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app破解版地址

      一连数日,顾随安都居住在一品香,除了红瑜等少数几人外没人知道他的存在。

      顾依依依旧如往常一样来一品香,唯一不同的是,她的脸上没有了前几日的忧愁。

      顾随安在这里见到了惊鲵,看到了言,顾随安一眼看出言的身体先天体弱,但那一双清澈透明的眼睛,却给予顾随安一种能够洞察一切的感觉,仿佛一切在她的眼中都无所遁形。

      这种天赋,着实令顾随安感到惊讶,只是很可惜的是,顾随安并没有修炼瞳术的功法,只能看着这种天赋一日日的消散开来,最后只保留一种本能,相信以后洞察出招轨迹,御敌先知就是如此形成的。

      但是顾随安也不是什么都没做,托黑暗中那个生物的福,给了他一本修炼功法,聚气法,虽说没有什么属性加持,却能聚集天地灵气与己身,上次顿悟,虽说只理解了关于水的一部分意境,却让他对这部功法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

      这部功法属实逆天,因为它是无属性的,换言之,它可以度给任何人,简直堪比熊猫血,甚至比熊猫血更逆天,因为它对人体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顾随安将灵力度入玉佩当中,玉,质地温良,是良好的灵气储存体,自古以来便有玉养人的说法,顾随安试了试,果然如此,长期佩戴对改善言的体质有良好的作用。另外,为了遏止这种瞳术天赋的消失速度,顾随安及其小心的将灵力缓缓她的体内,让她慢慢吸收,果不其然,言的目光变的更柔和了一些,给顾随安的感觉也不是那种锋芒毕露,那应该是她的天赋不甘消散,最后的辉煌。

      顾依依看着忙里忙外的顾随安,有些嫉妒,也有些欣喜,因为她是真的很喜欢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女孩啊,看到她仿佛看到了没有遇到哥哥的自己,尤其是她向下观看找人的模样,仿佛失去了所有主心骨。

      若是有一天失去了哥哥,我也会这样吗?

      如同所有远游的学子一样,顾随安心中也充满了不舍,无论如何,这里是他初次来到这个世界的地方,而顾依依他们是他初次遇见的人,对了,还有韩非,那个家伙现在已经遇到麻烦了吧,不过对于他而言,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称之为麻烦吗?如果他不想死的话,以他的智商,分分钟想出一百种逃生方法,所以,究竟是什么导致他的死亡呢?

      鉴于过几天就要走,顾随安这两天对顾依依有求必应,比如,讲西游的大结局,一起去人迹罕至的原野漫步,野炊,一起打猎,钓鱼。顾依依的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顾随安非常想要留下来,但是他知道,此刻他留在她们身边,才是最危险的。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顾随安感觉自己有点话痨,对顾依依千叮咛万嘱咐,什么听韩非的话,还有韩非不在的情况下找红瑜啊,有危险第一时间通知顾勇逃跑啊,躲到惊鲵这里来啊,等等,顾依依看着顾随安唠唠叨叨的样子,心底十分温暖,但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下来。

      只是一句话就让顾随安鼻子发酸:“快些回来啊,顾勇好想你呢,昨天我看见他哭了。”

      顾随安将两枚注入灵力的玉佩送给依依,并告诉她,此次出去,他会是一名剑客,叫西门吹雪。

      顾随安走了,往燕赵两国而去,自古以来燕赵多出慷慨悲歌之士,顾随安想去见识见识,更何况赵国的舞女天下闻名。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韩非被软禁在宫中之后,姬无夜仿佛已经胜券在握,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他想不出韩非还能怎样翻盘。

      与此同时,张良找到了四公子韩宇,平心而论,若是没有九公子韩非的话,张良对韩宇的印象还是蛮好的,至少和太子相比,韩宇的智谋、手腕都是一等一的,韩国的江山放在四公子的手上比交给太子好了千倍万倍,至少不用担心被姬无夜架空,不会令韩国出现齐国田氏代姜的旧事。

