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色屋色爷爷

      另一边,离开恐龙坐镇的酒楼,高约翰转身就对丧荣道,“去沙田,只这一波还不可靠,咱们再请沙田那位很有创意的行家试试。”

      “不是老板说,我都不敢相信,有道法高人会用行尸运毒,太神奇了。”

      打听的事情越来越多,知道赵学延并不那么容易搞定,只雇佣一波人可不靠谱。

      还好朱滔身为走粉的庄家之一,对行业里的消息也比较灵通些,知道沙田区有个走粉的女庄,竟然是修道界人士,炼尸运毒。

      她可以炼尸运毒,那么……愿意花钱,请对方帮忙杀个人也不难吧?钱不够,那就用粉。

      ………………

      一段时间后。

      沙田某别墅内,看着整个别墅大院铺满了黑泥,寸草不生的样子,高约翰都猛的打了个哆嗦。

      领路的毒枭打手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直到两人进了别墅内,在进入客厅前,打手才伸手示意,要搜身。

      拍拍摸摸,搜过后,他才放了高约翰和丧荣入内。

      等见到了走粉的女庄,高约翰一脸兴奋道,“幸会,幸会,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以前做梦也没想到,走粉界会有阁下这样的高人。”

      “这里是50万刀,我们老板想请阁下帮忙杀一个人,他人在赤柱,可能有些不太好杀。但50万刀,接近四百万港币了。”

      给恐龙才10万刀,后续提升为30万,那是因为恐龙只是一个普通话事人,普通堂主。

      再有才也是普通黑社会里的才华,面前的女人长的不差,但她可是修炼界的同行啊。

      把赵学延的照片放在桌子上,一身和服的西协看了眼,才慢条斯理的摸着怀里的猫,“没问题,钱我不要,事成之后,我要朱老板在泰国帮我引条路。”

      朱滔这个毒枭是直接从泰国进货,到了港岛也算是最顶层的庄家之一,不是什么粉家都能和军阀打好关系的。

      高约翰笑容不变,“只要老板不用坐牢,他一定会帮忙,问题是,老板明天就上庭了。”

      西协摸着猫一脸淡定,“依旧没问题。”

      等高约翰走后,她才看向身材高大的打手,“让艾迪来一趟,他女友陈珠珠刚死不久,本打算走几次粉再废掉……现在看来,去赤柱杀人的话,还是需要一具男尸。”

      艾迪是她手下拆家之一,表面上是在尖沙咀开健身中心的,一副健美先生的肌肉型男。

      西协用起来也算顺手,不过,艾迪只是她棋子之一,该杀的时候她不会有丝毫犹豫,只要有钱,还怕找不到手下??

      高大打手点头后试探道,“那晚上的交易?”

      西协表情一片云淡风轻,“交易继续,在沙田区用陈珠珠尸体走粉交易,和让艾迪去赤柱杀人,并不冲突。”

      有照片,她可以把艾迪化为行尸后,让这个行尸只盯着照片上的人去追杀。

      她炼制的行尸不怕子弹,力大如牛,绝对是个超级杀手,比港岛很多杀手组织里的精英都好使多了,用完就可以丢弃,下次重新找目标就行了。

      西协突然觉得,自己以前的路是不是走窄了?

      兼职当杀手,赚的也不少啊。

      ……………………

      同样的时间里。

      赤柱,依旧是实验室外的大办公室,赵学延看着被狱警阿强带来的张骠,一脸好奇道,“请我去当检方证人指控朱滔?你有什么诚意?”

      警方请他去指控朱滔……这,其实无所谓,打毒枭,就算赵学延和朱滔没过节,有能力实力的情况下,他都不介意顺手做一下。

      身为一个正值的00后,耳濡目染成长下,对走粉者是极度厌恶的,更别提他和朱滔有了过节,现在就看警方有没有诚意了。

      骠叔也超级无语。

      他们警方对于赵学延这个重犯,动不动就可以申请到假期,离开赤柱去祭友,是很有意见的,中区警署没有向惩教署投诉过,抗议过。

      其他兄弟单位没少投诉抗议。

      只从这一点,他就知道赵学延在赤柱,待遇应该和普通囚犯不一样,可是来了后,狱警是赵学延小弟,这货不用工作,还有一间自己的大办公室,有自己的实验室??

      办公室里有各式各样的茶水、咖啡、甚至啤酒、红酒等等。

      这简直像是在外面正常上班的白领,不,老板!

      无语几分钟,张骠才开口,“我们可以向法院求情,缩减你的刑期。”

      “比如,你多次逃狱、袭警、抢枪,前后在你五年基础上又加判了八年,只要我们署长向法院求情,这些加判的,说不定能缩减几个月。”

      赵学延一脸蛋疼,“这么没诚意,别扯淡了。”

      张骠有些为难,“你就算这次是立大功,申请减几个月,已经不少了,不可能说一次减几年。”

      赵学延伸手敲打桌面,持续了十几秒再次开口,“八年加刑全减,做不到就不用谈了。”

      刚让张律师去找当初的劫匪,找到了就能洗清他的嫌疑,靓坤和朱哥都愿意掏钱一起去找劫匪。

      现在若顺手帮警方个忙,洗掉八年加刑,貌似就自由在望了啊。

      他知道,警察坐到了一个警署署长这级别,重新给他安排个新身份都不叫难事。

      警方面对很多大老虎、大boss时,收买对方手下做污点证人,送出去的新身份多了去了。

      但他没要新身份,他本身就是清白的,不是劫匪,正在坐冤狱!

      那干嘛要换新身份?再说论文他都投递出去了,日后在医药界大展拳脚,那篇论文就是基础。

      换个新身份岂不是得推到重来?那会很容易被未来垂涎修美乐利益的医药巨头抓住身份之事,搞事情。

      张骠无言以对,来之前,雷蒙署长也给了他很大权限,但一口气减八年的话,也太扯淡了。

      思考片刻,他揉着额头道,“减刑的事,我会尽量争取,但一次八年基本不可能,除非你抢劫坐牢真是被冤枉的,若是冤狱,不止没了五年刑期的基础,都可以向法院申请赔偿。”

      这个正常,就说未来的大贼王,抢押款车、绑架首富之子那位,他在抢押款车时就被抓,坐牢,但后来盯住法律漏洞打官司,就出去了。

      出去后还向法院索要坐冤狱的赔偿,索赔了不少钱。

      一旦是冤狱,事情就好操作多了。

      “若是冤狱,你后续越狱、袭警什么的,都有了巨大的正义和被同情基础,到时候有高级警司和众多警察帮你求情,加刑的八年全部减去,还是有一定希望的。”

      赵学延乐了,“口说无凭立字为证,来,写吧。事后你若反悔,不出力做事,我有很多招数向你讨公道。”

      张骠也光棍,对方若真是坐冤狱,他一个正常警察,都愿意出力帮他洗清。

      帮坐冤狱的人寻回清白和光明,不是一个正常警察该做的么?他可不是黑警,最多是好赌了一些。

      写完各种保证,他才开口道,“你也要小心,朱滔可能派人来杀你,我们已经安排了特警去保护莎莲娜,你这边?”

      赵学延站起身子,一拍兜就取出了两把枪,“来一个我灭一双。”

      张骠呆若木鸡,你怎么会有枪??还直接拿出两把?

      赵学延很能打,朱滔若安排了杀手来赤柱杀他,估计也会提防这一点,但杀手现身了,最多是小刀或磨尖的牙刷,你却突然掏出双枪??

      让我们荡起双桨~,不行,画面太美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