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色网止

      “所以,在第五第六人遇袭的时候,你竟然没发现有可疑人物出现?”王仲亮孤疑的问着柯愈静。

      柯愈静为自己所受的怀疑涨红了脸,“绝对没有!他们出外时我没有任何分心,一直注意着周遭情况,绝无任何人在他们周围出现。”

      另一位叫做闻来德的修真者也出声支援道,“这次出外的人相互之间隔的不是太远,从听到惨叫到大家赶到现场时间很短,虽然说足够杀人,但要伪造一个老虎袭击人的场面就不太够了。王道友,是否考虑一下真是老虎袭击人的可能?”

      王仲亮:“理由我前次已经说过……”

      闻来德打断:“但显然不够充分!”

      王仲亮不满的看了他一眼,不过他也知这营里的修真者虽然隐然以他为首,但说到底也只是因为他之前几次的计略还算好用,自己并非那种有多大威望的领袖人物,现在连续有人质疑,那最好是彻底解释清楚:“也罢,就跟你们细说此事吧。”

      “若是老虎,他为何要袭击人?定不是为了食物,因为虽然每次尸体都血肉模糊,但经过检查并未少什么部位,如果饿了想吃人而袭击,为何却只杀不吃?”

      闻来德:“若有人伤过这只老虎,他是为了复仇呢?”

      王仲亮“若是复仇,为何又只有营地的兴国士兵遇袭,越人奴兵却无人伤亡?越人数量远多于兴国士兵,随意伤人的话,绝不会只有兴国士兵一直遇袭。”

      闻来德:“也可能伤它的人就是兴国士兵,因此它专找身着号衣,佩戴武器的人袭击,越人要到前线才会发放号衣,故而没被袭击。”

      这倒是有可能……王仲亮滞了一下,但他还有其它理由。:“另外,若真是老虎,为何会没人看到老虎袭击人?它明显有意避免袭击人多的群体,还会把目击者都杀掉,一个人走就杀一个,两个人走就杀两个,若是老虎,根本没必要做避人耳目这种事。”

      王仲亮:“而且,到目前为止,可有人听过有人遇袭时喊过‘老虎’?”

      闻来德:“但同样也未有人喊过‘越人’!或许只是什么都来不及喊罢了。”

      王仲亮微微一笑:“这次倒是有人听到了喊声,你可知他听到喊了什么?”

      闻来德一愣,他听到再次有人遇袭便匆匆赶来,倒是没听过这次有这个不同:“喊了什么?”

      王仲亮:“他喊的是‘怪物!’老虎是何模样人人都识得,绝不至于认作怪物,但越人可以伪装自己,扮作无人能识的怪物并无难处,老虎可不会做此装扮。”

      闻来德对此倒无异议,但他转念一想,发现还有另一种可能,“如果是老虎被人驱使来袭击人的呢?老虎不会装扮,但人可以给他装扮。”

      王仲亮见闻来德始终不愿停下这个话题,也有些不耐烦起来,“闻道友,凡人哪可能对此等猛兽如臂指使,何况老虎杀了这许多人,他就不怕它凶性大发噬主么?若是修真者,那倒是简单,但又何必花这许多力气来对付几个凡人,反正杀也就杀了,一走了之,我等难道会为几个凡人前去与其斗法么?”

      若是个凡人中的杀人者,修真者们通常不介意顺手抓捕,反正凡人几乎不太可能对修真者造成伤害,就算是刚入门没几年的修真者,只要宗门许其下山,多少会给些护身法宝,对凡人在一定程度上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但若是修真者杀凡人,除非有不得不插手的理由,不然很少有修真者愿意管这种事,毕竟斗法这事谁都不敢说自己就必定能赢了。境界,法术生克,法宝,经验,天时,地利……能左右胜负的因素太多了。

      闻来德对此倒无异议,不过……“或许袭击主使者是人,但王兄是不是忘了我们在哪了?这里除了越人,可是还有兽人的。”

      对于南蛮兽人,说实话大家一直不算很了解,北方兽人由于长期征战,偶尔还会有同盟,友好往来的时期,所以互相之间算是比较了解,就算是民间也对北方兽人知之甚详,而南蛮之地开发也就是最近一百来年才开始的,对南蛮兽人的了解,往往只知道个皮毛,对深层则不太清楚。

      而那些已知的皮毛里,精于御兽就是其中之一,战场上常常出现拥有智慧的野兽,力大无比,兽人本身力量就强于人类,而他们所训练的野兽比他们自身的力量还要强大。

      (如果是兽人带着驯养的野兽潜入到这附近来偷袭,倒也有可能……或许比越人更有可能?)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不管是越人还是兽人,既然大家都对幕后必定是‘人’而不是兽达成了共识,那我们就来商量一下对人的对策。”

      “之后出营必须至少五人,他应该做不到一次杀这么多,否则之前就不用这么小心只杀一俩个。”

      “但如果没机会,他一直不出手,我们也没什么办法抓到他。”

      “可以隔一段时间就派一次诱饵,由两名修真者准备好移动类法术,一发现不对,立刻冲过去。”

      “之前的侦测法术真的没发现?唉,算了,说好不提这个了。”

      “侦测法术也不是万能的,我们这种境界用这种大范围的法术,就算是凡人能也有些方法避开的。”

      “有当然有,但越人为什么知道?”

      “或许是来了很久的越人?”

      …………

      修真者们你一言我一语,很快歪到其它方向去了,不过倒是定下了多人集体出行这一条,其实在第三、四人一起遇袭时就应该这么做了,只是之前为了直接钓出幕后人,就推迟了,没想到这次鱼饵虽然被吃掉,鱼还是跑了。

      此时柯愈静出言:“我们是否在军营边上布置个困兽法阵?如果是越人干的,那么可以使他以为我们已经认定是野兽做的了,而且出了这么多事,一点防备都没有也很奇怪。另外如果真是遇到兽人加兽的组合,这法阵也能起到效果。还能安抚营内士兵的军心。”

      其他人觉得可以倒是可以,但都不愿意帮手,柯愈静只好领了材料带些士兵自行布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