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封面女郎

      “穿越了?”

      这是一座不知被废弃多久的城市,坍塌的砖石早已风化成砂砾,曾经的摩天大厦如今成了郁郁葱葱的树塔,道路上野草疯长到齐腰深,绿色苔藓填满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入眼所见的盎然绿意诉说着这个城市的原始和荒凉。

      看着眼前的这副景象,金泽懵逼了。

      他很确定自己是地球人,是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而现在不确定的是:这里,到底是不是地球!

      二十多年的阅历,金泽从未听说过地球上有这样的一座废弃城市?

      “难不成是他娘的切尔诺贝利?”

      金泽心里嘀咕,但很快他就打消了这个想法,因为他看到了一头鹿。

      嗯,严格来说,金泽也不确定那东西不是鹿。

      它足有两米多高,头上的角像是在镰刀上绑了个匕首,狰狞异常,四肢细长,脚掌如同鸭蹼,一身淡黄色的条纹。

      金泽看到它时,他正在啃食墙壁上的青苔。

      看着剃刀般的牙齿一口把墙壁刮下一层,金泽就不寒而栗。

      尼玛,这是食草动物?

      金泽试着扣了扣身边的墙壁,感觉就跟扣陷在泥地中的石头一般。

      手指头有点疼……

      金泽给它取名叫做“角鹿”,他敢打包票,地球上绝对没有这样的生物。

      “真的穿越了啊?”

      可能是穿越了时间,像是‘人类灭绝五百年什么的,’金泽看过这样的电影。

      也可能是穿越了空间:这里根本不是地球,M78星云或者赛博坦星球什么的,印象中这些星球的人都比较‘作’,作死自己搞个废弃城市对他们来说应该很轻松……

      不管怎样,唯一确定的一件事,就是:自己穿越了。

      目前的当务之急则是想办法生存下去。

      金泽所在的房子是栋十几层的大楼,因为太久时间的荒废,坍塌风化的只剩下了七层,金泽决定把这个地方当做自己的根据地。

      从长满青苔的电梯井爬回地下室,这是他醒过来的地方。

      没有阳光,没有照明,地下室黑咕隆咚一片,金泽折腾了半天,从里面拉出来两个板凳,一张桌子。

      这是里面的所有家具了,还有更大件的东西,乌漆嘛黑的金泽看不清也拉不动,只能罢手。

      三样家具都是铝合金的,擦去上面的锈迹之后勉强能看过去,金泽把东西搬到了六楼的一个房间。

      说是房间,感觉更像是个树洞,房间到处都是绿油油的一片,墙壁长满青苔,桌椅柜子朽化成了菌菇孢子的繁殖基地,金泽忍着浓重的霉湿味道把房间清理了一遍,然后腾腾腾跑下楼,

      楼下林木遍地,金泽找了几颗小树上去就是一脚踹倒,拿树枝绑在一起拖着‘腾腾腾’又跑回房间。

      第一天的时间,金泽用树枝和树叶把自己的小窝搭了起来,渡过了第一个夜晚。

      第二天,金泽在附近找到了水源和几棵结有橘红色果实的树,饥肠辘辘的胃终于得到了填充。

      吃饱喝足,稍微眯了一会,金泽又打起了‘角鹿’的注意,只吃果子满足不了金泽的脂肪需求,角鹿是个不错的食物来源。

      虽然这货看起来狰狞高大,但毕竟是吃素的,以金泽二十多年的经验之谈,凡是吃素的,都不怎么聪明。

      金泽需要一个陷阱!

      这是一件麻烦事,挖陷阱需要工具,这座城市不知道废弃了多少年,就算哪个角落有铁锹锄头,估计也锈的不成样了,而徒手挖陷阱……别搞笑了,地面都是砖石腐蚀后的泥灰,硬的邦邦响,手累断都刨不出个坑来。

      接下来的几天,金泽主要目标放在搜寻物资上,为了找到一个趁手的挖掘工具,周围的房子,路边的废弃车辆,能翻找的地方金泽都翻找了一圈,剩下的时间,他一直在试验传统科学——钻木取火。

      金泽现在迫切需要吃点熟的东西,哪怕是热水都行,一连吃了几天的果子,就算那果子味道再好也不行啊,他现在一天能跑八趟厕所,拉屎都是稀得,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拉完屎之后的清理工作……哎,一说这个屁股火辣辣的疼!

      相比寻找物资来说,钻木取火的进展更小。

      楼顶。

      前两天金泽发现了楼顶坍塌的缝隙,经过两天的努力,缝隙被他扩大成了狗洞,连续几天的进展不顺,金泽决定来楼顶透透风缓解下情绪。

      天空阴沉沉的,算算时间,来到这里已经六天了,这六天里,金泽从来没有看到过太阳、月亮,抬起头永远都是铅灰色的云层,空气中永远带着股潮湿的味道。

      这种鬼天气,把木头钻烂怕是都取不到火。

      金泽有点自闭了,没有火,也找不到挖掘陷阱的工具,靠着吃果子,金泽不知道能坚持几天。

      他现在不光是身体上的虚弱,一个人孤独的生活了六天,精神也很疲惫。

      躺在潮湿的苔藓上,金泽呆呆的看着天空云层翻卷,怀念起自己以前的生活。

      如果物资条件足够的话,这座废弃的城市倒是个好地方。

      在楼顶建个游泳池,热水蒸腾,吃饱喝足之后摆上一个浮垫躺在上面,看云层舒卷,绿荫如画……

      想着想着,金泽直接睡了过去,大概一个小时左右,一声吼叫把他惊醒。

      “吼~~!”

