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色板视频app下载安装

      面临死亡的沉重刺激一时叫麻九的思想变得有些庸俗起来,他居然想托生富家公子,体味一下金钱的魔力,经历一下纸醉金迷。

      不过,这个想法和麻九的三观是冲突的,虽然突然冒了出来,还是很快就消失了,被麻九的人生信条粉碎了。

      他咬了一下嘴唇,让自己变得凝重起来。

      唉!

      既然砍头已经成了定局,那就和两位狱友聊聊现在吧!

      人生最快乐的,就是活在当下。

      想到这儿,麻九朝两位狱友潇洒的笑了一笑,问道:

      “你们两位大哥怎么称呼啊?都犯的什么罪啊?都给判了死刑,成了死囚。”

      闻言,眯缝眼从地上捡起一根细稻草草棍,一边上下左右快速击打着飞蝇,一边说道:

      “我叫张三,他叫王四。我是五猴山的绿林,我们五猴山的一行人乔装之后夜闹王爷府,盗抢夜明珠,我脚受了伤,被侵略的风族恶犬抓住了,投入了大牢。

      他王四的新婚媳妇,被一个侵略者豪强强行霸占了,王四半夜潜入那个豪强家里,杀死了豪强,救出了媳妇,不料被鬼子兵追杀,媳妇跳崖自尽了,王四被抓,投入了大牢。”

      “张大哥是绿林好汉,兄弟佩服,佩服!俗话说:五湖四海,兄弟情深,维护正义,还看绿林。王大哥不畏强暴,敢于抗争,兄弟同样佩服不已。”

      麻九刚刚说到这儿,就听门外传来了咚咚咚的脚步声。

      人影一闪,哗啦一声,门锁被打开了,一高一矮两个着装的狱卒走了进来,一看见麻九正鲜活地站在地脚中央,两个狱卒都呆了。

      很显然,他们是来处理乞丐麻九尸首的,看到麻九还活着,能不吃惊吗!

      他们可能不理解,用三条装满沙土的麻袋成功压死了那么多犯人,这次怎么不灵了呢?

      “安乐死多好,偏偏要挨鬼头大刀,连个囫囵尸首都捞不着,何必呢?”高个狱卒瞟了一眼麻九,低声叨咕着。

      “可不是咋地,还浪费一顿粮食!”矮个狱卒歪斜着老鼠眼睛也看了一眼麻九,出言附和着。

      张三闻言,攥紧了拳头,走向了两个狱卒。

      高个狱卒见状,拽了一下看着地上沙土麻袋发呆的矮个狱卒,说道:“走吧!安排酒饭送他们上路吧!”

      两个狱卒仓皇的看了张三一眼,便离开牢房,锁上牢门,扭打扭打走了。

      王四瞅了一眼牢门,气愤的说道:“卖国贼!”

      张三朝门口唾了一口,说道:“侵略者的走狗!”

      接着,麻九张三王四三人用稻草叶子开始斗草,不大一会工夫,先前来过的两个狱卒拎着食盒又来了。

      看见狱卒手里那有些脏兮兮的食盒,麻九忽然想起了两个狱卒刚才离开时说的‘安排酒菜送他们上路’的话语,顿时,一种不祥之兆陡然浮现在脑海,头发也有些发麻起来。

      很显然,‘上路’就是被砍头,走向奈何桥啊!

      张三和王四见到这种食盒也是一愣,脸上均掠过一丝苦涩,不过,那丝苦涩仿佛热锅锅底上的水迹,瞬间就蒸发了。

      看到麻九三人似乎很平静,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两个狱卒似乎有些意外,他们对视一眼,都露出了一丝阴笑。

      张三低声骂道:“侵略者的狗···卖国贼!”

      两个狱卒傲慢的从墙角搬过来瘸腿桌子,把它靠在了牢门正对的土墙上,打开食盒,有些不情愿的把酒菜摆在了上面。

      麻九看到这顿饭花样不少,三条清蒸的小鲫鱼,一只精瘦的烧鸡,一只拳头大小的烤鸭,一盘变色的酱牛肉,一盘咸菜条,一盘麻婆豆腐渣,一大坛子黄酒,几张发黑的葱花大饼。

      令麻九感到奇怪的是鲫鱼、鸡、鸭的头都被砍了下来,放到了盘子的边上,使这些动物都身首异处了,给人一种不祥的提示。

      摆完了酒菜,高个狱卒习惯性的搓搓手,伸出毒蛇一样的舌头舔了舔黑黢黢的嘴唇,冷冷地扫了站在一旁的麻九三人一眼,说道:

      “这酒菜还算丰盛吧?三位慢吃慢用吧,有啥掏心窝子的话,有啥痛苦和委屈,赶紧唠,要不然就没有机会了,这些吃食不是什么人想吃就吃的,就好好品品吧!

      阳间的美酒也飘香的很,就大口大口地喝吧!到了那边,别怨恨我们,说实话,我们也是被上了夹板的牛马,有时也是不得已,平时如有对不住的地方,就请多多包涵了!”

      闻听高个狱卒的话,张三顿时就来气了,他上前一步,眯缝眼死死盯着高个狱卒,朗声说道:

      “行了,行了!别猫哭老鼠假慈悲了,别狼披羊皮装善良了。

      我们的眼睛不瞎,啥事我们看得很清楚,我们的心很明亮,善恶忠奸自有衡量。

      我们做事我们自己担得起,我们冤屈我们自己认了。

      那种下迷药、放冷箭等背后阴人的手段令我们恶心,那是奸人之道,那是小人所为。

      说句痛快的话:

      快滚吧!别在这丢树族人的脸了!还影响大爷我的食欲!”

