映对坐在一边的罗克南使眼色。

      “镇压所付百分之八十,我付两万,你应该能收七万,但我跟你是伙伴关系,所以你需要对我进行免费治疗。”

      罗克南咧着嘴,一只手把窗帘拉来拉去。

      “那你们有基本工资吗?”

      “没有,我们靠外出捕捉或带回高等异变体的尸体赚钱,像我这个等级的异变体能卖五十万,活着的能卖三百万。”

      “当然,我们有特殊武器,所以同等级而言人类更加强大一点。”

      白映想起来网络上记录的那一幕幕惨案,不禁有些疑惑。

      “那为什么……”

      罗克南知道他要问什么,侧脸看了他一眼又转头玩窗帘。

      “变异体多啊,不仅是人类异变,动物,植物甚至气体都可能异变,有些地方甚至连概念都异变了,那些地方我们往往称为禁地。”

      白映张着嘴巴,不知道怎么回应,动物植物异变还可以理解,气体异变就已经很恐怖了,概念异变是什么样的恐怖,他想不出。

      “我跟你讲奥,我之前……”罗克南起了兴致,正要转头认真聊天,却被敲门声打断。

      “请进。”

      门被打开,梳着长马尾的女人走进来,样貌大概二十五岁到三十岁左右,白映的眼睛就是这么神奇,能够看出年龄。

      这时候有的人就要问白映了“啊!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白映:多新鲜呐!

      年轻女人坐在前面的椅子上,翘起二郎腿看着白映,又看了一眼罗克南,她听说最近静心楼来了一个本事很大的新人,本着尝试一下也无所谓的态度就来了。

      她叫江罗莎,作为经常参战的一等心相师,杂质沉淀很久,没有镇心师能够根除。

      “开始吧。”江罗莎微微颔首,能够一来就被判定为二等的新人,希望能带给她一些惊喜。

      “好。”

      白映闭目,眼前的这个女人在预兆力量的感知中是一棵猩红色的向日葵,然后无尽的荆棘从周身蔓延,长且细,荆棘之上尖刺横出,猩红与黑暗混杂在每一个部分。

      白映自己的样子就是一团黑球,林木林认定自己预兆力量不如他的一个原因是无法感知到白映的心境形态,另一个原因是无法如此迅速的祛除陈莱的黑色杂质。

      但他怎么知道白映的方式是吸收。

      黑色的部分化作一道细线涌入黑球,而随着杂质的移除,猩红色越来越明亮,直到最后甚至散发耀眼的光芒。

      感受到现实世界里的摇晃,白映急忙睁眼,“患者”身上的毛孔里涌现出大量荆棘,尖刺上闪烁着耀眼的猩红光芒,闪的白映眼睛疼。

      可惜她及时收手,要不然罗克南挖鼻子的手就要停下来了。

      这样带着白映逃跑的罗克南就能顺理成章的把鼻涕擦到他衣服上了。

      “我叫江罗莎,一等心相师,加个联系方式。”年轻女人面不改色,但是白映看出来她的惊喜。

      “白映。”他伸出手机,上面是一个二维码。

      “……”江罗莎把手机伸过来,上面显示付款数量,她盯着白映,满眼的疑惑,过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

      “诊金一会静心楼会打给你的,陈莱负责。”

      “嗷嗷,那感情好。”

      江罗莎加完扣扣好友转头就走了,回头还意味深长的瞅了一眼白映。

      “你牛逼的啊,怕江罗莎赖账?”罗克南开始幸运弹弹弹。

      “这不是钱没到手不安心吗……”白映把沙发椅往后面挪了挪,额头上出现一个十字。

      “你TM能不能别弹了!”

      “江罗莎是一等心相师里面也比较狠的,就算一般的一等镇心师也没办法大幅度的祛除她体内的杂质,没想到你能做到,看来我不用担心以后的战斗了。”

      “战斗?”

      这回倒是罗克南惊讶了。

      “你不知道吗?我们体内的力量来自于心境,虽然上头不明讲,但是我猜测是第三层心境映照下来的力量,而每次大幅度使用都会导致杂质映照进入我们的身体。”

      罗克南用手挡着半边嘴,小声说道。

      “杂质的由来,我猜就是五年前的那次灾变。”

      罗克南虽然表现的很笨,但在修炼这方面他很聪明,即使是猜测,也猜到了真相的边角。

      白映听到这些之后大脑空白,仿佛有一片湛蓝的大陆在向他伸出触须,一种强烈的恐惧感占据他的心神,黑色的触手不由自主的在身上具现出来,在他周围舞动,千手黑影也出现,对着罗克南笑着。

      “笑你M!”罗克南一拳打碎黑影,随后门被人打开,一道绿光闪过,白映周边的所有黑影全都消散,白映双眼也恢复清明。

      “你刚才说啥来……等等,发生了啥,我桌子椅子怎么TM碎了?”

      白映顺着桌子网上看,看到陈莱面色严肃的站在门口,盯着罗克南。

      “你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额……说了些二等里面能说的话……”罗克南挠着头,露出高兴的笑。

      实际上他有点怕陈莱揍他,虽然作为一等心相师的陈莱打不过他,但是作为侄子不能还手,在小伙伴面前被揍一顿可能不太好。

      “不要有下次,你的目的是保护他,而不是害死他。”

      “俺知道了!”憨厚阿罗马上立正。

      “陈总慢走啊!对了,工资记得发啊!”

      远处的陈莱一个踉跄,一头黑线,差点就变成一根黑色的烟花起飞。

      罗克南看着陈莱走远,对着白映张嘴想说话。

      “兄弟,谨言慎行!”

      白映急忙抓着罗克南的一只胳膊。

      他本来想按住对方的肩膀的,但是他的臂展宽度和身高不允许他做这种友谊动作。

      “俺知道该怎么做!”聪明罗克南呲牙笑着,顺手伸出大拇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