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er99

      “脑海中为什么有个光幕?”

      “看起来,还挺智能化,倒是配得上本帅哥的身份。”

      下一秒,伴着光幕的剧烈摇晃,司马九猛然睁开双眼。

      “九哥!你没死啊!”

      “咦?脑海中的光幕不见了!耳中却传来一道似曾相识的声音?”

      司马兴东凑到司马九眼前,像打了鸡血似的,兴奋不已。

      几息后,司马九才缓过神来,不好气地回了句。

      “你小子,咒我是吧?”

      “哎呦!”正当他想要站起时,一阵剧痛从脚踝处传来,疼得他不禁叫出声来。

      “九哥,你怎么了?”

      “我的两只脚,好像都脱臼了?”

      司马九想要活动双脚,这才发现双脚关节难以活动,并且伴随着剧烈的疼痛。

      “不会这么倒霉吧?一只脚脱臼也就算了,两只脚同时脱臼,又是几个意思?”

      “倒霉上瘾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要命了,这坏事儿一件接一件。”

      司马九心底一阵埋怨。

      “啊?那你别动。”

      司马兴东撩起司马九的裤脚后,霎时被肿得像馒头似的双脚所震惊,他想要帮助司马九,却不知如何下手。

      司马九缓缓坐起,四下张望后疑惑道:“诶,司马达呢?”

      “我沿着河边找了很远,也没有找到他。”司马兴东神情凝重,语气低落。

      急流涌荡,河水流向远方,带走了翻滚的千层浪花,却带不走浅滩上两人的失落。

      司马九伸手握住司马兴东的手腕。

      “人各有命,上天注定。”

      “我们一定要活下去,要坚强的活下去。”

      片刻后,司马兴东郑重地点了点头,他举目巡视了一番后。

      “九哥,你忍着点,我不知道怎么弄你的伤。这河边太潮湿,我要把你拖到那块大石头上去。”

      司马九顺着司马兴东的目光望去,在十几米外的地方,有一块能容下三四个人平躺的石头。

      司马九点了点头。

      “呼......呼......呼!”

      “九哥,你忍着点啊。”

      “马上快到了。”

      “马上就到了。”

      短短十几米的距离,司马兴东已经重复说了好几次类似的话。

      司马兴东身体瘦弱,体力不强,他吃力地拖着司马九,一寸一寸地移动。

      足足用了十几分钟,他才将司马九拖到石头上。

      “兴东,谢谢你!”司马九语气真诚。

      “你我是兄弟,谢啥谢。”

      “你先休息会儿,我得缓缓,累死了。”

      “嗯!”

      司马九转头凝视着浅滩上那条拖拉产生的痕迹,一种莫名的感触油然而生。

      不久后,当他再转回头时,司马兴东已安静地睡着了。

      “这小子......”

      司马九凝视着那淳朴的面庞,微微一笑,瞳眸中泛着感激的光华。

      突然。

      “你们是什么人?”

      司马九闻讯,屏息一惊,随即巡音望去。

      不远处,一队骑兵正警惕着司马九,似乎正在等候他的回应。

      骑兵队人数不多,约莫两百骑。

      他们大都头戴狼形头盔,面具似狼,身着玄衣黑甲,手持长枪,腰挎横刀,背负弩箭,俨然一副精锐模样。

      为首的是一将军模样的军人,他头戴精致的狼形头盔,身着绣锦绛衣黑铠甲,腰佩镶金纹龙剑,容貌端正,气宇轩昂,浑身洋溢着威猛霸道之气。

      “我们是司马村人,不小心坠入河中,被冲到了这处浅滩上。”

      司马九灵机一动,结合先前从司马兴东那里了解到的信息,从容的回应道。

      眼前骑兵来历不明,司马九不敢挑明军人身份。

      那队骑兵也并没有因司马九的话,而放松警惕。

      为首那个将军模样的军人,脱离队伍,驱马朝司马九走来。

      正在这时,司马兴东也被惊醒了,当他注意到那个将军模样的军人时,立即跳起来,双手抱拳,警视着他们。

      司马兴东神色紧张,惊呼道:“你是什么人?我们可不是好欺负的。”

      “我乃朝廷平叛先锋大将:杨玄挺!”