      这个声音低沉威严,带着浓重的喉腔颤音。

      “老虎?狮子?”

      金泽吓了一跳,不敢在室外多待,匆忙回到房间。

      城市的另一角,一行装束怪异的人正谨慎的往城内前进。

      就在金泽匆忙退回房间的时间,他们也听到了那声咆哮,五人中的肌肉壮汉听到声音神色明显变得紧张起来。

      “艾琳,监测器有反应吗?”

      叫艾琳的女人二十多岁,身体纤长,一身皮甲看起来柔韧又有爆发力,她手中拿着一个镶嵌有刻度的圆盘,看了一眼沉声道:“没有反应,应该不是魔法种,只是个比较强大的变异种而已。”

      “也可能是狂暴种!”一个明显是领队者的中年男人沉声道,男人三十多岁,一脸沉稳坚韧,腰间挎着十字大剑,背上背着一个巨大的盾牌,闪耀着钢铁的色泽。

      “不会吧?”肌肉壮汉脸色有点难看。

      他们五人是来自黑石镇的拾荒者,大灾变之后,野兽经过了疯狂的进化,分为变异种、狂暴种、魔法种。

      变异种还好说,只是力量速度有所增长,以他们的能力,除了高阶变异种之外并不难对付,狂暴种是从变异种进化来的,他们的气血强度已经达到了生物的极限,能轻松狂暴而没有任何负面状态,这种属于生物类的天花板,一个狂暴兽吊打他们一队没有任何问题。

      至于魔法种,这种东西已经超脱了生物的范畴,一旦出现,普通的安全区都抵挡不住,杀他们几个拾荒者简直如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这次任务,队长专门从守备团那里拿来一个探测器就是怕遭遇到魔法种。

      “按理说我们这里是不可能存在魔法种的,但是X12区域是大灾变时最早陷落的城市之一,为了清扫这个区域的畸变种,连江南基地市都元气大伤,别说魔法种,就算这里面有残留的畸变种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皮衣女人语气平淡,听的几人脸色一阵变幻。

      领队的中年人摆了摆手:“行了艾琳,你别吓唬他们。”

      “这里要有畸变种的话,这么多年下来早把整个城都血祭了,不可能有生物存在的。”

      五人商量了一阵,绕开刚才吼叫声传来的区域,继续朝城市内部进发。

      一个岔路口,五人在一面被啃噬的墙壁前停下。

      肌肉男上前检查了下被啃噬的痕迹。

      “是角豚兽留下的痕迹,应该离这里不远。”

      “走,跟上!一头角豚兽的肉在镇上起码值五百星币,要是能捕捉三头以上,这次任务做不做都无所谓了。”

      五人追踪角豚兽留下的痕迹迅速往前推进,路过一个十字路口,那个叫艾琳的女孩突然停下。

      “不对,这里怎么有人类活动的痕迹?”

      几人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道路边有一个被打开车厢的废弃车辆,车子旁边的泥藓上是一排清晰的脚印。

      “是人的痕迹。”

      “应该是流浪者误入了这里。”

      “看痕迹就是最近留下的,走,我们先去看看。”

      一行人迅速变换目标,跟着脚印痕迹急速朝金泽居住的房子靠近。

      另一边,呆在房间里的金泽并不知道有人靠近,他正在考虑以后的事情。

      这座废弃城市居然有大型食肉动物,这是金泽没有想到的,这样一来,他的安全就没法保证了。

      指望那根锈迹斑斑的撬杠还是指望他用半天时间搭成的木门?

      “难不成要离开这里?”金泽心里想道。

      但是离开这里又去哪里呢?

      以这里的荒凉程度,就算这个世界还有人类,他们的聚集点也不会在这附近,离开这里之后不说吃喝无法保证,没有了房子的遮挡庇护,在荒野之中他怕是一夜都熬不过去,直接就成了野兽的腹中餐。

      但是万一找到其他人类的聚集地呢?

      金泽思绪左右摇摆,正在艰难抉择,突然听到房间外面有动静。

      “不会是什么野兽过来了吧?”

      金泽心中一紧,刚站起身,粗糙的木门被人从外一脚踹飞,散乱的树枝直接糊在他的脸上,还没反应过来,一个肌肉大汉就冲了进来,一手抓肩一手按背死死地把他抵在地上,剩下的四人鱼贯而入。

      “检查过了,房间就他一个人!”

      “奇怪,他的生命力……好弱!”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连着几声问话,趴在地上的金泽满脸泪水,不是痛的,是喜极而泣。

      “他奶奶的,老子终于碰到活人了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