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到天堂去a线www.tuanydy.com

      许多清冥派的子弟都记得龚衡那届比武大会,如果说龚衡之前的比武大会都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和平切磋,那么龚衡把比武大会打出了血性。

      比武大会的一早丁甯就没有起床,因为她早已知道了结局索性觉得去瞧了也没什么意思,她手里拿着笔屏气凝神几番调整呼吸后准备落下封魔诀的第一笔……

      “师姐!师姐!”丁甯的房门被大力掀开。

      丁甯吓得一哆嗦豆大的墨滴甩在了符纸上,而封魔诀只差一步就完成了。

      丁甯顿时没有好气:“干嘛干嘛,知了呱叫的。师尊要抽你还是怎么地?”

      “不是不是,是外门的龚衡居然大放厥词一人坐镇要挑战所有比赛的外门子弟。”文青气都没喘就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

      丁甯连忙起身:“什么情况?”

      在丁甯对整本书的记忆里龚衡是一个身世凄苦的小孩,正因为如此他自始至终都是谨慎有加、进退有度的谦谦君子。怎么也不可能做出如此狂妄之举,虽说她不小心改了一部分剧情但是人物也不至于崩成这样啊?

      才到武法场丁甯就在一群清水淡雅的画间看到了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如同她符纸上不小心落下的墨滴。她心中微动和正好看过来的龚衡视线交汇,她眉头微挑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这不能怪龚衡,谁知道那些外门子弟好几个怀疑自己抽到和龚衡比武是你特地指使的,龚兄为了你便允下他们的要求。”戴默笙看见丁甯来了连忙和她解释现状。

      丁甯一跃而上站在观赛台的最高处说出了原著里本来该对戴默笙说的那些话:“你们尽管大胆比试一番,如果输了有不服气的地方那便直接挑战我,我不用法术,不用我的剑,只用清冥派最基本的功法如何?”

      “好,我不信除去天资,你们内门子弟和我外门子弟有何区别。”其中一个男子站起身。

      龚衡:“师姐这是我和他们的事情,你不该来。”

      “我也算是你小半个师父了,为何不来?你就尽力去比就好。”丁甯乖巧的站在一旁让感辰道长封住了自己的几处穴位变成一个普普通通没有任何能力的普通武人。

      这下本来在观望的外门子弟都开始蠢蠢欲动,想要打败龚衡后和丁甯比试一场。

      几场下来外门子弟的质疑之声愈发减弱,从刚开始的嘘声起哄变成了震惊一般的窃窃私语。龚衡站在那里不断行礼出招,行云流水一般。愣是把比试弄成了挑战赛,碾压似得打击下外门子弟终于禁住了自己的质疑声。

      丁甯没想到龚衡进步竟如此之大,连自己这番作为都显得有些多此一举。丁甯坚持到最后几场后就开始昏昏欲睡,便趴在桌子上假寐休息。

      “飒”一个轻微的破空声响起,丁甯瞬间睁开眼睛捞起案上茶杯向龚衡方向掷去。“啪”茶杯在空中和某种东西相遇碎成了几瓣,戴默笙伸手劈向观战台上一个男子,那男子眉眼之间浮着黑紫气息神情癫狂。

      “入魔?”丁甯几步窜上戴默笙旁边回首对龚衡喊“继续比莫要受到影响。”

      “丁甯!你还未解封印!”感辰道长有些焦急。

      “老师放心便好,这等小妖还不在我眼中。”丁甯摘下一旁的桃木枝迎了上去。

      龚衡这边揍得对方是人仰马翻,丁甯这边拳拳到肉,听的人胆战心惊——为那个挨打的男子。

      只见丁甯几招清冥剑法用桃木枝抽的那入魔男子黑气乱荡,身形不稳。那魔人一声大吼把丁甯的桃木枝拍断,双手成爪抓向丁甯。丁甯又听见了轻微的破空声,她转身闪避却不巧正撞那魔人爪下。

      “丁甯!师姐!”

      丁甯:“无事!老师快叫众弟子封住长明山,有东西进来了!”

      感辰道长也看见了刚刚那一幕,他眉头紧皱手中结印消失在原地。

      丁甯动了动手上的胳膊感觉了一下伤势,戴默笙早就追施暗器的人去了,剩下几个内门子弟围在周围保护外门子弟。丁甯一时倒成了光杆司令,她对准魔人准备一拳打散他的魔气。

      她掏出自己前些日子写的封魔诀包在手上,挥拳就上,拳头舞舞生风,拳拳锤在了那人身上。一时间众人竟不知道到底该担心哪位,龚衡快速解决了对手纵身一跃跳到丁甯身旁。

      “来的正好,用清冥剑法把这东西逼出他的身体。”丁甯说完便闪身堵住那魔物的逃跑路线,把战场留给龚衡。

      龚衡手握铁剑只取魔人关节部位,几招下来就卸去魔人一身骨头软趴趴的跌到在地无法动弹。

      把魔人撂倒后,丁甯一旁让文青包扎好胳膊往观战台上一坐。“接着比吧,不要因为刚刚那个插曲影响了我们的比试。”

      “……师姐我觉得你这句话说的十分欠打。”文青

      “为什么?”丁甯不解

      “先不说刚刚龚衡师弟已经夺得了头筹,就你刚刚那种打法谁还敢有意见啊。”文青觉得师姐最近越来越不注意自己女孩子的形象了,这种打法哪有一点仙子的感觉。

      丁甯才不管什么打法,她只觉得自从穿书后她越发感觉自己腰杆硬了,这难道就是有实力的感觉。丁甯笑眯眯的喝了一杯茶与参试的弟子一起等感辰道长回来。

      “芸瑶,他的根骨很适合作为你的弟子。”晏无妄

      “确实,这个弟子身上总让我有一种熟悉感,他的根骨资质好似在哪里瞧过。”芸瑶。

      “师尊?!”丁甯感觉到来者连忙起身蹦跳到晏无妄身边。

      “甯儿,最近基础练的不错但是符法有些落后了,遇魔之后只需把封魔诀印在他眉心之处便可使他魂飞魄散,你可记得?”晏无妄仔细瞧了瞧丁甯的伤口。

      “师尊,我瞧着他怕是被魔气侵入身体才会癫狂,本身应该不是个魔物。”丁甯想起那两声诡异的破空声。

      “此事感辰会处理,今日比试谁是胜者?”晏无妄把丁甯胳膊递给芸瑶

      丁甯觉得自己现在像块腊肉被翻来覆去检查有没有发霉,她挣扎几下无果后只好乖乖的坐在一旁当个木头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