      四公子韩宇对张良的来由心知肚明,但是对于救韩非,他就没这么热情了,相比之下他更看重的是张良的才华。

      在韩非破鬼兵劫饷一案中,张良的表现有目共睹,若非是他在姬无夜痛失十万两军饷后及时安抚住了姬无夜,此时的韩国已经不堪设想。

      韩王安真的有这么昏庸么?不见得吧,能提出利用郑国渠削弱秦国国力的人,能让韩国在强秦的兵锋下保存至今的人,能让韩国在参与魏无忌合纵连横后还不被秦国立即报复的人真的有这么不堪?

      政治上,姬无夜虽说话语权极大,却也不能一手遮天,张家五代为相,很好的牵制住了姬无夜;军事上,确实没有什么好办法,毕竟最能打的那一批全是姬无夜的手下,但是血衣候真的和姬无夜一条心么?未必吧;经济上,翡翠虎在如何嚣张,那也是建立在韩国存在的情况下;后宫中,明珠夫人也有胡美人作为制衡。

      可以说之所以形成如今平衡的局面,全是韩王安一手造成的,当他看到姬无夜的崛起之势已不可阻挡,便顺水推舟,借助姬无夜抵抗住他国的入侵,却又不给他绝对的控制朝堂的权利,以此来维持韩国的平衡,并保证自己的权力不被旁落,否则姬无夜若是有万全的把握,张良纵是再临危不乱,能言善道,此事也绝不可能就此草草收场。

      韩宇知道韩非非救不可,唇亡齿寒的道理他还是懂的,但也绝不能就此白白当枪使,能争取过来张良自是最好,若是争取不过来,也要留下好感,张家为相多年,这样一股庞大的政治力量是不能放弃的,张良绝对是韩国下一任相国的不二人选。

      韩宇有把握,在击败姬无夜之后,斗倒太子,自己坐上那高高在上的王位,至于韩非,至少现在在他的眼里还构不成威胁。

      至于顾随安,在他知道其打上将军府上时便已经认定这是个莽夫,不堪大用,已经是个死人了。

      所以这才有了最后那句对张良说的话:“记住,我这次帮韩非全是因为你,你欠我一个人情。”

      直至现在,还没有人意识到秦国已然拥有了鲸吞六国的能力,还坚信着局势会在七国之间持续下去,无非是合纵还有连横而已,但这好向并不难选择,六国之间已经经历了数次,上一次魏无忌组织的联军甚至一度打到了秦国的函谷关。

      赵国,民风剽悍,好勇斗狠之徒比比皆是,可以说是上好的兵源地,但长平一战,秦军坑杀赵军三十万,使得赵国家家缟素,对秦国仇恨到达巅峰,但是如此悍勇的赵国,不以铁血,反而以赵国舞女闻名于诸国,不得不说是对赵国君王的一种讽刺,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身为君王,不积极发展自身的长处,反而及时行乐,何其可悲!

      顾随安在赵国流连数日,便发现士兵血勇仍在,却是无处施展,实在是悲哀啊。

      一声叹息,顾随安去了燕国。

      刚到蓟城,便听到了雁春君大宴宾客,此时的燕春君虽是燕王喜得弟弟,却还没霸道到秦时明月中那种地步,相反,此时得他名声甚好,顾随安前往宴会处看了看,结果并没有被阻止,反而被很热情得门客迎了进去。

      在这里,顾随安看到了雁春君,雁春君很热情好客,频频高谈阔论,虽说很不切实际,却是对七国局势有一定理解,很有趣,顾随安发现雁春君竟然主张联赵抗秦,能看出秦国的威胁,这个燕春君在顾随安想象中高明了不少。

      注:不好意思,临近清明,事情繁忙,可能更新会有推迟,但过几天会补上的,万望理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