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仙侠修真>

      周念卿清泠眸中闪过一丝慌乱。

      这是真打算逼她与她老公同房节奏啊!

      缓缓吐出一口香兰,周念卿压下慌乱如麻的心情,装着兴高采烈道“那太好了,正好明天早上我带你们去买两件衣服”

      与老周说完话,周念卿转头看向赵三两,轻唤道“老公”

      “干嘛?”

      赵三两身体陡然一颤,浑身汗毛直竖,毛骨悚然望着居然用温柔腔调与他说话的老婆,浮夸的表情,劣质的姿态语言,就这演技,放在电视机里面最多给她活一集。

      “我爸喜欢喝白酒,你下去买两瓶上来,晚上陪他喝”

      周念卿柔声道。

      大概她也没想到有一天会用这种语气和她老公说话。

      但为了让父母放心,作为子女必要时做出一点小小牺牲也是在所难免的,只是她老公瞠目结舌的表情告诉她,她太假的。

      “又是我”

      赵三两下意识指了指自己。

      他就郁闷了,这一家怎么尽折腾他这个边缘人。

      被扇是脸疼,掏钱买酒是心疼。

      “快去”

      知道自己装的有点过了,周念卿连忙调整状态,恢复平时里的盛气凌人,指着门口直接道“买好点”

      赵三两心里颇有点生气。

      但转念一想,今天他帮他老婆度过难关,下次请他老婆帮他度过三炮和三婶审问,属于还人情,想必他老婆也不会推辞。

      夫妻联手,所向披靡。

      直接蒙骗了四位老人,以后日子过的肯定轻松一点。

      “赵三两性格真不错,都知道听我家念卿的”

      等赵三两默默下楼买酒,徐兰忍不住夸奖道“前几天被他爸一说,我心里还忐忑不安,现在一看,沉稳,懂事,关键还敬长辈,三个巴掌下去依旧面不改色”

      “他这叫城府深”

      周念卿捂着脸,心里复议道“指不定心里怎么骂我爸呢”

      “确实挺好”

      老周也不由跟着点头。

      只是他直接掠过赵三两性格,专注力全放在第三代孙子上,道“个子高,长相英俊,而我家念卿个子也有一米七几,两人生个孙子出来,那长相还不知道漂亮成什么样,以后倒追他的姑娘还不知道有多少?”

      大概陷入对美好事物遐想中,老周捏了一根烟吞云吐雾着。

      沉静了片刻,忽然问道“念卿,你这房子学区房有幼儿园吧?教学质量,师资队伍怎么样?”

      周念卿被他爸问的有点懵神。

      最后尴尬点点头,道“謩謩读的就不错”

      “那就好,省了重新买房装修功夫,有了孙子,我喝酒才能不醉,干活才能不累”

      吸了一口烟,老周感叹道“孙子好,对了,我前两天想了几个好名字,待会你们夫妻参详一下,如果觉得合适就定下来,不合适的话,我过几天到镇上花钱请人取”

      周念卿脸颊狠狠抽搐几下。

      对她爸委实没办法,随即听到她妈居然也跟着一唱一和,捏了捏謩謩的脸蛋,笑着问道“謩謩,你喜欢妹妹还是弟弟?”

      “弟弟”

      謩謩一句话抖的老两口眼角都笑出皱子了,抱着謩謩又亲又疼。

      周念卿隐隐感觉到她的人生轨迹,大概从相亲那天开始,渐渐偏离了原来的轨道,朝着她从未想过的方向前进。

      她不想前进,但爸妈在后面硬生生推着她走。

      原本只有两个人,现在好了,连唯一的女儿也成了帮凶。

      起身走进她老公睡的次卧,打算将被子抱到她房间,随即发现床头柜上摆着好几本书,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村上春树《1Q84》,东野圭吾《解忧杂货店》《坦白书》,这些书她只看过《霍乱时期的爱情》,书中讲述初恋时懵懂无知的美好,年老历经人生沧桑后的从容不迫,以及婚姻生活中那些细致入微,局外人难以体察和理解的小摩擦。

      坐在她老公床边,周念卿抽出《坦白书》在夕阳坠空的时静静翻阅起来

      她不知道为什么翻这本书,大概因为书名吧!?

      对自己坦白,对别人坦白。

      一种感悟,一种原谅。

      “站在光里,背后就会有阴影,这深夜里一片寂静,是因为你还没有听见声音,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是一个天平,两端同时映射着截然相反的自己,摇摇欲坠地维持着平衡,于是为了不被自卑压倒,我们假装张扬,为了不被软弱支配,我们假装坚强,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是最精湛的伪装者,唯有这样,我们才能保护好内心那个敏感脆弱的自己”

      当她看到这段句子做了标注,不由笑了起来,喃喃道“拿两千八的工资,看这些忧伤书籍,这是打算走忧郁路线啊!”

      抱起床上被子。

      腋下夹着《告白书》回到主卧室。

      她倒要看看她老公忧伤到何种程度,需不要请心理医生疏导一下?

      走出房间,周念卿就见到他爸以一种怪异神色打量着她老公,随即周念卿就明白她爸脸色为何怪异,她老公手里酒倒是不少,塑料袋里装着五六瓶,但瓶子不大,最多两三两一瓶,牌子很响叫二锅头。

      “你就买这种酒啊?”

      周念卿拼命忍着笑,故作不高兴,道“你明摆是膈应我爸,不想他下次再来”

      “酒烟都一样,酒有酒精就行,烟能冒就好”

      赵三两将酒放在桌子上,看向老周,道“周叔,是不是这个理?”

      “理确实是这个理,不过我就好奇你这酒从哪买的,都停产好几年了”

      老周脸色有点不好看,但依旧挂着笑容。

      “我开车到黄马路上一家小超市买的”

      “跑二十里外买酒,真是辛苦你了”

      就在这么一瞬间,赵三两在老周心里好印象,彻底崩塌。

      花十几块钱油费,宁愿掘地三尺去买三块钱一瓶的酒回来,也不愿买稍微好一点酒孝敬他。

      这贤婿真是万里挑一的人才啊!

      他当时是怎么看上来着呢?

      老战友,你这是将了我一军。

      这倒不是赵三两抠门,而是他确实没钱,花呗金额封顶,微粒贷到额,除了身上器官外,已经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买酒的钱。

      还是他在车里一毛五角慢慢拼凑起来的。

      人穷到一定程度,就不会要脸,赵三两舔着脸笑道“不辛苦,您老好不容易来一次,都是我应该做的”

      老周顿感刚才扇少了。

      应该直接打断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