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热熟女

      两日后,南方,广宁郡内。

      薛文理此时气焰正胜。缘何?

      张治原本派先锋军三路进发广宁,谋算着扩大战果,其他两军都未能克敌下城,而薛文理所率的中军,连下两城,打的广宁军连连溃败,里里外外都在传着广宁军唯怕薛文理,顿时风云突起,红极一时。之后,张治也只能迫于压力将三军都归于薛文理麾下,是否能指挥也顾不得了。

      此时,小松岭,路上泥土还有些许未干,坑坑洼洼,人马皆踩的泥水飞溅,但无人停下,元帅又击溃了乐懿所部,急于追击求功。

      前方青翠一片,云雾缭绕,小山连绵。元帅抬手示停,令旗挥起,细细碎碎的声音过后,全军停下,窸窸窣窣的人声嘈杂,响了一阵。

      “元帅,前方就是小松岭了,山地难行,可还要追?”前军都尉指着

      前方山丘问道。

      薛文理看着前方逃遁的敌军,拔剑直向前方,“追!当然得追,我等这一路势如破竹,区区山岭怎可将我拦下!只是未料被世人盛誉的广宁军就这等胆量,龟缩逃避,简直为我兵家之耻!”

      扬旗就要继续追击。

      未几时,后军一骑赶了上来,急急下马,也顾不得走了几个趔趄,就

      直奔此处。

      “禀告元帅,后军数名义军统领以长途奔袭劳累抗命,要求停下修整,

      都尉不知如何处置,派属下前来问询。”

      薛文理气的急火攻心,败军就在眼前,天赐良机,你们这帮龟孙就不愿追了?

      “抗命者……”斩字未说出,及时憋了回去。

      万万不可!

      一拍头的瞬间,他也清醒了过来,本就大部是义军队伍,擅斩义军将领,军队哗变,自己怕是要葬身于此,成后世之笑话了。

      “全军退后十里,罢了,传令下去,退出这一带,稍后即刻扎营!”

      薛文理看着前方向山岭上远遁的,心中甚是不甘,“肖筱!”

      “末将在。”这人便是那前军都尉。

      “我命你领所属前军,脱阵即刻追击!”

      “诺!”

      令旗变易,前军迎上追击,全军稍稍后退,等广宁军消失在视野外后,辎重部队上前,开始搭营。

      树林里,一人见着此般情景,嘴角轻扬,拍拍尘土,便消失在了密林中。

      ……

      诸军追击至了小松岭另一处山头下,肖筱略有不解,这乐懿似故意放慢速度引他追上。

      果不其然,肖筱欲跟进上山时,一阵鼓声如雷震,山头不知冒出多少士卒,旌旗满山,一片赤红。

      “不妙,退后!”惧伏击,他只能大喊。

      “哈哈哈哈。”山顶走出一人,亲举大旗,便是乐懿了。“鼠胆之辈,你爷爷我就在此等着你上山!”

      “贼将休得猖狂!待我军直破了瞿州,你广宁便到了尽头!”

      “好大的口气!尔等不过一乳臭未干小辈,自为贼寇,在此贼喊捉贼,畏畏缩缩的,有胆便来与我一战!”

      骂战……

      乐懿脱身,肖筱气吐喷血,狼狈回营。

      ……

      “斥候可都回来了?消息如何?”元帅抬头远望,长天阴云搭连,似又要下雨,这几日气候不大好,雨天多,阴天多,但建功之时不可废弃。

      “禀元帅,其他方向敌军都龟缩在城内,唯有瞿州方向留有重兵,扎营驻守,驻军人数比及前几日有增。”副将谨答。

      “嗯……”

      “元帅,属下……有一事不知,为何……在此处扎营?我军可还需江那岸的补给……为何不近些?”

      “乔钰,何时变得如此愚钝了?也莫怪,你尚年轻,认知尚浅。你父亲要你跟我,我便教诲于你。”

      “属下……不知。”

      “近于小松岭,惧有伏;临于洛江,则惧水。”

      “钰明了,嗯,元帅,还有一事未禀报,在下在巡查时,撞上一农民模样之人,驾马拉着一车干草,似要向矜汩赶路,见到我等,却是头也不回地扔下马车逃走了,属下反应不及,未能追上,但从那人袖口掉出一封信件,”乔钰招呼了身后的一名斥候,接过信件,呈递给了薛文理。

      接过,元帅拆封,这是一篇檄文,他粗略阅览,又仔细查验一番,无误后,便将其投回到了乔钰手中。

      看着帐外淅淅沥沥的小雨,笑容已是慢慢浮现,喃喃道:“想借势合围?如今计划被我知晓,郭琼,看你如何置之。”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