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片hpapp下载

      易尚延和常思过回到原来城头,从牛伙长手中接过两块炼体士腰牌,还有刀剑各一柄,其它战利品若干,两人平分各拿一份,倒是不用客气。

      城下伙夫杂役挑来大饼、熏肉、肉菜汤,就着对付一顿,把肚子填饱。

      下午,北戎人没有再发起大规模的攻城,只频繁地对东西南北四面城墙,发起十数次小股骚扰攻击,来去如风,让城头士卒们不得安宁,双方又新添了不少的死伤者。

      常思过见日头偏斜,北戎人似乎也没有大规模出动迹象,找易尚延商议,跑一趟勤务楼,把缴获的腰牌和刀剑兑换了,放身上多了也是累赘。

      易尚延笑呵呵地应下,这一天守城捞到的收获,比前面几天加起来都多,他正也需要补充一些丹药做修炼用。

      和老牛打个招呼,又去西头向单立文请示一声,随后两人下蹬城道。

      城内街道清净无比,只偶尔可见形色匆匆的杂役匠人,和用简易架子抬着伤卒的士卒们。

      从下午开始,守城士卒就开始轮流回营房休息,以便能保持精力,与北戎人相持煎熬。

      勤务楼前厅后院比较繁忙,箭矢调运分发,各城段送来的缴获物资清点归类,人员进进出出,有限的人手忙得脚不沾地。

      易尚延带着常思过,熟门熟路,来到三楼的一个宽敞清净房间。

      房间内热气盈盈,中间有一排厚重木柜,把房间分隔成里外两间,外间有七八张座椅,还有茶几炉火茶具等物,易尚延挥手与坐在里间看书卷的一位儒雅黑衫老者打招呼:“于老,又要麻烦您了。”

      老者站起身,看到两人腰间各挂有三件武器,笑道:“收获很不错嘛。”又看向黑大个,道:“这位小哥儿有点面生啊?”

      易尚延含糊介绍道:“常思过,军中后起之秀。”又加一句:“我兄弟,于老以后请照顾一二。”

      常思过拱手行礼:“见过于老。”

      老者抖了抖左袖中空了半截的手臂,笑道:“不能全礼,还请小兄弟谅解。”

      常思过这才发现对方身有残疾,忙道:“于老客气。”他能感觉老者身上有真元波动,但是比之早上见过的方将军,那就差太远了,估计是固本境中后期修为。

      寒暄完毕,老者问道:“你们谁先来?”

      易尚延看了一眼常思过,笑道:“我先来吧。”解下腰间的两柄刀剑放柜台上,再摸出三块腰牌叠放案台,“我东西少,就先抛砖引玉了。”

      “哦。”

      老者捡起柜台上的银色腰牌,在手中抛了抛,笑道:“这还少?北戎巡守前使,一条大鱼,也被你干掉了,一个当俩呢,易哥儿厉害呀!”

      易尚延可不敢贪全功,道:“这块牌子,是我俩的共同功劳,记我俩账上。”示意黑娃把临时腰牌拿出来。

      老者仔细查看了两柄刀剑的品质,验证了三块腰牌的真假,从柜台下翻出一卷册子,铺开到最新页面,再接过黑娃的腰牌瞧了片刻,上面没写具体的军伍信息,把腰牌递回黑娃,拿起一支小毫笔,慢条斯理沾了沾砚台里的墨,问道:“功劳录在四荒城北门监守属下吗?”

      常思过看了一眼笑呵呵的易尚延,道:“嗯,这份功劳录北门监守属下。”

      他算是明白了,易尚延的抛砖引玉是个什么意思。

      老者把两人的名字写上去,详细记录了立功数量、时间、斩杀何人,让两人分别签字按手印,把柜台上的刀剑腰牌分别收了,给易尚延结算两枚青玉币和四十枚白玉币,再拿出五十枚白玉币,推给常思过,把记录在册的功劳战利品结算完毕。

      常思过用锦袋收了白玉币,解下一狭刀一腰刀放柜台上,再从怀里掏出八块青铜腰牌,一一摆开,伸手示意于老可以查看。

      老者脸上稍有惊容,斩获这么多,得存多长时间的功劳不领取?忍不住问道:“常兄弟,你是新近才调来的四荒城?”

      易尚延哈哈大笑:“我这兄弟,北戎人围城之前,还在破贼军看守库房,想不到吧?哈哈,一场大战,脱颖而出,说他是边军中后起之秀,一点也不为过吧。”

      常思过笑着谦逊道:“运气好,侥幸而已。”

      老者摇头跟着笑,“守库房?呵呵……能斩杀八名北戎修者,还协同斩杀有一名北戎巡守前使,这份实力,还这么年轻,常兄弟前途不可限量。将军面前,我得帮你好生美言几句。”

      人老成精,他如何看不出易尚延在极力把黑大个往四荒城拉拢,遂顺水推舟,落一个小小人情。

      常思过见易尚延挤眉弄眼朝他使眼色,忙客气拱手:“多谢,多谢于老提携。”

      “锦上添花而已,小老弟无须客气。”

      老者把武器和腰牌仔细验证之后,提笔看向常思过,这么多功劳,是写破贼军名下,还是挂四荒城头上?

      常思过拨出三块青铜腰牌,道:“这三块挂破贼军前哨左尉库房名下。”又拿出斩杀的使双斧汉子腰牌,“这块记我和易兄共有,功劳录在四荒城北门监守属下,嗯,后面四块都算在北门监守属下。”又抬头歉意一笑:“比较繁杂,麻烦于老了。”

      老者瞥见易尚延脸上压抑不住溢出笑容,知道事情基本上是成了,笑道:“比起你们在前面打生打死,老头子动几下笔墨,哪来的麻烦?你们以后经常来这样麻烦我,老头子欢迎至极,也省却一个人呆在公房,太过清净枯寂。”

      说话间,挥笔在账册上文不加点,把功劳一一录入。

      易尚延笑得有些合不拢嘴:“承于老吉言,我们以后经常过来,沾些功劳喜气。”

      老者录完又对照着核对一遍,把账册调转,让两人分别签字按手印,结算了易尚延二十五枚白玉币,再拿出四枚青玉币和六十五枚白玉币,交付给常思过。

      又闲话片刻,两人告辞离去。

      老者想了想,提笔写一张便笺,卷在一个竹筒里,走去里间,提出一个竹笼,把笼中信鸽捉出来,竹筒套在鸽足,打开朝北的小窗口,寒风扑进来,扬手放飞信鸽,然后关窗悠闲地喝茶看书。

      信鸽低空盘旋飞了一圈,落向城中某栋建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