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视频缓存的视频怎么转换mp4

      2012年了。

      农村的生活忙碌而又悠闲,春夏秋三季没白天没黑夜的忙,到了冬天彻底闲下来,东家串西家蹿,打个麻将喝个小酒,传个八卦比下子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在家待了两天,陈耀东就有点烦了。

      忙的时候想好好睡上几天,好不容易闲下来了,又觉得没事干特无聊,天天跟队里岁数差不多的喝酒吹牛B也不是个长久之计,纯属浪费时间和钞票。

      给爸妈说了一下创业大计,陈爸陈妈又睡不着觉了。

      咋这么爱折腾,有钱赶紧在城里买套房子他不香吗?

      辛辛苦苦挣了点钱,三两下折腾完,哭都没地方哭。

      奈何陈耀东主意正,陈爸陈妈也管不住,只能期盼儿子千万别把家底折腾光。

      村上要盖楼房,事儿已经定了,地的事情还在扯皮。

      开阳村八个队,盖个小区要好几十亩地,各队都不想出地,扯皮扯了好一阵,不然早就定下来了,这要是扯到年过完,估计明年也住不上楼房。

      陈建斌这代人,对村上盖楼房都不感冒,折腾来折腾去折腾的还是老百姓。

      又不是免费的,好不容易存点钱,盖个楼房又得把家底折腾空。

      陈耀东对这事却很上心,平房实在是住够了,别的不说,光是大冬天的上个厕所就麻烦到死,肚子疼了蹲个坑,如果碰到下雪天那更是酸爽,蹲上几分钟屁股能冻僵。

      上午村上开会,陈建斌去了。

      回来摇头叹气,一副失望透顶的模样。

      陈耀东问:“爸,定了没?”

      “定了。”

      陈建斌道:“盖到老村委大院那地方,四队和六队再各出二十亩地。”

      陈耀东就来了精神,道:“四队和六队愿意出地了?”

      陈建斌道:“分摊到各队,到时各队再置换。”

      陈耀东问:“明年小区能盖好不?”

      陈建斌道:“开春就动工,好像一共要盖十二栋楼,六月份就好了。”

      “价钱呢?”

      “一平一千吧,五楼和一楼的便宜点,二三楼要贵,估计得一千一二。”

      “一套房子十万块钱,挺便宜的。”

      “便宜啥,现在结婚人家都要城里的楼房,农村盖啥楼房,都是瞎整。”

      好吧!

      陈耀东不说了,每次和陈爸聊这个都把天聊死。

      好多人不愿意盖楼,主要还是不想掏这钱,这几年好不容易存了点钱,盖了楼房估计要被折腾光,甚至好多人家存款不够住楼房还得欠债,所以才不愿意。

      可这事儿是镇上强推的,谁也拦不住。

      不过在陈耀东看来,十万块钱就能住一套楼房,还是挺划算的。

      城里的房子都三千多了,反正离城才四公里路,村上自己盖楼,那就不用再花三四倍的钱跑去城里买房了,一平才一千,两套一百平的房子才二十万。

      这么便宜的房子上哪里还能找到?

      一套房子十万,到时直接买两套,自己和老二一人一套房,省的爸妈再整天为了要买两套房子愁的睡不着,等手里有余钱了,再在城里买上一套就行。

      吃过午饭,陈耀东去了一趟大棚,摘了半车菜,送去城里。

      前些年流行盖大棚,上面鼓励农民们创业创收,发动农民盖了不少棚子,结果种了几年没啥情况,就没人愿意折腾了,最多冬天了种点自己吃的菜,不用花钱买菜。

      一亩地的棚子,种了不到一分地的菜,依旧吃不完。

      熟透了的西红柿掉在地里,好多都已经坏掉了。

      陈耀东只拣好的摘,把四个小号的化肥袋子全装满,然后装车上进了城。

      这些东西在农村不值啥钱,到了城里却全要花钱买。

      关键是农民种了卖不上钱,大多数都浪费掉了。

      陈耀东还记的上高三那会,爸妈天天半夜起来摘了菜拉到农贸市场去卖,一斤西红柿两毛钱,黄瓜两毛五,最贵的也不会超过五毛,有时候某样菜种的多了,甚至只能几分钱便宜处理,再没人要就直接倒路上,辛辛苦苦忙活一年赚不到几个钱,谁也不愿意折腾。

      菜送到大伯家,大伯给拿了两瓶酒。

      到二伯家,同样是两瓶酒。

      到大姑家,大姑父出去溜弯了,意外的是大表姐田永霞却在。

      “这菜打农药了没?”

      田永霞扒着袋子瞅瞅,问陈耀东。

      “打了。”

      陈耀东道:“现在就没有不打药的菜,病虫害太多。”

      田永霞瞬间没了兴趣:“打了农药的菜咋吃啊,都是毒药。”

      陈耀东没说话,陈爸兄弟姐妹五个一直兄弟和睦,两个哥哥两个姐姐对陈爸也一直比较照顾,到了这一代,关系也还可以,唯独这个大表姐有点另类。

      “你想吃我也不给你吃,回你家吃去。”

      大姑听到女儿的话,顿时被气的不轻:“好的没学多少,坏毛病到学了一身,一天嫌这嫌那,就你最金贵,要照你那么说,中国都没你能吃的东西了。”

      田永霞很冤枉:“妈,我就说了句实话,至于上纲上线吗?”

      大姑气的不行:“啥叫我上纲上线,是你自个毛病多,耀东大老远来给送菜,你说的那是人话吗?赶紧回你家去,今天不给你做饭,一天天的不知道哪来的这么多毛病。”

      又对陈耀东道:“耀东别跟她一般见识。”

      陈耀东笑着说:“姑别生气,大姐说的也是实话,现在的好多蔬菜的确不太好,农药打的多了对健康不好,关键有些还都是催熟的,确实对身体有害,不过家里种的菜都是自然长熟的,没用那些乱七八糟的药水催熟,洗一下问题也不大。”

      田永霞道:“听到了吧,耀东自己也说了,你还骂我。”

      大姑不想理她,拉着陈耀东说了会话,要留陈耀东吃晚饭。

      吃啥晚饭,还得去二姑家呢。

      陈耀东坐了会走人,大姑留不住,从柜子里取了两瓶五梁液和两条中华让拿着,陈耀东推辞几下,就乐呵呵地拿了,今年过年家里不用买酒了。

      到二姑家,二表哥薛丘明竟然不在家,问了下二姑,才知道有人给介绍个对象,出去见面了,陈耀东不急着走,准备等薛丘明回来问问相亲的情况,顺便蹭晚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