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毛片播放器www.41smt.xyzbjryd8.com

      “大爷,向您打听个事啊!”韩松林一边说着,一边拆开香烟,从里面掏出一根递给大爷。

      大爷磕了下手中的烟斗,目光瞥了眼韩松林,这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这小伙子,长得还人模狗样的。

      接过烟,大爷这也没有说话,就看着韩松林。

      韩松林心里苦笑,这还挺有谱!

      “来,大爷,我给你点上。”韩松林从兜里掏出一打火机,给看门老大爷将烟给点上。

      老大爷美美的吸了口烟,才道:“小后生,说吧,有什么事?”

      “是这样子的,大爷,我想要和您打听下……”说着,韩松林看了眼挂在柱子上的白底黑字的木牌子。

      因为长时间没有人打理的缘故,此时那厂牌看起来并不那么的光鲜亮丽。

      就如同这厂子一样,充满了破败感。

      “和您打听下,新星工业现在的情况!”

      “唉,现在还能够有啥子情况。”老大爷瞅了眼韩松林,这不会是上面派下来的人吧?

      “厂子停产之后,就没人了。现在我看着呢!”

      韩松林疑惑道:“就您老一个人?”

      “啊,就我一个人。”

      韩松林有些不知道说什么,老大爷看起来有六十好几的人。

      六十多岁吧,也并非说就做不动的年纪。

      在农村,很多七老八十的人,依旧得要下地干活。

      不干活,没吃的啊!

      指望儿女来养?

      有孝顺的儿女,这也有猪狗不如的。

      “大爷,你这应该退休了的吧,怎么来看大门呢?”

      老大爷翻了个白眼,这要能够退休享清福,谁愿意来看大门。

      韩松林也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比较蠢的问题。

      “大爷,我可以进去看看吗?”

      老大爷毫不犹豫的拒绝:“进去?不得行,厂里面说了,现在厂里头没有生产,不要让外人进去。”

      暗骂一声,你大爷的哦!先前接我烟抽的时候,咋就没有说不要进去呢?

      韩松林也就心里面想想,想要求人办事,人家没有答应,原因是什么?

      你给的利益不够大!

      所以,韩松林自然知道应该怎么做。

      从兜里掏出钱包,里面有两百块钱,韩松林当着老大爷的面,直接将钱拿了出来:“大爷,这钱,你拿去买酒喝,我就进去看看,不拿东西,你看,成吗?”

      老大爷盯着韩松林递来的钱,整个眼睛都直接挪不开了。

      这都多久了,就没见过这么多钱。

      “嘿嘿,我这也不是不让你进,这不领导要求嘛!”一边说着,老大爷从韩松林手里面拿过钱。

      就要出来给韩松林开门。

      韩松林嘴角浮现起笑意,这果然,世间事,很多都能够用钱来进行解决。

      如果钱没有解决掉,说明钱没给够,试着再多给点。

      当韩松林正要踏步往里的时候,一辆小货车开到门口停了下来。

      一男子从车窗伸头出来对老大爷叫喊道:“老李头,开门啊!”

      声音,有些熟悉啊!

      韩松林不由转头看去,不由一愣,这人,他认识。

      人名赖虎,江湖人称虎哥;开着一家茶馆,平日里做上些偷鸡摸狗,苟且之事。

      “呦,这不是韩老板嘛!”赖虎之前的时候就注意到门口这站着一人,身姿挺拔,他还以为那个在这门口装X呢!

      他赖虎,最讨厌这种人,敢在老子面前装X,找削的吧!

      现在这年月,那真的就是,看你不顺眼就找事。

      韩松林打量了眼下车的赖虎:“虎哥现在不开茶馆,改行来跑运输了?”

      这货车,核定载重就五吨那种车子;当然,核定载重永远都数字,拉货的,那有不超载的。

      不能够超载的车子,根本没人要。

      另外,现在对超载之类的,查得也不严格。

      赖虎搓了搓手:“那能啊,我这不是混口饭吃嘛!韩老板,你到这来,有事啊?”

      韩松林没有回赖虎,而是问道:“你呢,来拉货?”

      赖虎指了指车上的驾驶位上的人:“这哥们不欠我点钱嘛,就准备来拉点厂里的废料来抵账。”

      废料?

      还大白天的拉!

      真的有意思。

      这厂子里面,到底还有多少能够用得上的东西?

      “他是做什么的?”

      “物料科的科长。”

      物料科,这一听名字就差不多知道到底做什么的了。

      韩松林跟着他们一起进去,老大爷盯着韩松林看,然后又是小心翼翼的移开了目光。

      深怕韩松林注意到他一样。

      韩松林注意到老大爷的神色,嘴角微微动了动,将手上的烟抛给他:“大爷,这烟,你留着抽!”

      看着赖虎和那科长在仓库里面搬东西,韩松林没有要制止的意思。

      他也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事情,那科长在指定搬东西的时候,对那种精密零件没动。

      反而搬那种傻大粗的东西。

      他们,这要拿这东西去卖废铁吗?

      没有管他们,韩松林慢慢的在厂子里面转悠了起来。

      整个厂子的建筑,充斥着老派厂房的味道。

      显然,这些厂房已经建成了不短时间。

      厂房的墙壁,大多都用红砖砌成。

      屋顶用的石棉瓦,本应该灰白的石棉瓦已经变得灰黑。

      站在厂房内,抬头望去,能够看到屋顶不少已经在漏光。

      也就是说,缺乏维护的厂房,现在已经开始破败。

      几年之后,说不定整个厂房就垮掉也不一定的事情。

      走到一栋水泥建筑前,门牌上面挂着研发部的牌子。

      可惜,现在已经大门紧闭,让人看不到里面的场景。

      透过窗户,还能够隐隐看到内部的情景,韩松林站在窗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韩松林看来,作为技术性企业,那么公司内最为重要的部门就应该为技术研发部门。

      新星工业无疑就应该靠技术来吃饭的,它也有技术的底蕴。

      可现在呢?

      韩松林摇头苦笑,好像这个时代,对技术人员的重视程度,并不高。

      一处露天平坝上,停着百十辆的农机车。

      韩松林轻拍着这些农机头,即使经过风吹雨淋,生锈的地方也并不多。

      发动机是完好的,加上油之后,应该能够顺利的发动起来。

      这么多的农机车,就如此被放在坝子里任由风吹雨淋的,也真的让人没法说了。

      果然,这破产的企业,总是能让人感觉到一种衰败感。

      从方方面面,透出骨子的衰败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