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平台一个火箭要多少钱

      李鱼一字一顿道:“混沌道体。”

      混沌道体,一听就很厉害的样子。

      李青莲兴奋道:“这混沌道体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李鱼说道:“混沌道体乃是特殊体质排行榜中的第一位,体内大道天成,大成后的混沌道体几乎可以碾压任何同级的修行者,甚至可以挑战比自己高一个大境界的修行者。”

      李青莲是越听越兴奋,然后,慢慢地脸上越来越严肃,因为他知道关键的“但是”或“不过”马上要来了。

      果然,李鱼叹了口气道:“但是,想要修成混沌道体却是需要海量的修行资源,即使是剑阁这样的顶级宗门恐怕都无法支持混沌道体的成长,所以,你要有心理准备。”

      李青莲倒吸一口凉气,这也太变态了吧?能够把一个顶级宗门给吃穷了,这得消耗多少的资源啊?

      李鱼拍了拍李青莲的肩膀道:“好好赚元石吧!”

      李青莲心里吐槽道:那还不如去偷,去抢呢!

      嗯,等等,我怎么把自己的老本行给忘了?自己本来就是摸金校尉啊!能够在老家混的风生水起,没道理到了山海大陆反而吃糠咽菜吧?

      嗯,这件事需要好好从长计议,这山海大陆有那么多强者,历经了太古、远古、中古、近古一直到现在,不知道了经历了多少时间,这期间无数的强者被埋葬在历史长河中,他们遗留下的墓葬不知道有多少,如果自己可以让他们重见天日,那自己的修行资源还怕不够用吗?

      想到这里,他不由傻笑起来。

      一旁的李鱼摇了摇头,心道:自己这儿子的心性还是不够沉稳啊!这么一点儿小事儿就如此失态,看来这意志还有待磨练。

      如果让他知道李青莲在想什么,只怕会给李青莲两个耳刮子,打扰死者的安宁,在哪个时代,哪个世界都不被认可。

      毕竟,谁也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谁还没有个祖宗了?总不能今天你挖我家祖坟,明天我抛你家的坟头吧?

      有了解决问题的方案,他又多吃了两碗饭,这愈发让李鱼觉得他有些自暴自弃了,说道:“要不还是我陪你去剑阁吧?”

      李青莲摇摇头道:“没那个必要,我娘亲的事情重要,剑阁的考核我自己能应付。”

      李鱼问道:“你确定?”

      李青莲点点头道:“确定以及肯定。”

      李鱼道:“好吧!既然这样,择日不如撞日,我今日便启程,先去一趟你外祖母家,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李青莲道:“父亲保重。”

      李鱼笑道:“等我带你娘回来。”

      说完,直接御剑离去。

      这是李青莲第一次见李鱼御剑而行,也有可能将是最后一次。

      送走了李鱼,他一个人回到住处,把家里收拾的整整齐齐,清理的一尘不染,这才找了一条小船泛舟在莲花塘中,脑袋枕着胳膊,神识却是进入自己的丹田之中观看那混沌青莲子。

      他发现经过十六年的温养,混沌青莲子的灵气更浓郁了一些,只是依旧没有扎根的迹象。

      摇了摇头,他的神识来到了自己的识海中。

      《盗德经》依旧静静地悬浮在自己的识海中央,自从翻开了第一页之后,他也曾尝试去翻开第二页,十六年的时间,他尝试了无数次,但是都没有成功,这破书也没有提示他这激发签到的条件是什么。

      他猜测自己第一次签到混沌青莲子的原因无外乎两个:

      一个就是自己是混沌道体,只有混沌道体才能承载混沌青莲子的成长。

      一个就是此地的特殊性,这青莲乡可能与混沌青莲子有着某种特殊的关系。

      第一个原因是内因,第二个原因是外因,那么有可能是外因,也有可能是内因,或者干脆是二者共同作用下才会激活签到系统。

      这十六年间他没事儿就到处游历,然而,签到系统却是再无反应。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摇了摇头,他喝了一壶酒,便直接闭目眼神,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不知不觉间,日落月生,时值盛夏,莲花塘中水流淙淙,莲花随着水流轻轻摇摆,仿若水中仙子在随风起舞一般。

      正好又是朔月,月隐星现,天空中群星闪烁,倒映在平静的水面上,根本分不清水中的星辰和夜空中的星辰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一声响亮的蛙鸣将李青莲从睡梦中惊醒,摇了摇有些发晕的头,他看着船在水面上划过,竟似在星空中漫游一般,不由痴了。

      船顺着水流在莲花塘中随意飘荡,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

      突然,前方传来哗啦啦地水流声和一道轻声的呢喃声,好像在哼唱着一首童谣,他下意识想要看看是什么人!

      拨开一片莲叶,一个迷人的背影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星光下,那光洁的后背反射出如玉般的光泽,一头如瀑的黑发被她束在身前,一双莲藕般的玉臂正在水中轻轻地划动着。

      “呱呱呱”正当他准备离开之时,一连串的蛙鸣突然想起,却是,心急之下他竟然惊动了池塘中的青蛙。

      李青莲暗道:糟了。

      果然,那女子被蛙鸣声吸引,回头一看,正好与准备离开的李青莲四目相对。

      看其容貌,竟是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

      遇到这种尴尬的场面,李青莲丝毫不慌,目不斜视,嘴中吟道:“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一来是说自己喝醉了,误闯此地,二来是说自己睡着了,什么都没看到。

      那少女见他目不斜视,身上又带着一丝酒气,便信了八分,再加上他谈吐不凡,于是,深深看了他一眼之后,素手一挥,一件纱衣便笼罩住了她傲人的身材,轻轻一跃便凌波而去,仿若凌波仙子,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李青莲连忙大声问道:“在下李青莲,不知姑娘芳名?”

      那少女头也不回地道:“有缘自会相见。”

      言外之意是若是无缘,知晓了姓名又有什么意义?

      李青莲见少女踏波而行,便知道对方是应该是修行者。

      若自己也是修行者,那么今天说不定也不会与这个少女擦肩而过了,想到这里,他突然对前往剑阁修行有些迫不及待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