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秀视频怎么取消关注

      帽儿谷禁地深埋山中,四周都是高耸的崖壁,顶上独有一线天,入内只一条羊肠小道。

      羊肠小道上,正有一前一后的二人行走,一老妪看上去年过花甲,须发皆白,后背略微弯曲,女子二十出头的模样,姿容姣好,身材高挑。

      这时才是清晨时分,白雾还未散去,却隐隐约约间有阳光洒下小道。

      那老妪就说着:

      “如今我们紫衣宗式微,四大宗狼狈为奸,尽使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皆盼着我们哪一天倒下,好分一杯羹。”

      “哼,一群没良心的东西,数十年过去,就全忘了要不是紫衣宗,哪还会有他们的存在。”

      “而若不是那场大战,我们紫衣宗又何至于落到如此下场,老朽当真愧对先祖,紫衣宗无数年的基业就要毁在我手上咯。”

      话说至此,老妪神色悲愤,泫然欲泣间,抬头看向一线天,尤以衣袖拭了拭双眼。

      落后半步的女子听着老妪的无奈,好似硬生生挤出一个笑容,就说:

      “师傅,您又伤感了,凡世中皇朝更迭,江山易主尚且需要百年,师傅放心,有慕儿在,紫衣宗绝不会垮的,慕儿还要带领宗门超过鼎盛时期呢。”

      在后边偷偷摸瞧着老妪佝偻身形,女子只瞅得师傅的背在这一刻好像又弯了几分,脸上满是心疼之色。

      “唉,慕儿你还小,而老朽老已,门中又无人能挑起大任,将这重担压在慕儿身上,也实在是难为你了。”

      正说时,两人已经行到小道尽头的传送阵边上,老妪止住哀愁,正色道:

      “待会为师会为你开启最后一次洗髓池,慕儿你一定要好好把握,抓住时机吸收,等你结成金丹,接下来紫衣宗就靠你了。”

      “师傅放心,慕儿一定竭尽所能,早日成为金丹客。”

      女子拉起老妪的手,面上露出一抹坚毅,既给老妪一份安慰,也给自己一些鼓励,但在不为人知的背后,女子又暗暗里叹了口气,她哪有什么把握。

      两人不再言语,老妪自手中弹出几块灵石,飞快的镶嵌在传送阵上,待微弱光芒闪过,拉着女子就踏入其上。

      只是在传送阵光芒大盛,两人只觉一阵天摇地动时,不经意间,老妪愁容满面,抓紧了女子的手。

      很快,待光芒全部消散去,显露在两人眼前的不再是外边那上窄下宽、昏暗潮湿的一线天,而是一处静谧优美的庭院。

      二人穿过一条长长的廊子,又启动一道传送阵,终是来到另一处庭院的一个小池子旁。

      又与之前那座庭院不同,这庭院里没有假山,花丛、养鱼池之类的摆设,整体色调是难以形容的黑色,即便是来过数次,刚走入其内的女子,心中一颤,还是感到一些紧张之感。

      尤其是小池子靠北位置石壁上,挖出的一个坑洞里,那盘坐的老祖石像,无形之中,更给进来的人添了很大压力,使人下意识间想要去跪拜石像。

      女子跟随老妪朝石像拜了拜,这才如往常一样打量起来。

      这石像乃紫衣宗开山祖师像,据说自紫衣宗开山起就一直存在,只是相传的轶事不足为奇,女子目光又投向小池子。

      小池子不大,呈圆形,约有一丈之地,四周都摆放有一尊古朴的黑色雕像,其皆是面相峥嵘的妖兽之属,一股肃杀之意迎面而来。

      此时,妖兽雕像口中正缓缓流出些许清水,滴落在小池子中,发出清晰可闻的‘滴答’声。

      小池子的水颇为清澈,往下看去,却见不到底,细细闻去,仿佛能闻到一股子血腥味,使人一下精神抖擞。凝聚成一缕缕实质的灵气飘荡在上方,无不显示着小池子的不凡。

      “准备好没有。”老妪面容严肃,由于处在宗门禁地的缘故,小声询问着女子。

      “嗯。”似被老妪所感染,女子轻轻应了一声,反正该说的师傅都与她说过,放手一搏便是,女子目光渐渐坚定。

      “入内吧。”

      女子如是踏入了洗髓池里,水并不是很深,才到她腰的位置,吸了口气,随即女子盘坐在洗髓池正中,只露出头与修长的脖颈来,又闭合双目,收回心神,开始运转修为。

      此时,站在岸上的老妪双手结印,口中念念有词,片刻,摆放在四周的妖兽石像好似活了过来,石头雕刻而成的双眼竟露出奇异的红芒,更是从其身子传出一声声低吼,仿佛不甘心沦落在此,欲要化出身形,腾空而去一般。

