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花绮罗番号snis191

      教中的两位神父同时为这个要求感到震惊, 言峰绮礼诧异莫名的看着这个美丽的少女。通过assassin的视野,他已经观察了对方很久,看上去就是名门大小姐, 没想到却能提出这样近乎……

      “这样的要求, 过于无礼了。”言峰璃正沉声说道, “caster的御主, 这完全是从您个人的角度出发提出的要求, 对圣杯战争的顺利进行……”

      “他被杀死, 就会一直杀人。”源夕雾沉着道, “而这一切, 全部都会被算在魔术师们头上,因为此时的冬木, 正在举行圣杯战争。”

      他拿出了一个厚厚的信封, 如果可以,他并不想将咒鸟曾经所见之物印制出来。可为了避免更多的人受害,他需要让圣堂教意识到那个咒灵的危险『性』。

      言峰绮礼注意到, caster出去了一趟, 过很快就回来了,还带回了一个昏『迷』的青年。

      “他叫雨生龙之介, 是与那名咒灵走很近、彼此理念相通的……”源夕雾想了想措辞, “败类。”

      “他也使用魔术, 过应该算上正统魔术师。那个信封中, 是他们所制造的庞大罪孽的一部分。”

      他向言峰璃正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请您看看,再做出决定。”

      开信封的言峰璃正,过片刻,就缓缓流下泪来。

      “这是何等的……何等的……”

      源夕雾默然。

      “是我误会您了。”言峰璃正说道,“忍见到残酷之事继续, 于是宁愿花费令咒将罪魁祸首诛杀,您的觉悟是何等高尚!”

      言峰璃正见到那名少女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神父,承认,这只是一部分原因。”他抬起头,黛紫的眼瞳异常坦『荡』,“那个咒灵险些将杀死,如果是及时召唤出了caster,一定……”

      少女说着,转头看了一眼头戴礼帽的英灵,神情柔。被这样注视着,饶是知道这是计划的一部分,中原中也还是耳尖红了。

      “那种情况下,谁都会救吧!”

      演技算好,他说得有些磕绊,反倒正应了他坦率的『性』格。源夕雾偏了偏头,长发滑下肩膀,虽然没笑,神情看起来却很有几分天真可爱。

      中原中也:“……”

      都说了要戏弄前辈啊!

      “是很记仇的啊,他想杀,自然不坐以待毙。caster只能在圣杯战争的七天内保护我,所以在这七天结束之前,要这件事做一个了断,这即是我的私心。”源夕雾说道,她再次抬头,直视言峰璃正,“现在,神父愿意受理的请托了吗?”

      言峰璃正微微点头。

      “合情合理,并且愿意自己提供奖励令咒,没有理由不同意。”

      源夕雾终于好像松了一口气,显然,刚才的谈判她心里也没底。

      “其实,无意参加圣杯战争。”他静静说道,“本来就是误入者,对万能的许愿机也没有么渴求,却好像被卷入旋涡中心了。”

      他轻轻叹了口气。

      “恕冒昧,夕雾小姐。”一旁的言峰绮礼冷不丁开口,“如果您真的对圣杯没有兴趣,为何交出所有令咒,然后离开冬木呢?”

      “哈?天下有这么好的事?”这次说话的是中原中也。他抱臂,『露』出嘲讽的神情。

      “事情到这一步,就算夕雾选择退出,那些master真的放过她吗?记得圣杯在御主不够的情况下,可是会优先选择失去从的御主吧?”中原中也冷笑,“这次圣杯战争的参与者,可没有几个省油的灯,其中还有几个特别凶残的家伙,估计只要夕雾一失去御主资格,就会对她痛下杀手。”

      他说着,表情越来越美妙。

      “圣杯战争就是这样一种东西吗?”

      “没有么一定要实现的愿望,就算有,也用万能许愿机来实现。留在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夕雾能够顺利从这场残酷的战争中存活。”

      钴蓝眼瞳紧盯言峰璃正,毫不退避。

      “所以,夕雾必须留一道令咒在手中。听好了神父,你也可以直接告诉其他人,这道令咒的用途——”

      “一旦夕雾有么测,最后一道令咒将用来使停留世间。魔力全部耗尽前,绝对……绝对会遗余力的追杀害死夕雾的人!”

      他说得狠厉,言峰璃正默默颔首,看样子他们的战略中,能把源夕雾作为牺牲品。一个发疯的从者让他们的整个计划全盘崩坏。

      狠话也放了,已经被混『乱』了记忆的雨生龙之介也上交了,源夕雾向两位神父道别。神父目送他们的身影随着机车轰鸣消失在夜『色』之中,目光深沉。

      caster这一组,出乎意料的……

      真爱?

      * * *

      “前辈,刚才的话跟太宰先生安排的有些一样,但是效果似乎异乎寻常的好。”

      返回驻地的路上,源夕雾说道。虽然他们目前损失了令咒,但是不缺魔力也需要强制命令的下,这实在没么,那道令咒换来东西更多。

      他们向其他参战传达了自己消极的战斗态度,也提前上好保险,避免目前作为御主的源夕雾被集火。接下来,他们就安静的苟起来,等待其他阵营减员。

      源夕雾现在越来越乐观,他感觉自己在被前辈们带飞。正这么想着,中原中也突然急刹车,源夕雾一头撞到了他背上。

      “鼻子好痛……”他眼含泪花抬起头,“前辈,有突发情况吗?”

