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先锋DVA3D

      武文杰的这一惊可吃得非同小可。

      夜里人家借给他表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在自己手里不过几个小时,这表居然坏了。

      表的侧边有几个小小的按纽,他不敢按,怕弄坏了。

      他把表拿在手里,先轻轻地摇一摇,看看表屏,没有反应。再使上一点劲摇摇,表屏还是空空如也。再使更大劲,表屏依然如故。

      看来,这表就这样了。

      糟糕透顶。武文杰心里顿时拔凉拔凉的。

      表坏归表坏,自己还得去上班。

      武文杰苦着脸把表扔在床上,转身出了宿舍。

      到厂门口的时候,大门已经关上了。

      门卫似乎认出他了。跟昨天相比,头发仍是一样的零乱,神情仍是一样的狼狈,不一样的在于,昨天一身干净整洁的工作服,今天沾满了油污。

      大概见惯了每年新到大学生的各种不着调,门卫并没有难为武文杰,打开侧门让他进去了。

      反正已经晚了,不用着急了。

      武文杰进厂门后,干脆放缓脚步,边走边擦脑门上流下来的汗。

      他想尽可能让自己看上去别那么滑稽。

      进了车间的门,班里的人早已忙碌上了。

      车辆班长那高大的身躯,在人堆里格外显眼。

      走近台位,还没等他说话,车辆就发现他了,主动说道:“昨天把你累着了吧,我忘跟你说了,其实你今天不用来得那么早,可以多休息一会。”

      武文杰听了,心里一热,嘴上说:“我不累。不好意思,今天还是来晚了。”

      工作这边没什么好说的。等中午回到宿舍,武文杰又开始挠头了。

      那块屏幕上什么也没有的电子表,静静地躺在枕头上。

      这可怎么还给人家呢?

      他后悔自己昨晚,不,今天凌晨的冒失和莽撞了。

      也不认识人家,居然厚着脸皮向人家借那么贵重的东西。

      这下可好了,表出问题了。

      尽管早上一口饭没吃,这会还是不觉着饿。

      他拿着表在楼道里转悠。

      借了人家的东西,既没注意也没问起他住在哪个房间。

      不时有人进出,但都不是他要找的人。

      有人看出他有事,便问:“你是找人吗?”

      武文杰点点头。

      问他找谁,武文杰也说不上来,情急之中,他先把眼睛眯缝了一下,再把眼睛瞪圆了,说:“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就是这几天总上夜班的那位……”

      他话还没说完,人家就明白了:“一直走,走到尽头的那个宿舍,就是他。”武文杰问。

      “他叫什么?”

      对方很奇怪:“你竟然不知道他叫什么?劳模常啊。”

      哦,那人叫“劳模常”。

      武文杰走过去,轻轻敲敲门,没有动静。

      忽听身后有人说道:“你找谁呀?是找我吗?”

      武文杰回身一看,正是那位夜班男人,他应该就叫“劳模常”吧。

      “劳模常。”武文杰含糊地吐出几个字。

      面前的劳模常,一只手举了两根筷子,上面插了三个馒头,另一只手端着饭盒,里面盛着红烧肉。

      看见武文杰,他眼睛又瞪得圆圆的:“呀,是你呀!怎么样?我的表好使吧?”

      武文杰尽管有心理准备,但还是红了脸,一副难受的样子:“真是不好意思,你的表好像……好像被我弄坏了。”

      说着,他把表递过去。

      劳模常没接,只是眯起眼睛看了一眼,便说:“什么坏了?没电了,这电子表皮实着呢,可不会说坏就坏,就是该换电池了。你给我放兜里吧,我等会去换个电池。今天早上耽误你用了吗?”

      听劳模常说表没坏,武文杰心头那块石头一下落了地。

      他只顾高兴,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回答他的问话才好。

      说那块表叫醒自己了吧,显然是瞎话。他可不愿说瞎话。要说自己起晚了吧,又有点对不住人家的一番好意。

      见他吭吭哧哧的,劳模常便说:“那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想借给你用,却没帮上忙。早上上班迟到了吗?”

      武文杰说稍晚了一点,不过不要紧,昨天相当于上了两个班,今早本可以不用去那么早的。

      “你可真行,才刚上班就白班连夜班?”劳模常说着,进了自己的房间。

      武文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时才觉得肚子饿得厉害,赶紧往食堂跑。

      到那里才发现,已经没菜了,只有馒头,以及一点菜汁。

      武文杰大概受了劳模常的影响,要了三个馒头,又找大师傅要了点菜汁。

      馒头花钱,菜汁不要钱。

      但对武文杰来说,往菜汁里加点开水,就是一碗能下饭的汤。

      上大学那几年,每当生活费面临断档的时候,武文杰就故意挨到很晚才去食堂,这样,他可以名正言顺地讨要免费的菜汁,沏成菜汁汤,就着馒头当一顿饭。

      那几年,这菜汁汤曾无数次帮他度过生活难关,在他心中留下的记忆是美好的。

      确实是饿了。第一个馒头,他几乎是狼吞虎咽干进去的,然后用汤往下顺了顺。

      他品出这汤应当是杮子椒炒鸡蛋的。

      在大学时,这是他最喜欢吃的菜之一,既不贵,还下饭,尤其是它的菜汁,做成汤无比美味。

      要吃第二个馒头的时候,杮子椒炒鸡蛋的汤已经喝得差不多了。

      武文杰耸耸鼻子,嗅到了一丝另一种菜的味道——红烧肉。

      刚才劳模常的饭盒里,盛的就是红烧肉。

      这个时候,餐厅里隐约还有红烧肉菜汁的余味在绕梁。

      武文杰决定再讨一份菜汁。

      他把饭盒里剩下的汤一口气喝光,然后再次走向窗口。

      “师傅,麻烦再给我来点红烧肉的汤,我还有两个馒头没吃呢。刚才太渴了,一口气把汤全喝了。”武文杰知道这不是难事。

      不过等大师傅一开口,就把他给说傻眼了:“哎,正好正好,我还以为你吃完了呢,就没叫你。我也才看到,红烧肉还剩了点呢,你就直接来一份吧,还要什么菜汁啊。来,把饭盒给我。”

      只见师傅抄起菜勺,满满地盛了一大勺红烧肉,伸手要接武文杰的饭盒。

      武文杰登时愣在那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