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彩春在线中文2018

      虚空之中,司玄继续说道:“我并不清楚到底是何种力量维持着这颗星球的运转,但是依在下看来,这颗星球的存在更像是一种幻象,犹如无根之木,无源之水。他们的运转,并不是自然的运转,而是在某种意志的推动下运转。”

      “如果一个木偶在动,不知道的话以为他是活的,但是知道的话便知道这木偶是死物,前辈以为呢?”司玄小心翼翼地看着方浩然,暗示道。

      方浩然沉默,良久之后才问道:“那你以为什么才是生?”

      司玄沉吟片刻答道:“小子以为,只有自由意念才是生。”

      方浩然点了点头,忽然间,整个宇宙星系过去未来,都洋溢出一股欢欣雀跃的气息来。

      司玄也感受到了什么,心中跃动,仿佛某种禁锢在这瞬间解开。

      让他压抑不住的想要闭关参悟这种悟道的感觉。

      方浩然点头之时,突然察觉到无法穷计的念头从各个纬度飞速收回。

      无穷信息涌入脑海,也被他一一屏蔽。

      原来,在他潜意识之间,一直控制着这个世界。

      随着他念头触觉收回,他身后的地球也开始崩溃瓦解,各种天灾骤然袭击世界各国,全世界人民陷入莫大恐慌之中。

      方浩然心中不忍,念头转动,地球如水波幻影般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受教了!”方浩然双手作揖,向眼前的司玄拜谢。

      这是他第一次认可自己书中的人物,这个世界好像并不是全都是自己的念头,而是还有别的值得探寻的东西。

      他,已经封锁了自己对这个世界的念头感知,不再下意识地控制操纵这个世界。

      “自由,到底能开出怎样的花朵呢?”

      方浩然轻念着,随后,他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巨熊星系神殿之内,惊呼声骤然响起。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追踪这位大能的去向?”是先前女声。

      “哈哈哈,赤司老鬼,放心,你死了我帮你照顾你的妻妾子孙。”粗犷声音狂笑起来。

      “哼,我等已经停留在此境界数百万年,再无法突破,纵然是我也要消散在这宇宙之中。如今,有这等机缘,又怎可错过。”苍老声音说道。

      ……

      踏天宗,方浩然从天而降,踏入宗主殿中。

      随着他的身形踏入祖星,一只赤色小虫也突破虚空出现在了祖星万丈高空之中,只不过此虫浑身支离破碎,一双透明小翼已是残破不全,只在空中挣扎片刻之后,此虫猩红目光一黯,摇摇晃晃之后坠入深海之中。

      一条巨大的黑影自海底掠过,将这只小虫吞入腹中。

      巨熊星系神殿内,苍老声音轻咦了一声,随后陷入了沉默。

      踏天宗内,齐贺坐在殿中掌教之位,但是却披头散发浑身鲜血。

      突然出现的方浩然让他瞳孔一缩,双拳紧握。

      大殿之内,徐言等三大长老和各峰峰主齐聚,看到方浩然出现,齐齐陷入了沉默。

      还是徐言这个胖子率先发声,踏步而出,对着方浩然说道:“方宗主一去三年,如今强敌入侵,只有齐贺方能主持宗门大阵,故而不得已暂代宗主之职。”

      “三年?”方浩然皱眉道。

      在他看来不过两三个念头之间的事,踏天宗所在祖星时间竟然已经流转而来三年,看来他所设蒙蔽天机大阵已经分化了祖星与外星系时间流。

      他离去之时,交待徐言暂代宗务,所以徐言不得不出列解释。

      至于齐贺,三年前的种种历历在目,那恐怖的威压让他不敢多言。

      “强敌来袭么?”方浩然见状猜测道。

      “不管是怎样的强敌,既然本宗回归,自然会保踏天宗周全。”方浩然大手一拂,一股绿意盎然的灵气扑向齐贺。

      呼吸间,将他身上所有暗伤治愈,修为更在一瞬间精进不少。

      齐贺感受着身体的变化,随后走下宗主座,向方浩然拜了拜。

      不管他情不情愿,眼前此人确实是不讲道理的强。

      方浩然步入宗主座,大方坐下。

      “说说吧,怎么回事?”方浩然瞧向徐言问道。

      “宗主,此事说来话长,”徐言轻叹一声,陷入沉思,“传闻,我踏天宗传承自无上之地,传下来的不止我踏天宗一脉,如今另一脉的传人找上门来,妄图入住我踏天宗。”

      “不错,踏天宗确实传承自无上之地。”方浩然点头道。

      无上之地是祖星荒古诸神大战之后存留的小天地,其中宗门在世间多有传承。

      “你们如何确定那传人是踏天宗正宗传人?”方浩然问道。

      “哎,自然是因为踏天神诀,”徐言叹道,“踏天神诀传承到如今,十存二三,但是那少年似乎获得完整传承,已经连败我宗数人。”

      “哦?既然有正宗踏天神诀传承,那就让他做这个宗主好了,有何不可?”方浩然笑道。

      徐言苦笑道:“宗主笑谈了,若是让那少年得寸进尺,今日宗主回来恐怕要重重责罚于我了。”

      “徐老胖子,你一口一个宗主,又一口一个齐宗主,我看你也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此时此刻强敌来袭,又把我推出来,”方浩然眯着眼睛哼道,“你存的是什么心?”

