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80首播影院

      半截白色蜡烛在燃着。

      一滴滴蜡烛滴在桌子上,像是情人的眼泪,照亮了狭小的卧室。

      王桂枝走了进来:“你看你把你爹气的,他还不是怕你出去饿肚子,遇到危险。”

      “我不是故意气他得!”赵向南一咕噜爬起来说道:“林宝胜那样子看上去很吓人,医院又跟烧钱一样,就下午抢救那一会就得五六百,三千块钱可能连一星期都撑不住。”

      王桂枝还不知道这事,顿时被吓了一跳,村里盖三间瓦房加两间偏房,外加楼门院墙,也就是一千八百块,一下午就花五六百,等于直接就把三分之一宅子给弄没了。

      “咋会花真多?”王桂枝吃惊说道,饱经风霜的脸像是又老了几岁,心里,胃里全都发苦。

      赵向南心一酸,但知道现在不是心疼人的时候:“妈,你也别太担心。我朝叔不是说了吗,广东那边钱可好挣了,随意找个活一个月就有五六百。”

      王桂枝叹息了一声,满脸愁容,既放心不下儿子出去,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手心手背都是肉,要是治不好人家,大儿子弄不好得拿命陪人家。

      可外面是个什么样子,自己都不知道。

      她忧心忡忡说道:“外面那么乱,你连身份证都还没有,去了能干啥?”

      “有手有脚,那还能饿死了。再说了,我朝叔走南闯北不也活蹦乱跳的,那有他说的那么吓人,去年才严打过,没事的。”赵向南满不在乎说着,随后又道:“我去了就给你们写信,没事的。”

      王桂枝眼里闪起了泪光,知道待在家里确实没有出路,将手里的钱和粮票递了过来。

      “这是你爹让我给你的,他也是心疼你,怕你去外面受罪。”

      “外面世道乱,大钱放到鞋底,别被人家偷了,碰到什么事别强出头多管闲事,要注意安全。”

      “外面不比家里,被人欺负了要忍着,别学你哥脑子一热闯出来大祸。”

      “找来事了要多跟人家学学,别耍小性子。”

      “......”

      赵向南两世为人,当然知道在外面怎么做人,一一答应着。

      夏季的偏房像是微波炉,上面热气全压下来,蒸的人根本没法睡觉。

      赵向南带着凉席,躺在楼顶,望着天上的月光,月光很皎洁,夜色很宁静,可以清晰听到蟋蟀、青蛙的叫声,而他眼里有种火焰在跳动。

      当年这件事,压垮了整个家,谁都无能为力,如今再想想,其实根本就是一件小事。

      唯钱是耳。

      只要有钱,该救人救人,该赔钱赔钱,该请律师请律师。

      没有什么摆不平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睡了过去。

      等再醒来,听到楼下有动静,父母已经起来,正外扛着堆在偏房里的粮食。

      一袋又一袋。

      赵向南静静看着一切,看着父亲像是一头老黄牛,弯曲着腰将地上的粮食搬起来,扛在肩上,他笔直挺拔的身体,一下子佝偻了很多。

      父亲是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

      他并没有将林宝胜的事情放在心上,也以为两世为人,早看淡了一切,但却又忽然泪目。

      儿行千里母担忧,而父亲,只是抹不开男人的尊严罢了。

      父爱如山,含蓄而又沉默,母爱如泉,滋养着迷失的心田,曾经的自己总是希望可以早点摆脱父母的约束,如今再想想,这种约束是多么地珍贵和让人心安。

      天塌了,总有他们在顶着。

      自己累了,总有他们在关怀......

      突突突的农用车声音远去,借着天空的鱼肚白,可以看到父母的背影一点点变小。

      赵向南目光闪动,暗下决心。

      一个月。

      一定要在一个月内赚够足够的钱,解决那些操蛋的事,弥补自己的愧疚和遗憾。

      天色,渐渐大亮。

      随着大公鸡最后一次打鸣,天空升起了太阳。

      大姐和二姐已经起来,一个在和面烙饼,一个在灶前烧火,看到赵向南过来,大姐赵春仙脸上全是浓浓的离别和担忧。

      昨天,父母在堂屋说话,她和二妹什么都听到了。

      这时,二姐赵春兰拿着烧火棍在灶火里扒拉了下,递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过来:“是不是饿了,先吃个红薯垫垫。”

      红薯,被烧得外面焦黑。

      但一剥开,冒着热气露出了嫩白香甜的热气。

      赵向南吃着红薯,听着两个姐姐唠叨路上怎么注意安全,在外面怎么生存,他一一点头应是,心里却暗暗下了决定,必须在开学之前回来。

      读书,是社会阶级分化的一个门槛。

      不同的学历,接触的人层次不同,不知不觉就将人划分成不同的阶级层次。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句话已经说明了一切。

      没有学历,就永远没有仕途的可能,再有能力也跨不到这个圈子里。

      没有学历,再好的艺术也都是只有其形没有其魂不被人认可,只能被当作垃圾。

      一张文凭看似不重要,但却早已经默默将人划分为了三六九等,没有那纸文凭,只能被锁在一个狭窄的圈子里。

      从事社会分工不同,没有贵贱之分,而实则都心知肚明的低等行业。

      必须让姐姐和大哥继续读书,只要考上大学,他们就能够选择自己的人生,而不是将来成为自己的依附。

      吃完饭。

      二姐去喂猪了。

      大姐赵春仙拿来针线说道:“把裤子脱了,我给你缝个夹层,大钱放里面,别被人偷了。”

      回屋找了一条旧裤子先套上,赵向南把裤子递了过去,看着大姐一针一线在裤子的两个膝盖位置缝了袋子,忍不住赞道:“大姐你真聪明!”

      赵春仙脸上荡漾起笑容,抖了抖裤子说道:“这样就好了,你把大钱一边放一张,就不怕被人偷和抢了。”

      赵向南换上裤子,一边塞了一百块,又找了蛇皮袋收拾了一套旧衣服和一张床单,算是备好了行李。

      这时,大姐也把早上烙的大饼装好拿了过来:“带个被子啊,万一下雨了还是有点冷的。”

      二姐也拿着两个鸡蛋,放进小弟兜里,不由分说就去叠起了被子。

      赵向南哭笑不得:“广东是南方,天气热,下雨也不冷的,不用带被子,省得麻烦。”

      “那冬天总会冷吧,带上以防万一。”二姐蛮不讲理说着,拉过蛇皮袋就要往里面装。

      赵向南连连拉扯:“真不用。我争取开学之前回来,没必要带。”

      二八大杠自行车可以载好几个人。

      赵向南骑着自行车,载着两个姐姐到了路口。

      各种叮嘱一直啰嗦个没完,等到一辆票车过来,赵春仙和赵春兰眼圈发红,泪水忽然盈满眼眶。

      外面的世界什么样,充满未知,她们真怕小弟出去以后就回不来了。

      “到了记得给屋里写信啊。”

      “省得爹妈惦记你。”

      “路上注意安全,有什么事了都忍着。”

      “不行,咱们就早点回来......”

      赵向南上了车,朝着外面挥了挥手:“姐,我走了。你们有时间多看看书,等我挣来钱,开学回来送你们去上学。”

      啪嗒。

      赵春仙盈满眼眶的泪水掉在了地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狠狠点了点头。

      赵春兰早已泣不成声,望着远去的票车使劲挥起了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