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吧中合网

      节后一上班,辛安就开始仔细的盘算自己手中的资产。

      股市里的钱大概有一百多万了,但是重仓在握。年前行情又一直不好,离市值最高的时候差了十几万。

      这些都是机构的重仓股,辛安舍不得割肉,想着总要有反弹的时候,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虽然他一直想在杨思卿面前装成一个大人。但遇到这种纠结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还是这个相依为命许多年的女人。

      “杨姨,现在行情不太好,钱全砸在股市里。要是能再给我一年,就能从里面直接捞一套房出来了。我不想割了肉,还要倒贴利息去还房贷,太不划算了吧。”

      杨思卿却斩钉截铁,“辛安,男孩子可以等,女孩子可不一定等的起。你不怕错过莫言蹊这么好的女孩子么?”

      这话似曾相识。情感专家赵杰说过,恋爱谈得太久了,就结不了婚了。想起那晚和何继秀的翻云覆雨,现在的辛安再见到杨思卿时莫名有些心虚。

      “杨姨,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只是想等过段时间,行情好起来了,再考虑买房的事情。”

      杨思卿看辛安还在犹豫,继续给他鼓气,

      “小安,这些年我手上也攒了点钱,你要买房子缺钱,我就先借给你。”

      话一出口,她突然后悔了。她怎么能忘了,这样的说法会伤了辛安这个执拗家伙的自尊。

      果然,这句话让辛安觉得心口一疼,只是他没有像以往那样直接炸毛。

      他紧紧盯着面前女人的双眸,朝前迫近一些,几乎贴上了杨思卿的前胸,

      “杨姨,你是要等我结了婚,再考虑自己的事情么?如果是这样,那我就结。”

      这个荒诞的想法让杨思卿有些猝不及防,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着掩盖住眼神儿中的慌张。

      她还没有意识到,辛安已经不再是一个心思单纯的大男孩,当他的灵魂进入过那一片虚无之地后,他就已经是一个男人了。

      虽然这个小男人可能还不够成熟。但是,他已经开始用一个男人的目光去捕获一个女人的一切。她的身体,她的想法,她的灵魂。

      征服一个女人,不一定要靠欲望。只要让她深藏的内心无处遁形,那她就会像一只被关进铁笼的小兽,在狭小的空间里越来越无助,越来越慌张。

      正如辛安所料,一向高高在上的杨思卿被辛安困在自己的双眸中,她渐渐被那种慌张淹没,尽管她嘴上还倔强的斥责一句,

      “你这小屁孩儿,瞎说些什么呢?”可是漂若浮萍的声音中,却透露着心虚的味道。

      眼前不是那个任性,霸道的小男孩,而是一个带着陌生感的男人了。

      这男人慢慢张开双臂,轻轻合拢,把杨思卿那个柔软的身子抱在了怀里,这个拥抱充斥着温柔,被困在铁笼里的女人根本无法抗拒。

      这样的拥抱之下,辛安高大的身躯,像是一棵大树弯了下来,弥散着男人强悍的味道,带给杨思卿一阵阵眩晕的感觉。

      “杨姨,这些年,为了我,你受委屈了。从今往后,我都听你的。”

      贴着耳廓的声音震得杨思卿脑袋发麻,可是又柔情似水,要不是被紧紧抱着,杨思卿的身子几乎要瘫软下去。

      这是一种没有浸润太多情欲的温暖,杨思卿没有足够的理由和勇气去抗拒这个强壮男人的拥抱,只能任由他轻轻的吻着自己的耳根,吻得她整个后背都冒出了疙瘩。

      “我已经攒够首付了,不用花你的钱。只要你开心,我会尽快娶莫言蹊。你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了。”

      杨思卿没有听清楚耳边这些碎碎念的话语,她全身的感觉都被耳后的那个湿热的偷吻给吸引走了。

      一直到那个家伙的背影再次潇洒的离开,杨思卿始终没能从那种迷幻的感觉中清醒过来。

      女人的脸颊上湿润了,不知道是谁的眼泪留在上面。

      按理说,辛安账户上的数字,对于他这个年龄的年轻人来说,已经算是不错的成绩了。

      当大部人年轻人摆脱了寒窗苦读,离开了厌倦的校园,带着美好的向往奔向纷繁的社会时,才会猛然发现,那个灯红酒绿的世界,是一片深不可测的幽暗丛林,要想生存下去,就要学会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而他们中的大多数,将会成为没有足够能力自保的小兽,被隐藏在黑暗中的贫穷,啃噬掉所有的梦想和激情。

      凤毛麟角的成功者会在高光的舞台上炫耀着成功,但更多的年轻人会渐渐消失在那些灌木和树影之中。

      如果这一百多万不是耗费这么久的时间,如果杨思卿提出小目标的时候辛安就能立刻兑现,那能为了辛安穿上婚纱的,会不会就是这个女人?

      但辛安知道,现在发生的一切,再也无法回头。他对那个女人的向往,已经彻底成了遥不可及的梦。

      梦醒了,他也不应该再有遗憾——莫言蹊给了他杨思卿的清纯,何继秀给了他杨思卿的丰韵。

      同样为钱所困的,还有那个寸头青年赵杰。他也发现了自己账面上的股票市值在不断的缩水。直到此时,他才开始意识到一个问题,

      “陈姐,你说,那些自营的家伙不会放假消息坑我们吧。最近这些操作可全都是在亏钱啊。”

      陈露被肚皮上突然停下的男人逗乐了,哪有一边忙活这事,一边还能分心惦记股票的。

      她抽出一只胳膊,用食指怼了一下赵杰的额头,

      “现在你才开始操这心了?股市波动是正常的。大浪之下哪有不晃的船。你是不知道他们自营的账户上也亏了不少钱吧。等吧,等下波行情来了再说吧。”

      “哦。连他们都能亏钱?”赵杰有些不解。

      “嗯,据说这次是有国外的热钱通过各种运作在砸盘。甚至涉及到大国博弈,这背后就不是该我们操心的事情了。”

      “嗯,嗯!”不管听懂听不懂,赵杰对陈露的话是深信不疑的。而且,这家伙也就是清醒那么一瞬间,旋即又全身心的投入到和陈露的盘肠大战中去了。

      陈露被赵杰折腾的气喘吁吁的,仍不忘怜爱的揪了揪他的耳朵,意乱情迷中莫名的说了一句,

      “唉,或许像你这么简单,做人就会快乐许多。”

      赵杰只顾埋头苦耕,并没有留意到陈露的心思。她看着眼前赵杰的单纯,莫名的想起了那个胸肌发达的大男孩。

      那小子眼睛里藏了太多的东西,就连陈露这样的老江湖也很难看透。还有那个小姑娘莫言蹊,陈露莫名觉得,这两个天造地设,看起来很登对儿的小情人,情路却不会那么顺畅。

      唉,年轻人嘛,希望他们不会败给物质。

      陈露很现实,她经历过太多,要在这个世界上生存,那就必须面对现实。

      千万不要用清心寡欲来宽慰自己的贫穷,贫穷是一只凶残的恶兽,随时都会跳上你的后背,然后一口咬断你的喉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