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番茄摄影工作室怎么样

      金允堂把车在海江大桥下停稳,夜色中江风送来一阵阵扑面的凉爽。

      他打开后备箱取出一打啤酒走到了岸边的护栏,我趴在护栏上盯着远处黑漆漆的水面。

      金允堂先是拉开一罐啤酒递给我,自己又拉开一罐拿在手里。

      “我们小时候,最喜欢坐在这里看着远处”他喝了一口酒然后抬头看着头上的海江大桥说。

      “你有什么急事啊?”我把啤酒咽下问金允堂。

      “上星期我不是和你说在和江州的一家影视公司谈合作投资电影吗,现在已经谈好了”金允堂有些兴奋的说。

      “投了什么电影啊?”我有些好奇的问。

      “唐刚啊,他最近这几年电影都很卖座,上一部电影光国内票房30亿,还没有算海外发行的收入!”金允堂神情雀跃的看着我。

      “那还能轮到你投资啊”我反问道。

      “这是一部关于打击贩毒的电影,剧组在靠近金三角的边境城市拍摄,为了追求品质保障,结果超出了预算,剧组马上就要停了,我是捡漏补空位”金允堂笑着说。

      “在金三角拍?”我吃惊的看着金允堂。

      “你不懂,那是取景,真正还是在咱们国内搭建场景拍摄”金允堂自顾自的喝了一口啤酒。

      “我的影视娱乐公司也批下来了马上就可以运作,明天会和制作方赶去现场,本来想等你从欧洲回来和你分享喜悦,结果今天回家见到小虹,她说你已经回来了,我就直接过来找你了!”金允堂又拉开一罐啤酒仰头喝了一口才说。

      “那你要注意安全”我叮嘱着说。

      “宇坤不是一直在东南亚吗?我主要是想顺便去泰国芭提雅看看他,已经有快两年没有见到宇坤了”金允堂笑着说。

      “你可千万不要再赌了,宇坤就是一个赌徒”我有些担心起来。

      “我早就戒了,你还不信我啊”金允堂把啤酒罐向外抛出。

      “我不是不信你,宇坤的嗜赌大家都是知道的”我说。

      “你放心吧,我只是在那边玩几天而已,我的影视公司还有几个项目要谈,还真的没有时间去赌!”金允堂郑重地说。

      “女主谁啊?”我有些八卦的问。

      “保密”金允堂满脸神秘的笑着说。

      “我对你们娱乐圈八卦新闻不感兴趣”我有些悻悻的说,然后又拉开一罐啤酒。

      金允堂哈哈哈的笑了:“我正想问你,你怎么跟小白?”

      “真没有什么,就是普通的一顿饭”我解释道。

      “那我小妹呢?她可是真心喜欢你”金允堂奇怪的问。

      “我真把她当亲妹妹啊,你可别乱想!”我连忙否认。

      “那是你们之间的事情,我无权也不想过问!”金允堂扭头不再看我。

      “倒是你,天天在花丛里要自己悠着点啊”我说。

      “真怀念我们小时候啊,我们三个就坐在这里看着远方,幻想着自己的将来什么样子!”金允堂忽然间大发感慨。

      江面上一艘运砂船从海江大桥下缓缓驶过,船上的微弱灯光下人影绰绰,一切看上去是那么的平静。

      直到运砂船驶出大桥很远,金允堂才把视线收回。

      “我其实从小就只想做一个普通人过普通生活,父母都在身边就像很多正常家庭那样!”我喝了一口啤酒,然后把空罐在手里用力捏扁。

      “我倒也是想啊,我顶着天海公子的头衔并不舒服!”金允堂依然感慨着说。

      “也主要是你喜欢往娱乐圈扎堆,不是网红就是女明星那些破事一箩筐一箩筐的!”我笑着说。

      “其实我心里一直有个国际巨星的梦想,可惜啊!”金允堂也笑了起来。

      “你去拍电影做演员,那还不全扑街啊!”我打着哈哈。

      “所以我有自知之明,就想着做幕后算了”他忽然正儿八经的说。

      我笑了笑,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太了解金允堂了。

      “要不你离开天海,入股我的新公司吧?”他看着我。

      “算了吧,我对娱乐圈真的不感兴趣”我连忙拒绝。

      漆黑的夜空,空旷的桥下,我和金允堂两个人站在岸边的护栏,看着远处的江面不再说话。

      海江大堤上面的灯光远远的照射过来,我们的影子投进了无底洞一样漆黑的江面。

      第二天吃过午饭,我刚刚回到办公室坐好,李云亮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

      “东哥,新人已经全部的到齐了,你要不要和他们安排一下工作!”李云亮把文件放在我桌子上。

      “你们想怎么安排就尽管安排吧,尽量把我们公司的安保工作交代清楚,千万不要出错!”我叮嘱李云亮。

      “我和高更去办,另外有10个人调去了老板的御景家里”李云亮又说。

      “御景也加了人?”我把文件打开逐一签字。

      “这是老板昨天晚上回御景时候在车上吩咐的事情”他一边把文件收在手里一边说。

      难道是因为在塞尔维亚的事情让金董担心烛影会的人会到江州来,所以才加了这么多人?我暗自想着,但又觉的应该不是这么回事,想到这我摇了摇头。

      “东哥,是不是老板对我们的工作不满意啊?”他又问。

      “绝对不是,你们都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其它的事情就不要妄作猜测!”我责怪李云亮。

      我知道一下子来了这么多新人,他们几个心里肯定是要打鼓的,毕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刘萍在门口敲了敲门,我点头示意招呼她进来。

      “东哥,那我先出去了”李云亮拿着文件袋说。

      “这次是什么事情?”我离开办公桌。

      “你不是上午过去去找我了吗?我刚好不在!”刘萍笑着说。

      我这才想起来上午我确实找过她,前台的小美女说她去外面不在公司,我轻轻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是不是我应该问你才对啊?”她笑眯眯的说。

      “你先坐,我是有事情找你!”我忙走回办公桌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我自己画的素描。

      这是上午根据自己的回忆对凌峰做了一个素描,虽然不像但是我觉的印象中差不多他也就长这个样子。

      “什么意思?”刘萍接过素描看了一眼,不明白的问我。

      “我想找你暗中查一下这个人的底细和身份”我坐到刘萍对面压低了声音对她说。

      “哦,这个人是我们公司的员工?”刘萍看着我神神秘秘的更加满脸不解。

      “这个人是在北非公司那边的,你能帮我和北非人事部那边了解一下吗?”我指了指素描。

      “可以啊,但这个人有什么问题吗?”她又问。

      “他说自己叫凌峰,我想知道他更多的情况!”我低声说。

      “这个人不会是在北非公司犯了什么错吧?”刘萍皱着眉猜测的问。

      看来我找刘萍想私下里调查凌峰,刘萍以为凌峰是有什么对集团不利。

      “不是,我就是纯粹是个人原因”我连忙解释。

      “那行,我回去和北非人事部的戴娜联系,有什么情况我会和你说的!”她笑了笑。

      “这件事只有你和我知道,千万别让别人知道!”我又压低声音叮嘱刘萍。

      “你是单身太久了落下什么精神方面的病根了吧,怎么整天有些神神叨叨的啊?”刘萍站起身就要往外走,手里把素描折起放在衣服兜里。

      我一把拉住她胳膊:“不要告诉别人,认真的”。

      “知道了知道了,以前在学校里就发现你很神神叨叨的”刘萍笑着走出了我的办公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