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视频怎么下载不了

      潘震一看这情况不对啊,你们不动手怎么行,继续刺激众人。

      “余皓,你怎么在这呢?女生洗澡在十分钟以后,这个点洗澡,你不安全。”潘震老阴阳属性了。

      “你确定要和我作对?”楚云的眼神逐渐变冷,整个身体蓄势待发。

      “不是和你作对,是你惹到老子了。”潘震被楚云看得有些不自在,冲着楚云大喊道。

      楚云一掌轻飘飘的印在潘震的胸口,潘震顿时倒飞出去,撞到另外一位电编班的同学身上。

      别看楚云这一掌轻飘飘的,所蕴含的力道远远大于之前他攻击大三师哥的那一掌、一拳。

      楚云从小就跟着八卦掌的前辈赵大元老师学习,当时赵大元老师一看到楚云,就觉得十分合眼缘。

      经过测试之后,发现楚云确实适合练武。不是一般人的那种适合,是特别适合的那种。

      楚云从小就天生神力,被赵大元前辈戏称为“今之项羽”。

      楚云回头看向路桥川,“路先生,你要证明一下,是他不依不饶的,我可不想上钟大哥的思想教育课。”

      说完,走到潘震的面前,“给皓哥道歉,然后把维生素片将起来,我放过你。”

      “放过我?你以为你是谁啊?”

      “电编班的同学们,看到没有,他们电摄班的人欺人太甚。”

      “先是故意把给我们班的维生素片扔在地上,然后是诬陷我们。”

      “现在有直接打人,太欺负人了。”

      “兄弟们,干他。”

      刚才楚云的一掌让潘震清楚的认识到他和楚云之间的差距,所以他想挑起电编班和电摄班的矛盾。我一个人干不过你,咱们就一起上。

      虽然说潘震人品不怎么样,但是他对他们班的同学们还是很不错的。不是没有人看出来潘震在故意找事,但是现在两边已经被架起来,只能先打了再说。

      楚云抓着潘震的衣服把他摔在地上,用手捂住他的嘴,一个膝顶压向潘震的肚子,潘震顿时好似被重击,腹部翻江倒海,短时间失去了战斗力。

      双方混战在一起,肖海洋兴奋的冲了上去,憋了这么久,总算是可以动手了。

      看到一马当先的肖海洋,路桥川大喊道:“肖海洋,别打了,咱们人少。”

      没办法,不能楚云和肖海洋他们孤军奋战,路桥川也准备冲上去,被赶来的任逸帆按住肩膀,“知道人少,你还冲的这么快。”

      任逸帆看向刚过来的电摄班新生,“你们不是跟路桥川一个班的吗?”

      “给我打不认识的。”

      “好的,任大哥。”

      众人兴奋地冲上去,男人体内的暴力因子被激发。

      “和平大使卸任了吗?”任逸帆调戏道。

      忽然,一个人从混战中被推出来,撞向任逸帆。

      任逸帆双手捧起他的脸,问道:“你是电摄班的吗?”

      “老子是电编班的!”

      任逸帆灿烂一笑,一拳用力轰在了这个男生的脸上,随后就兴奋的加入了战场。

      随后,路桥川和毕十三居然也加入了战场。不过很可惜,这两位一个战五渣,另一个连战五渣都不如。

      ··········

      “第一天就敢打架,很威风吗?”教官张弛的脸色很难看,刚刚吃午饭前被队长表扬了一次,现在就出现这种事情,很丢人。

      “怎么又有你,是不是没有脸?”张弛看向肖海洋,他之前已经从队长哪里得知肖海洋过去的所作所为。

      “报告!”

      “讲!”

      “是电视编导班的潘震,先骂我不是男人,我们才动手的。”余皓一脸愤怒的看着潘震,想到潘震给自己的侮辱,把事情原委说了出来。

      听到余皓的话,潘震急了,辩解道:“是你们班的楚云先把我们班的维生素片扔在地上的。”

      张弛看向潘震,不满道:“队列之中说话要喊报告,早上说的,你忘了吗?你们能干些什么?”

      “他骂你就活该,你就该骂。你看你头发什么玩意儿,不男不女的。”张弛看向余皓,他对余皓的头发很不满意。

      张弛忽然想到,楚云,这不是自己任命的班长吗?什么情况?

      “楚云,出列!”

      楚云小跑到张弛面前,“报告教官,我没有参与打架的过程。”

      张弛看着楚云整齐的衣裳,而且他的脸上没有任何受伤的迹象,就要相信他了。

      路桥川,肖海洋心道,我靠,这也可以,明明就你下手最狠。果然,高手就是高手,永远都是这么的与众不同。

      看到楚云要逃过一劫,潘震不乐意了,“报告教官,今天参与打架的有楚云。”

      “嗯?”张弛看向楚云,等着他的解释。

      “报告教官,打架,动词,互相争执殴打,出自现代汉语词典。”

      “也被称为斗殴。是指对立双方或多方,在相互矛盾发展到极点时,其行为特点为具有暴力倾向,以对他人产生身体造成伤害为目的的一种主观意识行为。”

      “注意,是互相、双方。我这是单方面的殴打,所以不算打架。”

      张弛都被楚云气笑了,“行,真行,真有你的。你给我等着。”

      “所有人,现在停止午休,给我到操场上跑圈,跑到下午训练为止。”张弛明白,讲道理他讲不过这群大学生,你们就给我乖乖的接受惩罚吧。

      “报告!”被训了半天,肖海洋早就憋不住了。

      “讲!”

      “我们要洗澡,这是我们的权利。”

      张弛被新生们再次激怒,“去洗啊,去和女生一起洗,去吧!”

      “我让的,去吧!”

      “我看你们还能不能要点脸!”

      “谢谢教官!”

      楚云看到前面正在排队的林洛雪,面无表情的端着盆,走到了林洛雪的身后。

      众人都被楚云的行为惊呆了,这是要往死了得罪教官啊。

      路桥川心想,楚先生,白大哥,你对洗澡到底是有多执着啊,你不会是个憨批吧!

      任逸帆眼睛一转,装作和楚云一模一样憨批的样子,走到张弛的面前,“谢谢教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