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色板的

      做为院长,要全院一碗水端平,而做为一名科长,首先要照顾好自己科室人的利益,这也是人之常情嘛,否则以后谁听你的话?谁服你?

      一个不为职工谋好处的领导绝对不会是一个好领导。

      院长书记知道要在职工中竖立威信,光有罚不够,还得有奖,所以拿出一大笔钱来去搞了那么多年货。

      陈夏同样知道,想成为一个“好科长”,适当让职工沾沾便宜也是一本万利的事情。

      至于提前让总务科和传染科先分年货,随意挑选。别的科室职工有没有意见?那又怎样?科长的格局只能这么大了,再大等做院长了再说吧。

      还是张丽第一个发现陈夏进来:“瞧瞧谁来了,我们的大科长回来了。”

      马上一群人马上就围了上来,叽叽喳喳表扬他这次年货买得好,份量足,希望他明年能继续当科长,发更多福利。

      老医生还好,小医生们现在对陈夏真是羡慕嫉妒恨啊,自己还在病房辛辛苦苦熬资历,人家屁事没有就已经是副科长了。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呐。

      在单位里,一步领先往往意味着步步领先。

      陈夏一副搞笑的样子,“明年想发什么早点跟我说呀,我们自己人,绝对给你们优先选择权。”

      哈哈哈。

      到了主任办公室里,老任扔给他一张学历证书,

      “拿着,这是职工中专文凭,国家正式认可的,以后你也是有文凭的人了。”

      卫生系统在七八十年代人才匮乏,很多都是“师承”,师傅带徒弟的方式学习医学知识;也有很多是职工子女顶职,根本没有一点医学常识。

      有些地区还有很多后门货,为了一个城市户口都塞进了医院里,怎么样让这部分人能掌握医学基础,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是很头痛的事情。

      而且这部分人绝对不在少数。如1970年到1980年,全国新增的134万卫生技术人员中,大约80万没受过正规专业训练。

      不知道年纪稍大的读者听了会不会吓得一哆嗦,有可能他们小时候看病的医生,别说执业医师证,估计连医学中专文凭都没有。

      这在几十年之后,妥妥的非法行医,一告一个准。可在这个时代司空见怪,当然基层医院更常见呢,谁叫医学生很难招到呢。

      所以在医院内部,主要是一些大医院里,都有自己的培训学校,有些是以“职高”的模式,有些则是以“职工中专”的模式,有脱产的,也有不脱产的。

      反正八十年代“百废待兴”,有些紊乱也是正常,毕竟不是全国联网,随便可以查询的。

      这就给很多人有了可趁之机,比如陈夏,他已经有了一定的医学理论知识,并且临床实践也不差,所以四院破格提前给了他这个副科长发了“结业文凭”。

      陈夏看着证书问道:“师父,你们这是作弊呀,我怎么会是1979年开始培训了2年?”

      “滚,这还不是给你占了便宜,把你的一年半高中算进去了,要不要?不要还给我。”

      陈夏傻了才不要这证,作弊就作弊吧,反正职工中专也不是什么好文凭,他可是连硕士学位证都拿过的人。

      “对了师父,有这证能干嘛?”

      “如果你想走临床路线,一张医师证书是少不了的,有了文凭就可以申请。不过你放心,医院会帮你搞定的,你现在就跟保送生一样了。呵呵。怎么样?以后是走临床,还是专门干行政了?”

      “小孩子才做选择题,我当然两边都干呗,毕竟你也知道,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要养活,还是得借着这个总务科的头衔想办法多赚点钱不是,临床一个月才几块钱,太穷了。”

      任元非哈哈大笑:

      “你有这想法师父支持你,瞧你住的大房子,天天吃火锅,日子过得比地区大领导还舒服,换了我也不愿意天天卧在病房里吃糠咽菜,人各有志,那你以后有空就多来科室里,我随时欢迎。”

      陈夏左看右看这张中专文凭,噢不,严格意义上讲,这只是一张学历证书,享受中专待遇。

      这证书做得一点不正规,连照片也没有,姓名学制都是手写的,这要是几十年后的“假证贩子”都做不出这么低级的成品来。

      想想自己上辈子的学历文凭,果然应了一句老话:“越活越回去了。”

      回到家里,陈夏将这张文凭显摆给四只女大学生看,

      “瞧见没,哥半年就拿到了中专文凭,你们要5年才能本科毕业,如果给哥5年,我都博士毕业了,你们这些年轻人不行呀。”

      “屁,你这是学历证书,不能算真正的中专文凭,国家不包分配的。”詹爱菊反驳道。

      “哥都已经是副科长了,还要啥分配?难道是分配当院长啊?天天潜规则你们这些女大学生吗?”

      “啥叫潜规则?”沈惠善是个天然呆。

      “哦,你可以理解为皇帝选妃。”

      “呸,流.氓!”

      “你们呀,太年轻,等你们工作了就知道了,以后医院里就会变成医院领导帝王化,医生护士奴隶化。潜规则的事情只会越来越多,医院风气也会越来越差。”

      陈春看着陈夏和几人逗嘴,心里却非常不是个滋味。

      陈夏本来好好的高中辍学,失去了一个当大学生的机会,现在只弄到一张职工中专文凭,她觉得太可惜了。

      突然想到了一个事情,“对了,老二,我们医大明年开始招函授生了,毕业了可以拿到大学专科文凭,要不你去报名吧。”

      其他3只女大学生听,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对呀,你去报名,有什么不懂的我们可以教你,如果你来不及上课我们也会帮你去应付点名的。”

      陈夏一听,知道随着时代发展,一张中专文凭真不啥毛用,于是点头答应了,不过嘴上可不能这么算了:

      “切,我还要你们这几个小丫头教?就你们这水平连我这个中专生都不如。”

      “啊!姐妹们,打死这个臭不要脸的!”

      梅园里又闹成了一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