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哪里下载乱伦冒险游戏

      黎锦一略显迟疑地开口轻声喊出脑子里不断闪烁的名字。

      身边的男人听见她的呼喊转过身来低头看向她,像在询问什么事。

      男人的反应已经证实了黎锦一心中的猜想,她慢慢抬起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Oh my god!

      所以他刚刚叫的是“依依”,而不是“一一”,是黎依而不是黎锦一。

      她居然穿进了自己写的虐文小说中,还成为了最后被杀死的女主——黎依。

      但这并不是黎锦一最惊讶的,更让她不敢想的是男主似乎、好像、大概是重生了。

      黎锦一看着男主吞了吞口水,她怕是要凉!

      因为大结局黎依握着骆苏羡的手,把刀插在自己心口,是骆苏羡绝对不知道的。

      可她这本书叫《反派他爱而不得》,可不是叫《鬼畜男主他重生了》。

      老天这是在和她开什么国际玩笑,玩穿书的烂梗?

      噢,完犊子了!

      《反派他爱而不得》写的是在世界的阴暗面苟延残喘的男主,遇到心中白月光女主后开始爱到不可自拔。

      可女主那样生活在阳光下得太阳宝宝怎么会喜欢下水道里的老鼠,自然是把男主拒绝的彻彻底底。

      男主他是谁,他可是这部剧最大的反派怎么会这样轻易放过来女主呢?

      于是在他们一系列的黑暗与光明的对抗中,女主最终忍无可忍,让男主手握尖刀插入自己的心脏,以此来了结这段孽缘。

      当然这中间的过程要多悲惨有多悲惨,要多激烈有多激烈。

      反正最后就是爱而不得。

      一顿操作猛如虎下来,女主是领了盒饭,可男主他妹妹的竟然黑化了。

      黑化后武力值仍然爆棚的拦住心中怨气不消,不仅把自己搞重生,还把她这个作者搞到这部小说里面来了。

      回忆一下她看的各大恐怖片中怨气未消的女鬼……

      可尽管男主对女主爱到骨子里,把所有的温柔和宠爱都给了女主,黎锦一也是不会让女主爱上男主滴。

      她只求能在昨晚睡觉前找个警察叔叔以防万一,这样说不定她还不会穿过来。

      无语凝噎啊啊啊啊!!!

      黎锦一纤瘦的脖子上陡然多了一双手,大拇指在皮肉上摩擦,一下比一下重:“你在走神,又在想着怎样离开我?”

      骆苏羡用的陈述句,他知道黎锦一一定在想着怎么逃离他,但这次她不会再轻易放手。

      手上的动作摩擦地重了还能感受到大动脉里血液快速地流动,这是鲜活生命地象征,不再是那个他怀中毫无体征地尸体。

      骆苏羡不由得抱紧她的身体,用力按向自己,这是活的,心脏是跳动的,血液是热的。活着的感觉真好,真好!

      “不管你现在想什么,我都不会再让你离开我。”闻着她身上特有的香味,抱的在紧了几分。

      黎锦一被他勒的喘不过气,只能尽量抬高脖子让呼吸顺畅些。

      这一抬让她看到惊悚的一幕,这不大的房间竟然有四个微型摄像头,房间的角角落落都无处遁形。

      这几日黎依的一举一动都没逃过骆苏羡的眼睛,他无时无刻不在“看”着她。

      至于为什么用微型摄像头而不用针孔摄像头,是骆苏羡要让黎依知道,她不该有秘密,且是不能在他面前有秘密。

      她的一切都该是他的,每一分一秒都该被他注视,都该独一无二的属于他。

      黎锦一用余光去看他挺直的背脊,这一刻他才明白这个男人成长的多么恐怖,偏执又阴狠,早已脱离了她在书中为他设定的人设。

      黎锦一不由得冒冷汗,这架势他是要把她永远的囚禁在这里。

      黎锦一眼睛默默的闭上,脑子极速飞转,她一定要想办法逃出去,不然会被困在这里一辈子。

      咕咕咕~

      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骆苏羡猛地睁开眼睛,从沉沦中觉醒。扳过黎锦一的脸嘴角一咧阴恻恻的盯着她:“想用绝食威胁我的念头最好打消,你要实在不吃有很多营养液供你享用。”

      狠!这男人是真狠!

