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平台怎么分成

      老郭用电台报告说:“田队,情况不对,对象的车在山路上走起了S型,看来要出事。我现在赶上去,请命令后车配合行动。”

      很快,山路上两辆跟踪的车都在顶部吸上了闪烁的警灯,并打开了警报器,快速向前冲去。

      此时,车内阿三正在与同车的另一个人扭打着。

      刚才同坐在后排的那个毛胡子,试图趁阿三昏昏欲睡之际迷倒他。但未料阿三是在假睡。因为阿三今天上车后心里的感觉不好,所以他一直特别警觉自己身边的一切。

      在两人的打斗中,阿三同时用身体撞击着驾驶座,声嘶力竭地叫嚷停车。

      后方突然出现的警灯和警报声,让车内的三个人一下子慌了神。

      突然,阿三对着身边的毛胡子面门重重一击后,又对开车者的右脸颊打了一拳,并窜起身体扑向了方向盘,企图将车靠在左侧的山体上,开车者潜意识地反向拉了一把方向盘,未料车子向右侧猛地一冲后掉下了山。

      等老郭他们赶到时,黑暗中能看见的是,山下升腾起了一团燃烧的火焰。

      老郭马上用电台向田东平做了紧急报告。

      ……

      田东平接到老郭的报告后,用拳头重重地捶了一下桌面,然后命令道:“老郭,你们想方设法快速赶到山下出事地点,勘察现场,第一时间报告情况。我请海口局协调当地公安,赶去出事现场配合你们,立刻行动。”

      田东平在向魏建涛报告了情况后说:“局长,我请求今晚两地同时全面收网,以免再出意外。”

      ……

      晚上七点多的时候,毛顺旺独自在小店里吃了点东西。然后,他找了个公用电话往老胡住的房间中打了电话。

      胡小鳯接起电话后撒娇着说:“老公,我一个人在房间里闷死了,老胡一大早出去后,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情,懒得管他。我想死你了,我们什么时候走呀?好,半夜我给那个杀千刀吃了安眠药后,我就打拷机给你,你来接我哦。”

      ……

      毛顺旺买了些香烟和食品后,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

      负责跟踪监视的小陈用电台报告了情况后,便按田东平的要求,与另一位从江浦来的刑警在毛顺旺住处附近蹲守着。

      毛顺旺打开房门进屋后,还没有来得开灯,便被人一把捂住了嘴巴,同时一把尖刀顶在了他后心处。

      等毛顺旺被反捆住了双手,又塞住嘴巴后,两个头套女式玻璃丝袜的男人,打开了电灯和电视机。

      一个稍矮者说:“毛高工,毛处长,这次弄了笔大钱,家里一定藏了不少现金吧?统统都拿出来,我们只为钱财,不想伤人。钱在哪里?”

      毛顺旺拼命摇头,并发出了鸣咽不清的声音。

      另一个高瘦的男人将毛顺旺拉起来推到了床上,然后用匕首顶在他心口说:“现在让你说话,但你要是敢叫,你知道是什么后果。”

      在稍矮的男人用左手拉出了毛顺旺口中的抹布时,高瘦的男人拿起了枕头站在旁边,随时准备捂住毛顺旺的脸。

      毛顺旺喘着气说:“两位兄弟,我还没分到钱呐,这是实话,现在钱都在阿三那里,我身上就只有3000元多一点,我绝对不瞎说的。”

      稍矮的男人说:“你当了一辈子的骗子,说过几句真话?以为我们傻是吗?”说完,朝那个拿枕头者示意了一下。

      毛顺旺的头被枕头捂住了。稍后,枕头被拿开了:“不说实话,我就闷死你。钱放在哪里了?”

      毛顺旺大口吐着气说:“我真没骗你们,阿三还没分钱给我,我……”

      毛顺旺话未说完,枕头又捂住了他的脸。

      见毛顺旺乱蹬的脚变得无力了,稍矮的男人赶紧说:“阿冲,快放开手,看看他怎么样了?”

      捂枕头的人抬起手后,只见毛顺旺脸色紫酱,同时身下渗出了尿液。

      那个阿冲说:“不好,我下手重了,这个老骗子不会死掉吧?老大,现在怎么办?”

      稍矮的男人伸出手指放在毛顺旺的鼻孔下试着,感觉毛顺旺的出气很微弱:“妈的,可能是闯祸了,好像要不行了。赶快走,死人就麻烦大了。”

      小陈看见安德光和另一个稍长些的人从毛顺旺住的楼里走了出来,不禁心里疑团顿生:怎么回事?看来这些人搞的名堂不小。

      小陈抬眼看了一下毛顺旺住的地方,只见一切依旧。

      小陈想了一下后说:“兄弟,刚才出来的两个人中那个矮些的,是我们这里的一个地痞,和阿三他们是一伙的。但我们没看见他们进去,却看见了他们出来,这有点怪,我上去看一下吧。”

      江浦来的刑警说:“这样会不会打草惊蛇?我看还是报告一下比较好。”

      小陈想了想说:“好,我马上向你们田队报告。”

      ……

      田东平说:“小陈,我们今晚就收网,所以你们盯死了,千万不能让那个姓毛的跑了。我马上安排人盯住了安德光,今天这群人必须一网打尽,你们等我命令。”

      过后不久,田东平先后收到了各个监视点的报告,相关的对象都在网中了,但老胡却迟迟没有回宾馆。

      田东平在电话中对魏建涛说:“局长,我突然觉得没有24小时盯死了老胡,可能是我的一个失误。但反过来说,他是被骗者应该不会跑的,所以情况很复杂。你看,我们是不是马上行动?老胡跑不掉的,也许去什么地方鬼混了。好,我们马上开始抓捕。”

      ……

      当小陈等人进入毛顺旺的房间时,毛顺旺生命体征已经很微弱了。

      小陈一边叫救护车,一边马上向田东平做了汇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