      徐言被戳穿,脸色一变,尴尬地咳嗽了两声,半晌之后才语气沉重地说道:“按宗规,踏天神诀传承者自然有资格登上宗主之位,只是此人与我宗死敌白象宗为伍,目的不纯,我身为宗门长老,岂能将宗门基业拱手让与奸佞之徒。”

      当下,徐言将前些日子白象宗高手携此子登门之事一一道来。

      白象宗与踏天宗世代不和,互有血仇,近百年来大玄王朝调解之下,才维持了个表面和气。如今,白象宗携踏天宗传承人登门,倒是有些意思了。

      “此人身在何处,何时再犯?”方浩然听完,自然察觉到后面的道道,小心问道。

      “此子言明十日之后会再访踏天宗,白象宗真传叶龙象、护法邱臻会一并到场。”徐言答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护法大阵也撤了吧,没有必要。”方浩然定下了方略。

      “是,遵宗主言!”徐言拱手拜了拜。

      齐贺与其余人纵然不情愿,也跟着徐言拱手施礼。

      方浩然言毕,纵身而起,凌空步出殿外,所踏之处一块块平坦山地凭空出现,随着他落足而现,拔足而散。

      目送方浩然离去,徐言和齐贺等人目瞪口呆,二长老结结巴巴地念道:“踏…踏天…神诀踏天步,此子到底是何人,为何会我宗秘传神诀?莫不是哪位老祖转世?”

      踏天步,踏天神诀专有步伐,凌空虚渡固然潇洒飘逸,但是却失去了大地之力,而踏天步就让大地之力出现在天空之上,让凌空虚渡之人也能借用大地之力。

      方浩然这一手,让殿中之人陷入无限猜疑,不断猜测起他的来历。

      而此时此刻,方浩然已经飞至踏天峰弟子院中,他来见好友徐大山。

      弟子院中,三三两两聚集在一块,方浩然远远就看到徐大山正把着一块玄晶重石用力,全身通红呲牙咧嘴试图将玄晶重视搬起,这玄晶重视通体黑色,三岁孩童般大小,少说也有四五千斤。

      这徐大山是不用灵力,想要纯靠肉体之力将这重石搬起。

      踏天峰内,也就徐大山刚入筑基,不过因为方浩然的缘故,他才能在这宗门第一峰内站稳脚跟。

      不过徐大山也是个倔人,修真之初就偏爱肉身之力,自从方浩然传下龙皇战体决之后,也是将大量时间花费在龙皇战体决上。

      现场院中,“吼~”随着声气贯长虹的怒吼,徐大山猛一发力,将重石举离地面。

      周围师兄弟见状,纷纷叫喊为他加油打气。

      “吼~”徐大山再度发力,试图将重石举过头顶。

      忽然,徐大山吃不住力,重石微微摇晃后猛地下砸。

      “大山!”众人惊呼起来。

      下一刻,一个匪夷所思的画面出现在众人眼前,四五千斤的重石居然被一根手指头举在高处。

      “浩然!”徐大山惊喜地叫出声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众人这才看到来人,正是来到踏天峰的方浩然。

      “宗主”

      “宗主!!”

      “宗主大人!!”

      众人纷纷执弟子礼。

      徐大山见状,呆呆地看了一圈,也是退后半步,作揖低头:“弟子,参加宗主!”

      方浩然苦笑不得,给了徐大山肩膀一拳笑道:“你这个憨憨,我们兄弟还叫什么宗主不宗主的。”

      这个世界,方浩然和徐大山是同村邻居,村子遭妖物袭击之后被踏天宗的人发现些许修真天赋,所以被带上了踏天宗。

      徐大山生性稍有憨厚,当日村中和妖物一战,两人曾并肩作战,入宗之后平日里也很照顾方浩然。

      “哈哈,我不是看你这么威风么,我不能把你的风头扫了不是,”徐大山哈哈一笑,言语间让方浩然感觉亲切起来。

      “今日怎么没有修行吗,怎么聚在这块较力?”方浩然环顾四周问道。

      平日里,弟子们大都肚子修炼,像今天这么聚集在一块,应该是有什么行动。

      果不其然,马上就有弟子汇报,今日是踏天峰组织试炼,只等领队师兄到场就要出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