      黎锦一忙抓住他欲走的手:“饿。“

      黎锦一眼泛泪光,声音沙哑,她可不想输营养液。节操、骨气什么的在命面前一文不值

      骆苏羡手中是她手指柔柔的触感,心也跟着软了。

      等骆苏羡走了,黎锦一才重新躺回床上等着他端的饭来,她现在真的太饿了。

      过了好久,在黎锦一都快要睡着了,才听到门把手转动的声音。

      门口有人缓缓走进,像是渡着金光的天使来解救她的,然而下一秒天使的面庞凑近,上面赫然是骆苏羡那张阴冷的脸。

      一秒钟,黎锦一的美梦破碎了。

      看着黎锦一眼中破碎下去的光,骆苏羡眸光暗了暗,端着白粥的手指一紧,指尖泛白,她就这么不想见到自己吗?

      黎锦一闻着骆苏羡手中的白粥醇香的味道,等不及的接过,一下就往自己口中送。

      她忘记了吹凉在喝,嘴里白粥的温度烫的她张大嘴,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脸憋得通红,眼睛里生理盐水打着转,不知道该怎么办。

      骆苏羡赶紧把手伸到她嘴边:“吐出来。”

      黎锦一嘴巴的动作快过大脑的思考,一下就吐到骆苏羡的手中。等她反应过来,骆苏羡正从容的把手里她吐出来的东西倒进垃圾桶,再抽张纸把手擦干净。

      她无措的看着他一系列的动作,尴尬的无地藏身。

      骆苏羡看她一眼紧皱眉头,声音带着些严肃的意味:“烫死自己这招劝你最好别用。”真蠢。

      说完也不等黎锦一反应接过她手中的碗,舀一勺放到他嘴边吹凉了又在喂到她嘴边。

      黎锦一楞了一下,又看了眼骆苏羡的眼神,乖乖把粥喝了下去。

      两人之间的气氛安安静静、和和谐谐的让黎锦一都要忘了这男人黑化了。

      “骆苏羡你能不能放了我啊,我保证不会说出去的,我就说是我求着你带我出来玩的。你现在放我回去不会出任何事的。”

      骆苏羡闻言喂饭的手顿住,眯着眼睛看她:“想让我放了你?”

      黎锦一快速点头,她就是这个意思。

      在骆苏羡看来这就是黎锦一不要她、逃离他、抛弃他的表现,怪不得刚才温顺的像只小猫,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啊。

      她的小女孩学会和他耍心机了啊。

      骆苏羡顶顶后牙槽,表情阴冷,掐住她的脖子强迫她看向他:“不乖的小孩是要受到惩罚的。”

      黎锦一看他阴沉沉的笑,突然后悔说刚才那番话了,实力作死啊。

      骆苏羡甩开她,端着那碗才喂了一半的粥走了。

      黎锦一反应过来,原来惩罚就是让她不准吃饭!靠!她才吃了几口啊,这狗男人真是不要脸。

      “骆苏羡我错了,你回来。”黎锦一赶紧去追拿到手的“鸭子”,情绪一激动忘了手上那条金链子,她一向前就被扯得后退一步。

      黎锦一看手上这玩意儿瞬间觉得很委屈,这像她家拴狗的链子。

      这委屈一涌上心头,黎锦一“哇”的一下就哭出来了。她这是造的这么孽,要受这样的折磨。

      刚走到楼梯口的骆苏羡听到这一声大哭,只是脚步顿了一下又毫不犹豫地走了。

      重来一次很多东西都不重要了,金钱、地位、名誉、权利在黎锦一面前都显得不过如此。

      她只能是他的,不管是这辈子还是下辈子。如果她不听话就永远被他囚禁在这里好了,反正他有一生的时间慢慢叫她爱上他。

      ——————分割线——————

      骆苏羡:提前遇见了你,其他人显得都不过如此

      黎锦一:您开心就好(无奈ing)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