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可以看大秀的

      “没想到这么长时间了,你的家里还是只有这么几类游戏。”

      “虽然以前的确挺喜欢的,但现在工作后哪里有时间玩游戏?况且你说的【只有】和【几类】是怎么来的?我听得一头雾水耶。”

      所以,在放开了我后,友璃转而开始进攻起游戏机。

      “像现代渲染的RPG游戏、FPS游戏、格斗游戏......你这里基本就是美少女游戏,完全没什么意思。连成人游戏都没有,完全和以前没什么两样。”

      “我的那些游戏不都在你家吗?还有、为什么会扯到成人游戏上?”

      嗯......并没有对我理睬,反而拿出了打开了为数不多的一作美少女游戏。

      那是相当经典的一作,将爱情表现得淋漓尽致,让众多玩家泪流满面,说着【找回初恋感觉】的话。虽然只有一作,但玩过的人都是抱着感恩感谢的心情悲伤而归,因为结果太煽情。如果友璃正常地玩完而不是跳剧情的话,她大概会哭出来吧。

      我并没有见过她哭就是了。

      “不过......你生病什么的还真是少见。”

      “我也是人,我又不是神,只要病毒与细菌存在的一天,无论什么生物就都会生病。虽然病毒与细菌也算生物,但可没有多少人喜欢它。”

      “肠道益生菌。”

      “好吧,那的确是很好的细菌。但就像苍蝇中有果蝇一样,但大部分人对于苍蝇的印象相当恶劣不是吗?而且,没有人会喜欢蚊子吧?”

      “......真是让人恶心的比喻。”

      【悠君,今天能不能来我家一趟?】

      【当然。】

      【不可以。】

      “选什么?”

      “这是按照你的喜好来选吧,为什么问我?”

      “像这样一个人玩游戏很无聊的。”

      “这个游戏也不能同时让两个人玩就对了。”

      “所以......你对于猫娘小姐的感情......是怎么样的?”

      “咦?”

      “没、没什么,只是随便问问,毕竟家里突然出现小说漫画里才有的猫娘,也是一件挺稀罕的事情,我就是想知道你是怎么看的。”

      “如果说当成家人看待会......”

      “家、家人......?”

      “呃、嗯?有什么不对没?”

      “没、没什么。”

      “毕竟养了她那么长时间,培养了三年的感情,总不能说抛弃就抛弃,何况本来就想让她陪我一生......虽然这不可能就是了。养宠物的人,都不愿意宠物离开自己或是死亡永远不见,宠物作为朋友、作为家人,有着其他东西所代替不了的情感。像我的父亲,并不喜欢狗,但母亲在外面捡回一只流浪狗并抱着试试的心态饲养了后,父亲的脾气就开始变得柔和,不再像以前那样急性子。说是宠物随主人,但说不定是两者互相影响就是了。”

      “......我也想养宠物。”

      “但你的父亲不允许对吧,强硬的态度,一般是很难改变的。”

      “嗯、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养一只狗、最好是萨摩耶那样,像是一大块棉花糖一样跑在路上。”

      “你现在所住的公寓......”

      “公寓不允许养宠物。”

      “原来如此。”

      永益看书

      “所以啊友璃,我有你所不知道和无法理解的事情,单是宠物这方面,我就比你好上很多。”

      “......”

      “像糯糯,大概布偶猫的性格就是那样,但糯糯比资料上的描述还要温柔和听话,帮她剪指甲她不会闹、帮她洗澡顶多发出一些撒娇的喵叫,既不挑食也不闹腾,就这样呆呆地在房子休息上一整天,当我回来的时候拉着我玩,如果我累了,会贴心地腻在我的怀里,这是对于孤独的人最好的慰藉。我一直在想着当她老了、离开的时候我会不会像那些视频上的博主那样会哭,或者我会考虑用不用多买一只【玩伴】,在我不在的时候代替我陪她。当然,这是之前。”

      “那现在呢?”

      “现在啊,自从变成人之后,就像是妻子一样,每天将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回到家还有热腾腾的饭菜等待着我......这应该是很多男性社畜都梦寐以求的事,但我很珍惜这样的时间。按照年龄计算,她是人类阶段的十八岁。我不知道她会不会还按照一年抵六岁那样成长,像猫咪一样在十几年后离我而去,所以,我很珍惜她。”

      【如果明天时间的话,可不可以在海洋馆门口等我?】

      【我有惊喜想要送给你。】

      “宗人,没想到猫娘小姐可以给予你这么多东西,真让人羡慕。”

      “......”

      “宗人?”

      “......啊、抱歉,不小心沉浸在了游戏里。”

      接下来就是海洋馆事件了吧。

      因为女主钱包被偷,男主追逐小偷结果被小货车撞倒。

      “所以,你刚才说了什么?”

      “我说......苍马。”

      “苍马?苍马怎么了?”

      “有一个暗恋他的学姊,并且在同一所公司工作,同时苍马也喜欢着学姊......真是比游戏里还要让人出乎预料,相信小说家都不会这么写。”

      “不、我相信小说家一定会这么写的。这不是很好的素材吗?所谓的创造缘分,小说家看中的就是这点。”

      “为、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还记得某位励志要当小说家的少女,写了一部爱情小说兴致满满地给同伴同学看,结果被嘲笑说这样故事也太平白无奇了的事情。那位少女,此刻不就在我面前吗?”

      “宗人!”

      “好啦好啦,我还是病人,不要对我动用武力。”

      “嘁!!!”

      “现在的读者,都喜欢看生活中所看不见的东西,因为自己追求不到,所以只能单靠幻想。轻小说总是满足于穿越或者超能力化,因为每个男孩从小都有一种想要上天遁地无所不能的主角感,而每个女孩都喜欢自己是公主,找到一个爱自己的白马王子。所以小说,满足了不可能实现的梦。”

      我盯着游戏里躺在血泊中被女主怀抱的男主。

      “你写的小说其实挺好看的,我很喜欢哦!”

      “我......我记得我并没有给你看。”

      “当你失落的出去的时候,我从你桌子里偷偷拿出来看的,很精彩哦,就像你一样,精彩万分。”

      “!”

      鲜红、一片鲜红。

      虽然在落日余晖下遮掩得差不多,但友璃清楚地感知到脸上的那种滚烫。

      “宗人,你好了的说!?”

      “哇啊啊啊,呼吸、呼吸......糯糯快松开,我快要呼吸不了了。”

      错愕中,友璃看见回来的猫娘小姐正抱着那个男孩儿的头,左右摇晃。

      呵——

      他这个男孩儿,没想到这么偷偷摸摸的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