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刺激很黄软件

      柳树庄的人少、房子少,家里的东西值两钱的那就更少了,到了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村民们家中稍微值点钱的东西都被子弟兵们给清了出来,每家每户原本塌掉的屋子,但凡还有用的,像是没断的木梁啊,没破的竹子片啊,都被子弟兵们按家挨户的清了出来。

      桑柏家自然也是这么过了一遍,不过他家到了毁的干净,没一根好梁也没有一片好竹片儿剩下,以后再建房子的时候就得是全新的。

      “喂,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桑柏站在院子中间,冲着进门的三个小战士说道。

      三个小战士身上全都是灰,草绿色的军装都快看不出颜色来了,十八九岁的年龄,脸上因为忙活,遭了灰流了汗,现在跟大花脸似的。

      “老乡,咱们连长让我们把大米还回来,您就别再送了,心意我们领了,但是我们有纪律,要是要了你的东西我们是没什么事,但是我们连还有我们连长指导员那就有事了”一个小战士乐呵呵的说道。

      “对啊,心意我们领了,你也别再边过去了,大米我们带过来了”。

      另外一个小战士也接口说道。

      “别再送了啊,要不然我们还得给您送回来”最后一个小战士笑眯眯的一边说一边望着院子里的秋收。

      桑柏苦笑着说道:“那我不送了,不过喝口水再回去这没什么问题吧?”

      送过去好几次,人家给送回来几次,桑柏决定也就不再折腾了,要不然不光是折腾自己也是折腾这帮小战士。

      现在不要米没有关系,等着明年自己有借口了,给战士们送点桃过去,那他们就没有理由不收了。

      见三个小战士不回答,桑柏去给他们三倒水。

      桑柏家的水瓶摆在空间里,那自然是没什么事情的,烧的热水现在还温着正好饮用。

      喝完了水,三个小战士开始凑到了秋收的身边撸熊。

      年青的小战士们对于秋收十分好奇,一边撸一边不停的问桑柏的问题。

      “这熊你养多久了?”

      “这熊平常都喂什么,长这么大”。

      诸如此类的问题。

      桑柏这边一一的答了。

      “对了,你们晚上不回连队吧?”桑柏问道。

      “不回,我们接了任务是帮着乡亲们救灾,如果可能的话还得把你们安置一下”一位小战士说道。

      另一位小战士接口说道:“就是最少给大家弄个挡风遮雨的地方,像现在这样的一下雨怎么办”。

      桑柏听了不由的点了点头,还是原来的味道,还是原来的作风嘛。

      当然啰,桑柏不知道八一年的时候,军队可是一样穷的叮铛响,比房子没倒的柳树庄要好上一点,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现在还没有大裁百万的大裁军,还没有八四年的军队可以经商,这时的军队和整个国家一样,都穷。

      像是雷达站这边这次想凑十顶帐篷过来,都凑不齐,最后也就凑出了三顶,已经是尽了全力了。

      又呆了两分钟,三个小战士撸到了心满意足,放开了秋收一起往村子里去。

      桑柏也带着秋收跟着去了,到了那边发现乡亲们和炊事班的战士一起正的准备晚饭。

      正准备上去帮忙呢,突然间发现村口那边热闹了起来,抬头一看发现是县里的救援队伍来了,不光是救援的队伍来了,县里还来了领导。领导来了,那么陪着的就是吕庆尧,桑柏没有兴趣往上凑,也没有资格往上凑,离着领导差不多五十来米的样子,这时候的领导出行还没有后世那种官越小越讲排场那一套,县里过来的就三个领导,剩下的都是民兵。

      桑柏在房子也不在村里,所以领导的慰问与关怀一时间也没有能洒到桑柏的身上。

      县里来了人自然也带来了一些物资,帐篷也不多,就十来顶的样子,不过加上部队给的帐篷挤一挤的话也够用了。

      桑柏留在村里和大家伙一起吃了个饭,到了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在战士们还有民兵的协助之下,十几顶账篷便被搭了起来。

      战士与民兵们直接睡在外面,柳树庄的乡亲们却是睡进了帐篷中。

      好在是夏天,也没有落什么雨,一夜大家也就将就着过来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所有人都开始干起活来,桑柏这边也跟着瞎忙活起来,到了中午的时候回头想一想愣是没有想起来早上做啥了。

      桑柏没有做什么,但是小战士们和民兵到是伐了一些小树,给乡亲们临时搭了一些可以做饭的灶台,说是锅屋那肯定算不上,但是大锅上总算是有了遮挡物,要不然一下起雨来,大家就得雨水混着菜炒了。

      用了差不多一天半的时间,战士们在村子的废墟上给大家建了十来个窝棚,这才撤回去了。

      “桑柏哥!”