      那人神色锐利,语气凛然,不禁令人生畏。

      “杨玄挺?”司马九暗自惊奇道。

      随后,他从记忆中一点点回想起关于杨玄挺的事迹。

      杨玄挺是朝廷重臣杨素之子,骁勇善战,精于长枪。

      杨玄感叛乱时,杨玄挺屡屡担任叛军前锋大将,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曾斩杀众多朝廷名将,后因单骑冲阵,被万箭穿心而死。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讨伐征战,从来都不是闹着玩的。

      脑袋撇在裤腰带上的行当,一不小心,就会命丧于乱军之中。

      新世纪五毒青年司马九,可不想过这样的生活。

      平平淡淡的生活,不香么?

      正当司马九要开口解释时,司马兴东激动的感叹道:“太好了!伍长,我们总算遇上友军了。”

      司马九对此哭笑不得。

      司马兴东这也太猴急了吧。

      现如今,想再加阻止,已然晚矣。

      “伍长?友军?”杨玄挺神色鄙夷。

      眼前这两个人,无甲无胄无兵器,身体瘦弱,神情狼狈,毫无军人之仪。

      杨玄挺厉色道:“你等即为帝国军士,为何如此落迫?”

      杨玄挺是朝廷高官,帝国冉冉升起的将星,司马九自然不敢有所怠慢。

      于是,他便学着古人拜官的模样,强忍着脚部疼痛,跪在地上。

      大丈夫能屈能伸,区区一跪,又有何妨。

      “启禀杨将军:我等是河东县丞牛达大人麾下新入军士,因遭到叛军突袭,县丞大人阵亡,我等被逼入河中,为河水冲至于此。”

      正在这时,恰逢河中漂浮过一具尸体。

      杨玄挺注意到那具尸体,随后,道:“你等大难不死,实属万幸,既然是帝国军士,那就暂时编入本将军麾下。”

      “大将军,请恕属下......”司马九话至于此,突然意识到不对,便没有继续说下去。

      现在,自己是溃兵,稍不注意,可能会被当着逃兵。

      任何军队对于逃兵的处理,都简单粗暴。

      杀无赦。

      倘若,此时再抗命。

      小命休矣。

      “嗯?”杨玄挺眉头微皱,杀意四起。

      “大将军:属下双脚脱臼,寸步难行。”

      拒绝,总得找个合适的理由才对。

      于是,司马九急中生智,直接道出了自己双脚脱臼的事实。

      “绝非属下不愿跟随将军,属下实在是有心无力啊!”司马九暗自为他的机智欣喜不已。

      杨玄挺看了眼司马九的脚踝处,同时也注意到司马九痛苦的表情。

      然而,他却未多言,只是向骑兵队做了几个手势后,便驱马沿河向上游而去。

      紧接着,两个腰间挂着皮制箱子的骑兵,便牵着两匹马向司马九走来。

      看起来,他们应该军医。

      司马兴东见状,不顾一切地冲到司马九身前,张开双臂。“你们想伤害他,就从我尸体上跨过去。”

      “兴东,没事儿,他们是来帮助我们的。”司马九急忙劝阻。

      “哦!”司马兴东尴尬的退到一旁。

      两名军医检查司马九的双脚后,便动手为司马九拿捏复位。

      “啊!”伴着脚关节部位传来两道‘咔’的声音,司马九痛苦的叫出声来。

      “你的脚已经复位了,只是,还不宜走动,上马吧。”

      “多谢两位大哥!”

      司马九在两位军医的帮助下,骑上了战马,跟随骑兵队而去。

      司马九前世成长于农村,放牛时,骑牛这样的事儿,他可没少干。

      于他而言,骑马与骑牛并无多少差别。

      没过多久,他便掌握了骑马的要诀,只是苦了双脚,脚踝疼得宛若刀割。

      行进之中,司马九向一位骑兵问道:“这位大哥: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骑兵默不回音,只顾着行军。

      尽管如此,司马九也大致能猜出他们此行的目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