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丝学JK被男生疯狂输出

      清晨,酒馆的一间客房中,温暖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耀进来。

      而这个房间里面的白色大床上,一名少年和一名少女拥抱在一块,还在沉睡。

      在白色大床的床脚处,有一个小小的身影躺在那里。

      而这三人,就是昨天在酒馆里喝酒的法玛斯和荧,还有派蒙。

      “唔~”

      荧缓缓的睁开了淡黄色的眸子,她现在只觉得自己的头有一点痛。

      不过,荧很快就感觉到了自己好像是抱着一个人,而且自己的额头还靠在一个比较柔软的地方,淡淡的热意传来。

      她腰间的位置还有着被人触摸的感觉。

      这让原本还浑浑噩噩的荧,一下子就清醒了大半。

      “嗯!?”

      荧抬起头,差一点就亲上了她眼前的这个男子,而她也是认出了抱着自己的那个人就是法玛斯。

      顿时,荧的脸色迅速变红,头顶上似乎还在冒着蒸汽。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荧的内心乱作一团,她只记得昨天晚上还在一起喝酒的记忆,现在怎么就和法玛斯睡在一张床上了。

      而且还是相互拥抱着的那种。

      荧赶紧把抱着法玛斯的手抽出来,但这似乎是惊动了还在睡梦中的法玛斯。

      法玛斯抱着她双手收紧了一些,这让荧整个人都贴在了法玛斯身上,发烫的小脸陷入了法玛斯的脖颈之中。

      感受到头顶,法玛斯下巴传来的温暖,以及眼前凸起的喉结。

      荧的脑子直接当机了,害羞的闭上眼睛,连把法玛斯叫醒的这个想法也直接断掉了。

      她就这样任由着法玛斯抱着,没有了一丝丝挣扎,甚至看着法玛斯的脖子,还有一种咬上一口的感觉。

      “穆纳塔,没有叛徒……”

      荧突然感觉到了自己头上有一股热气传来,好像是法玛斯说起了梦话。

      “死战不退…”

      本来已经闭上眼睛的荧,听到这句话不由得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虽然她的意识还是没有那么清醒,但法玛斯的话她还是听得很清晰的。

      “是梦到了原来战争的时候吗?”

      荧好奇的想抬头,无奈只能转个方向,但嘴唇似乎和法玛斯的脖子越贴越近了。

      梦里,法玛斯回到了最初降临提瓦特时,被周遭的几个魔神联合攻击,最终力竭,由他随手庇护下的几个凡人,壮烈的走到勉强支撑身体的法玛斯面前,为他挡下攻击的时刻。

      抱着荧的手臂微微松开,荧终于可以裹着被子,向上拱了拱。

      映入眼帘的是闭着眼睛,皱着眉头,似乎在梦中也很是痛苦的法玛斯。

      “在想什么呢?”

      看着法玛斯的眉头,荧好奇的思考,然后抽出搭在法玛斯身上的左手,轻轻的摸了摸面前男人的眉间。

      伴随着荧的抚摸,法玛斯的眉头逐渐顺展。

      看着法玛斯苍白的肤色,以及露出的锁骨和脖子,荧轻轻在他的嘴角啄了一下。

      没有反应,法玛斯还在熟睡。

      壮着胆子的荧又偷偷亲了一下面前的男子。

      两下,三下,四下……

      终于,越来越害羞的荧缩回自己的脑袋,像是鸵鸟一般,整个人钻进法玛斯怀里,闻着法玛斯身上的气味,舒心的闭上眼睛。

      而这时,床脚躺着的派蒙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慢慢的从床上飞了起来。随后她就看到了让她震惊的一幕。

      “这什么情况?我错过了什么吗?

      派蒙只记得法玛斯扶着荧在街道行走的场景,而她则是在荧的肩膀上睡着了。

      她连忙飞的更高,随后关注起来床上的两个人。

      法玛斯是直接睡在被子上的,而荧只是裹着半边被子,衣物似乎都很完整。

      嗯,被子上也有没有什么奇怪的痕迹。

      派蒙确定了几个很重要的事情后,看到了荧的眼睛睁开,应该是已经醒来了的样子。

      “喂,荧这是怎么回事啊!”

      派蒙飞到荧肩膀的位置上,然后小声说道,似乎还担心怕自己把法玛斯吵醒。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还记得昨天喝酒后的事情吗?”

      荧说话的声音很小,口中还呼出来了很明显的白色雾气。

      她现在非常的的紧张,派蒙刚刚有看见她的动作吗?

      “昨天晚上那个卖唱的好像是说,帮我们找了一个住的地方,不会让我们睡大街什么的……”

      派蒙用手扶着自己的脑袋,她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昨晚发生的事情了。

      “荧,你倒是叫醒这个家伙啊,难道你们就一直这样抱着吗?”

      派蒙小声的在荧的耳边,直接来了一个灵魂拷问。

      “我……”

      荧犹犹豫豫的回答,她的耳朵现在已经变的非常的红了,声音有些颤抖的说。

      “难道?”

      小派蒙突然有了一个很不好的猜测。

      “难道法玛斯对荧……”

      “别瞎猜啊,派蒙。”

      荧羞恼的回应,声音稍稍大了一些,惊动了沉睡中的法玛斯。

      法玛斯突然抱住了荧的脑袋,把他按在了自己的怀里。

      “唔唔!”

      荧的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喘不上气。

      突然,房门被一个绿色的身影打开。

      正是早起的温迪。

      “嗨,你们睡的怎…么…样?”

      温迪刚把这句话说出来的声音还是很大的,但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副场景,他的声音到后面却越来越小声。

      看着在法玛斯怀里挣扎的荧,温迪一脸震惊。

      而因为这开门声还有温迪那前面大声的招呼,让本来还在睡梦中的法玛斯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早上好啊,温迪。”

      昏头昏脑,撑着身子起来的法玛斯还没有弄明白发生了什么,手里便握住了一个柔软的东西,还忍不住捏了捏。

      转头,正是面色羞红的荧,低头看着法玛斯的手。

      “诶?”

      两人一愣,然后就是小派蒙的一声尖叫。

      “法玛斯,流氓!”

      —————————————

      PS:

      编辑:“这位作家请注意你的文章尺度。”

      我:“马上改!!?_?”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