      张三的一番话把两个狱卒说的面红耳赤呲牙咧嘴的,两人起伏着胸脯想说些什么。

      看到麻九三人那逐渐攥紧的拳头,还有那刀剑一样的眼神,两个狱卒不禁畏惧了,两个败类对了一下眼神,朝麻九三人撇撇嘴,便狼狈地退了出去。

      哈哈哈······

      麻九三人一阵大笑。

      正义驱走了邪恶。

      这是胜利的笑声。

      笑完,三人靠近酒桌,默默地倒满了酒碗,用一种特别的眼神相互对望了一下,举起酒碗,使劲地碰了一下碗边。

      三只大碗相撞,发出几声清脆的碰撞声。

      随着悦耳的碰撞声,三只大碗中的酒水都剧烈的震荡起来,酒浪如惊涛拍岸,迅速蔓过了碗边,三个酒浪相撞,形成一个酒柱冲向空中,进而迅速下落,三碗酒交融在了一起。

      三只大碗有些不舍地缓缓分离,接着就响起了豪饮的吱吱声和酒水下肚的咕咚声,瞬间,三只碗都见了底。

      这应该就是电影、小说里描写的断头餐了,麻九心想。

      酒水温热,仿佛一团火,缓缓的从喉咙流进了胃里,然后,这团火又散开了,迅速蔓延至全身,烧烤着每一寸皮肤。

      麻五感到脸上发烧,穿越过来的烦恼瞬间烟消云散了,心里就仿佛就剩下两位狱友从容的笑容了。

      一只绿头大苍蝇绕着酒桌飞了两圈,旁若无人地落到了黄色大饼边上,低着头舔着什么,样子很投入,很享受,很贪婪。

      张三见状,把眯缝眼一瞪,左手一拍桌子,嘭的一声闷响,桌子晃动,碗盘鸣响,绿头苍蝇受惊飞了起来,就见他右手手腕向上一挑,一阵疾风刮起,手中的筷子便击中了贪吃的苍蝇,苍蝇像一条黑线,笔直地飞向了墙壁。

      张三用袖子擦了擦筷子,夹了根咸菜条送入了口中,大口大口地咀嚼着,仿佛老猫在咀嚼刚刚捕获的老鼠。

      看见张三轻易打飞了苍蝇,一旁的王四赞许的点点头。

      麻九可是惊讶不小,这苍蝇要是在静止的情况下,用苍蝇拍打还得费一番力气呢,飞起来的话,苍蝇拍的面积都很难包容,因为它飞的是螺旋线,张三居然用筷子就准确地打到了苍蝇,眼神和速度真的很不一般啊,想到这儿,麻九说道:

      “张大哥好功夫啊!出手凌厉,一击就中,您在五猴山是个头头吧!”

      “我这点功夫不算啥,五猴山高手如云,只可惜······唉!不谈这些了。

      喝酒!喝酒!今朝有酒今朝醉,别管苍蝇飞不飞了。咱们哥三有几天都没好好聊聊了,这回再好好交交心!”

      ······

      射进牢房内的阳光不知不觉地移动着位置,光线也越来越强了,屋里渐渐地有了一丝暖意。

      一坛子黄酒已经见底了,破桌子上一片狼藉,屋里酒气冲天,麻九、张三、王四三人都喝得心潮澎湃、兴高采烈的,他们在屋里又唱又跳,你推我搡的,耍起了酒疯。

      张三拉过麻九和王四的手,说道:

      “咱们哥三真投缘啊!如果有来生,咱们桃园三结义,打破就世界,建立新世界,让树族人都过上好日子。”

      王四一听,把头摇的像拨浪鼓,拽开张三的手,说道:“不好!不好!你俩都托生女的,最好漂亮一点都给我当媳妇!!”

      一听王四不说正经话,张三气得照着王四的屁股就是一脚,两人又在屋地上打了起来。

      麻九趁机捡起地上的一个小木棍,走到长着青苗的泥墙前,在泥墙上刻下了几句话:

      麻袋飞船时空穿,

      光阴倒退三千年。

      死囚牢房吃大饭,

      原来却是断头餐。

      冤!冤!冤!

      麻九刚刚写完,张三和王四就跑过来,拉着麻九,叫麻九唱歌。

      麻九刚才唱了一首周华健的《朋友》,张三和王四觉得很受震撼,两人打闹了一会儿,觉得没啥意思,又想起了麻九迷人的歌喉,所以,求麻九再给唱一个。

      看着两位狱友如此的热情,如此的痴迷,麻九很受感动,想了一想,便开口唱了起来:

      “抬起头望一望

      天与地两茫茫

      心中会有一种感慨叫做凄凉

      浑身带着伤

      风雨里大家一起闯

      不管它电闪雷鸣雨大风狂

      举起手中的酒

      今生做朋友

      就算刀山火海咱们也要一起走

      时间像流水

      冬去春又秋

      多少时光一去不回头

      正道的光

      照在了大地上

      把每个黑暗的地方全部都照亮

      坦荡是光

      像男儿的胸膛

      有无穷的力量

      如此的坚强

      ······

      麻九把前世一个电视连续剧的主题曲的歌词做了一下改动,唱了出来,直唱的张三和王四手舞脚蹈,异常的陶醉。

      这就是共鸣。

      正义和正义的共鸣。

      有些东西,不论现代还是古代,它的标准和内涵几乎不变,比如,正义就是如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