      桑柏正站在自己的院子中,院墙已经毁了一大半了,房子自然是没有了,现在隐约的可以当成建筑遗址来看,当然如果它要是有历史价值的话。

      桑柏不是什么名人,也就是个人名,所以破败的院子似乎是没什么价值。

      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没什么价值,但是对于桑柏来说这块地意义非凡,这是他两个时代拥有的唯一房屋,所以破屋破地对他还是有点小念想的。

      乡亲们给桑柏均了一顶帐篷,现在就被搭在了破院子中间,在帐篷的旁边是一个小窝棚,这是桑柏简易的厨房。

      都不需看,听声音便知道过来的是陈东升,桑柏随口问了一句:“什么事?”

      陈东升道:“大家找您去商量事情”。

      “哦,我马上就到”桑柏应了下来。

      陈东升并没有离开,而是走到了桑柏的旁边:“桑柏哥,别伤心了,等明年大家起砖房子”。

      “嗯!”桑柏这边随口应了一句。

      此刻桑柏心中正盘算着怎么才能搞到建筑材料,建自己理想中的中式小院呢,根本就没有用心去听陈东升说什么。

      不过桑柏也知道,想是一码事,真的建又是一码事,毕竟现在是计划经济为主,钱做不到的事情那真是太多了。

      陈东升又道:“你以为我瞎说?我跟你说真不是,村里的老人们商量着准备重开青砖场呢”。

      听到青砖场这三个字,桑柏立刻精神一振:“你说什么?”

      “村里大家伙正商量着建青砖窑啊”陈东升说道。

      “村里有人会这个?”桑柏问道。

      陈东升说道:“原本吕家就是干这个的啊,吕家的几位爷爷辈的都在以前老邱家的青砖场当长工的,只是解放后他们就回来务农,老邱家也被打成了反动派……”。

      桑柏对于老邱家的遭遇并不关心,首先他根本不认识人家,二来这类故事跟本引不起他的共呜,因为他出生那会儿,这些事情早就成了传说了,别说他了,他老子都没有经历过呢。

      现在桑柏最关心的自然是烧青砖的事情,如果村里要是能烧青砖,那么最主要的几样建筑材料就有一样了,除了青砖之外,那么就剩下水泥钢筋了。

      一想到这,桑柏觉得身上一下子有劲了,拉上陈东升带着小跑往村里去。

      到了村里,很快发现一村子人都围在晒场上,躲在树荫间七嘴八舌的说着什么。

      桑柏来到了人群边上,直接学着大家的样子把鞋子一脱,一屁股坐在鞋子上,然后竖起耳朵听起大家说什么来。

      陈立国道:“这时候肯定不行,因为马上就要秋收了,这时候准备重建青砖窑?”

      “不建那怎么办?再用泥建房子?不说别的,只说建出来的房子和青砖屋子相比,也差不了多会功夫,再说了,土坯的房子太怕水了,咱们这边辛苦一些,一次性到位,吕二哥不是说了么,县里默认咱们把窑恢复了,不趁这时机建个砖瓦房,那不是费二茬事?”季延平说道。

      吕庆举这边张口道:“话是这么说,但是那老窑都停了几十年了,能不能用还两说呢”。

      “也别两说了,老窑口那边根本没的用,有那功夫建个新窑口都成了,而且咱们村自己烧青砖,又没有地方去卖,就修个简单的窑,也不需要多久时间,咱们出二十来个小伙子,带上牲口过去,一次能出一间房的砖就是了”陈显贵说道。

      桑柏听了一会儿觉得自己的脑瓜子不够用,乱七八糟的,大家说的每个字都明白,但是弄到一起把他给弄懵了。

      “我能问问,不是有老窑么,怎么又要建新窑?”桑柏问了一句。

      听到桑柏一张口,大家瞬间安静了下来。

      吕庆尧解释道:“是这么回事,以前在白淀坡那个地方有个黏土矿,解放前是资本家邱伯庸家的青砖厂,后来解放了,这青砖厂就停了,政府在县城的西边建了一个红砖厂。青砖场的窑这是二十多年快三十年没有用过了,有些地方塌了,早上的时候我和显贵去看了一下,发现原本的窑都毁的差不多了,想重新摆窑收拾起来,光凭咱们村那显然是不够的……”。

      “那咱们先恢复一个窑成不成?咱们先恢复一个自己村里用着,等着看看情况,如果是产出来的青砖要是能卖出去的话,村里也算是有了一份收入不是?”桑柏说道。

      桑柏算是听明白了,这砖窑还不是村里的,首先来说位置就差不多在村子和镇子的中心线上,离着柳树庄、镇子,还有别的村子相距都差不离,很难说这窑是属于谁的。

      确切的说是属于邱家的,但是邱家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呢,这么一份财产桑柏不知道还好,要是知道了怎么可能放过,八一年没有放开,八二也不放,那么最迟三四年后这乡村经济就要起来了,十亿人民九亿商还有一亿在思量,国人发了财首先就得建房子啊,到时候这青砖厂哪怕是技术力量差点,那也算是村里一份收入不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