      而老妪又怎能让它们如愿,冷哼一声,双手再次掐诀。

      顿时,所有石像沉寂下来,但口中滑落的水滴愈来愈多。

      不多时,就聚成一股股血色细流,快速流入洗髓池中,至此,那一池子水竟剧烈翻滚起来,不过几息功夫,水就化作了一池子腥红色。

      老妪收了术法盘膝坐下,在岸边为女子护法。

      “一定要成功。”

      一瞬间,师徒两人心中不约而同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

      约莫半个时辰后,泡在洗髓池里的女子面色苍白,两道细长的眉毛皱成一团,额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似乎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坐在岸上的老妪见状,只是微微摇头,她已预料到了结果。

      “终究还是要失败么。”

      但老妪也没敢贸然打扰女子,最后一次机会,别人求都求不来,能吸收多少都算徒弟的造化。

      而且一旦打搅,徒弟修为没增加都在一边,万一落得走火入魔,那就得不偿失了。

      同样察觉到自身情况的女子,也只得咬紧牙关,奋力调动全身修为去消化洗髓池水,本就不壮的身子骨在这一刻更是颤抖起来,显然是要撑不住的模样。

      “要再能撑半个时辰就好了。”在岸上的老妪清楚自家徒弟的状态,而池子里的女子也明白自己的情况,两人又不约而合的在心中道出这样一句话。

      可惜,老天并没有眷顾师徒二人,女子在又坚持了一刻功夫后,终于再也承受不住,睁开了双眼,额头上的汗珠如泪滴一般划过脸颊淌入洗髓池中。

      “师傅……慕儿没用……”

      在池中衣裙皆湿的女子面带委屈,她结丹失败了。

      “没事,没事,是为师操之过急了,总会有其他办法的。”

      老妪不再愁容不展,反是露出个宽慰笑容来。

      “先上来吧,池中水凉……”

      看着师傅明显失望的样子,女子自水中站起身来,她想要说些什么,但到了嘴边又没有什么可说,到底还是辜负了师傅她老人家的期望。

      顾不得湿透的衣裳和精进不少的修为,女子站在老妪身旁,默默的陪同着,这一刻,女子看到师傅好似变得苍老了不少。

      “慕儿不争气,若是能再坚持一会就好了……”擦了擦脸上的汗,女子说道。

      “回去吧,回去吧,慕儿你先回去吧,别太沮丧,虽没有结成金丹,但也让你达到了筑基大圆满,是我操之过切了,你先回去好好巩固一下,过不了多久依旧能够结丹的。”

      “洗髓池这次用完就彻底荒废了,老朽想在这多待一会儿。”

      看着变得平静的血色洗髓池水,老妪心乱如麻,思如泉涌,他们紫衣宗该何去何从,难不成真要被四大宗瓜分殆尽?

      “师傅……”女子又唤了一声,搜遍整个脑海却还是没想到一句合适的话。

      师徒二人为同样的事情同样的忧心着。

      “老祖若有灵,保佑我们紫衣宗度过这次劫难吧。”

      心中无声低语,女子注视着那一尊盘坐的沧桑石像,希冀着能有人来救一救他们紫衣宗。

      很久,石像纹丝不动,女子看着,好像是石像抛弃了世间。

      女子微微叹息,她到底还是不知道如何安慰老妪,还有一些宗门事务等着她去处理,师傅一个人待会会好点吧,于是女子打算转身离去。

      可就在这时,令女子没想到的是,一点征兆也没有,靠着石壁的那尊老祖石像‘轰’的倒落了下来,砸入洗髓池中,掀起的巨大水花打在一高一矮的两人身上。

      而在石像掉入洗髓池的那一刻,因女子上岸后重归平静的洗髓池再度沸腾一般,又剧烈翻滚起来,更是有一个一个的气泡不断从池底鼓出,一缕缕化作实质的灵气争先恐后挤入水中。

      “师傅,这是怎么回事……”

      “老祖倒了!”

      师徒两人看着眼前一幕,目瞪口呆,不知发生了何事。

      “这……这……”老妪连说两个字后,也还没从不知所措中缓过来,但抱着谨慎的处事态度,使她赶忙拉着女子后退几步,又将其护在身后。

      不多时,在两人的注视下,洗髓池停止沸腾化作了一池子清水,若隐若现的白气氤氲间,好似有一物从池底的正中缓缓浮起,师徒二人面面相觑,皆看到了对方脸上的不可思议。

      浮出水面的竟是一具尸体,一具女尸!