      没想到中原中也比他还懵,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个结果一样,连忙回头。

      “撞到你了吗?其实没什么突发情况,只是想更郑重一点……那样子……”

      “那些话,是逢场作戏啊。”

      他把车停下,回头,很严肃地看着源夕雾。

      “是说真的,如果你出了么事的话,绝对……绝对会满世界追杀那个让你出事的家伙,直到杀了他为止。”

      夜『色』中,他淡淡笑了。

      “如果以后我也有幸成为英灵什么的,你也在呼唤帮助的话,也绝对愿意过来帮忙。”

      “嘛,谈论那个未免太久远了,还是先把眼下这场战争结束为好。”

      源夕雾这下感觉眼里已经再单纯是生理『性』的眼泪,他是真的觉眼眶发热,感激中也前辈的心轻轻漂浮起来,但随即,就更深的往下坠去了。

      他一定要离开港口mafia,到那时候,前辈又有多伤心呢?

      源夕雾不敢去想,正当他决定说点什么的时候,耳机里一阵噪音,接着——

      “——扰——了——”太宰治拖长语调,“你们互诉衷肠的时候,能不能顾及一下别人啊?好可怜哦,仅要在小黑屋里出谋划策,还要听你们在这里……”

      由于过度的羞耻,中原中也的帽子已经开始冒烟了。

      “青——花——鱼——”

      “前、前辈!冷静点!摔掉耳麦也到太宰先生的!”

      “这就飙车回去打爆那混蛋!!!”

      顺利打断了他愿意听的对话,太宰治显得很快乐,至于死,那是之后的事情。听着通讯那一头的源夕雾好像确实拉住了,他才悠然开口,说起正事来。

      “既然你们正好在外面,那就顺便去迎接一下吧。”

      咦?迎接谁?

      源夕雾和中原中也都停了下来,见他惊讶,太宰治的声音稍稍提高,十分可思议。

      “你自己的技能,你自己居然不记得了?”

      源夕雾呆了几秒钟,然后,想到了。

      是你吗?!【摇人 ex】?!!

      “就是那个啊,在看到那个技能的第一时间,就用你的名义摇了人。”太宰治双手抱臂,鸢『色』眼睛微微一闭,接着瞬间睁开!

      “然后立刻就摇到了!可思议!”

      源夕雾:“……”

      他一直以为那个技能是闹着玩的!原来真的能摇到吗!

      “然。所以你们现在要去机场接一接摇到的人,路上注意隐蔽,毕竟们现在才刚开始蛰伏。”

      太宰先生很坏心的告诉他究竟是谁被摇来了,源夕雾有些忐忑,等到了机场,在出站口见到那两个人之后,源夕雾顿时就木然了。

      “五条老师……娜娜明先生?”

      源夕雾迟缓地眨着眼,然后他发现对面的五条悟好像定住了。源夕雾猛然想到自己此时的扮,可是来不及了,五条老师动了!他冲过来了!他瞬移了!

      “好——可——爱——”

      源夕雾被直接抱起来转圈圈,转得晕头转向。

      “五、五条老师……”

      “要是二年级那些孩子看到你这个打扮,场昏厥的吧?真希还是你的妈妈粉,熊猫还是你的男妈妈粉……”

      一声霹雳划过中原中也头顶,他听到了么?!

      男妈妈?!!

      那家神社原来不灵的啊!

      “喂,你这家伙……”中原中也皱眉,这个带着黑『色』眼罩的银发男人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光一上来就轻浮的抱起夕雾转圈圈,最重要的是……

      这身高,足有一米九吧?

      “哈哈哈哈哈哈!”太宰治在频道里大笑,这快乐的一幕他用源夕雾摇人的时候就想到了,现在场面比他想得更好笑。

      就在中原中也忍无可忍算上前的时候,走在稍后一些的金发男人向他伸出手。

      “初次见面,是七海建人。”

      中原中也愣了一下,接着也很有礼貌的伸出手。

      “中原中也。”

      讲文明,知荣辱,两人之间顿时产生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背景音是五条悟哈哈大笑带源夕雾转圈的声音。

      “您知道的,们的一生中,总会遇到一些……”七海建人没把话说全,他的嘴角向下一撇,作为指代。

      “……没错!”

      “对于这一类的……生物……”

      “没错!”

      “们只要藐视就可以了,您觉呢?”

      “啊,没错!”

      “过,现在有一个问题。”

      “是啊,有一个问题。”

      五条悟刚刚确认了源夕雾的长发现在是真的,他高兴的表示要源夕雾扎个双马尾,正被严词拒绝。身后突然一阵寒气传来,五条悟慢慢回头,看到一个人影手提菜刀般的武器,另一个人影歪着头眼冒红光。

      “『骚』扰得也够久了吧?”

      “差不多该收手了吧?”

      源夕雾激动得简直要哭了,他想扎双马尾。

      “前辈……娜娜明先生……”

      望着两个慢慢『逼』近的人影,五条悟短暂的沉默了一儿。

      “哎嘿~”

      走也要笑着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