      “老,老祖……”老妪颤巍巍从嘴中挤出一句话来,这未免太过匪夷所思。

      一旁的女子也在原地怔住,仔细想着刚刚那一幕:老祖石像落入洗髓池中,变成了一具尸体……不对,还不知是不是尸体……

      “是老祖听见我的话了么……”女子暗暗想着。

      再看那浮起的女尸,十七八岁的容貌,身着一袭紫裙,浸在水中的长发微微凌乱,双手置于腹前,眼眸微闭,睫毛安静的覆在闭合的眼线上,脸上挂着几分天生的温润,谈不得绝色,但也颇为清丽秀雅,白润的肌肤透出少许红晕,双脚赤着,身段纤瘦而略显修长,虽是从水底浮出,紫色长裙却半点没被打湿,此时犹如因虚弱而不得已沉睡一般。

      “还有呼吸!”女子一惊,忙收回了探出去的神识,刚刚恢复的红润面色又变的微白,实在太吓人了吧,石像还有呼吸……

      “老祖活了!”

      先前在石像倒下的那一刻,老妪虽然较以前慢了点,但还是用神识锁定在了它身上,只是那时沉浸于忧愁,没来得及阻挡,她眼睁睁的看着石像倒下。

      而且池中似乎被什么东西遮挡,神识如同没放出去一般,什么也没看到,老妪也不敢轻举妄动,仅靠肉眼观察这其中变化,而这一看,就看傻了眼。

      此时见池中没了动静,早就散出的神识也终是看清了池中之物。

      老妪面色变化不停,心中闪过无数个念头,细细斟酌着这里面有无危险。

      “我先过去看看。”

      “一有危险,就赶紧走。”

      打定主意,老妪神情凝重,对后面的女子说道。

      双脚离了地半尺,腾空而行,老妪飘在女尸上方,见女尸身上有着微弱的气息,联系起宗内秘闻、记载,心中颇为不解,这的确是他们紫衣宗开山祖师的模样。

      弯身沉思的老妪忽地抬起头来,眼中狐疑不定,警惕的将神识全部散开,又以肉眼再三扫了遍四周,并没发现什么非同寻常之处。

      随即又想到这里是宗门禁地,哪里会有人进的来后,老妪便不做多想了。

      然后对岸上观望的女子招招手,示意她过来帮把手。

      考虑到居高临下面对老祖有些不妥,老妪不再腾空,慢慢的将身子沉入水中,没溅起一点水花,唯恐惊醒了熟睡的老祖。

      刚飞到旁边的女子见此,身子也徐徐落了下去,屏住呼吸,细细打量着身前浮起的少女。

      那少女模样的老祖此时此刻气息微弱的,如同只剩一口气没咽下去。

      女子眼珠一转,心中好奇不已,轻轻的将右手食指戳在了老祖脸上,霎时她感觉到一片常人所有的柔软,指尖更是停留着刚刚触碰到的肌肤余热。

      女子就说道:“真的是老祖诶,老祖显灵了!”

      说罢,女子眼中露出一抹光彩,拉着老妪的手不停摇晃,老妪一个恍惚间见到女子雀跃的像个孩子,又想到她似乎很久都没这么开心过了……

      “不可对老祖不敬。”老妪严厉的交代道,拍了拍女子的手背。

      这要真是老祖,万一醒过来,见他们这样,那该如何是好。

      “慕儿就是好奇嘛,老祖她老人家也不会在意的吧。”女子眨了眨眼,也想到自己的动作有些冒犯,便不再打闹,安静的与师傅守护着水中少女。

      “老祖显灵,老祖显灵……这下紫衣宗有救了……”老妪喃喃,脸上又哭又笑,如之前不平静的洗髓池一般。

      “老祖还挺好看的。”而一旁的女子心思急转,抚摸着下巴。

      虽未见过老祖本人,但女子联想到祖师堂里摆在正中位置的开山祖师画像,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愤愤不平,哪个画师画的?老祖明明这么好看……

      似猜到些什么,老妪侧头看着石像崩坏的地方,心中疑惑不解,想要一探究竟,难道老祖坐化后,被人铸进了石像?可这洗髓池中并无石块,难不成老祖就是石像?不对,按宗谱上所记,老祖乃是建立紫衣宗后没多久就外出游历了,再没有回过宗门,又怎会在这坐化……

      理不清,思绪还乱,老妪苦笑着说道:

      “不管怎样,先把老祖带回去吧。”

      师徒二人也没敢唤醒虚弱的少女,而事实上虚弱的少女在这时怎么也醒不过来。

      小心翼翼将少女搬上岸,老妪又随手取出一张藤椅,轻手轻脚的把她抬到上面,一时之间,在紫衣宗身地位最为显赫的两人竟做起了奴役的功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