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人妖片段

      何雪何阳敢于针对同为金丹后期的于洋原因也在这里。

      她们兄妹的联手实力远在于洋之上。

      而且他们还比于洋年轻,有机会在不久之后晋升元婴境界,彻底碾压于洋。

      只是这一次他们针对石凡的时候,何雪显然没有想到石凡敢如此侮辱她。

      一时的盛怒,让她彻底弄错了该针对的人。

      何雪何阳站在一起,身上的阴阳灵气闪烁,发出咄咄逼人的强大威压,试图用气息碾压眼前的石凡。

      在他们两人看来就算是石凡能够击败同境界金丹后期的修士,但也绝对没有可能击败他们两个的联手。

      因为他们两人身为兄妹,天生灵气互补。两人加在一起的实力甚至可以和元婴境界高手交手而不落败。

      这是他们真正的实力,也正是他们两人自负的地方。

      因为这世上能够跨境界作战的人实在是寥寥无几。

      就连身为分神境的何丛云教导他们时都曾提到过这世上能够以低境界横击高境界的修士,都已经全部死在了上古。

      那种天才,当世绝对不再存在。

      但他们两兄妹虽然是两人,联手之后却可做到下位到伐,已经是属于天才一类了。

      何丛云这种错误的教导也让两兄妹一直认为他们自己同境界无敌。

      此时,他们要对石凡出手。

      林子风和李霜泽面色都有些紧张,毕竟对面何雪何阳不仅仅是丛云山庄副庄主,还是两位金丹圆满的大修士。

      这种压力不言而喻。

      于洋面色难堪,他知道这两兄妹想干什么。但面前的石凡又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短暂的权衡之后,于洋站在石凡面前,拦住了妄图对石凡动手的何雪何阳两两兄妹。

      “何雪,何阳,我们丛云山庄是商会!石少既然来了我们这里就是客人!你们两个怎么敢对客人出手!不怕何老责怪吗?”

      于洋口中何老,自然是三百岁的何从云,和雪何阳两人的义父。

      但是...

      何雪眼中此时只有狭隘和怨恨。

      “客人?我就没有见过那个客人敢在我丛云山庄让我滚的,你是第一个,也将会是最后一个!”何雪冷声道。

      于洋继续质问道:“现在正是赏宝大会举行的时候,外面不止一家京海市附近的名门望族,你们两个敢在这时候动手,真不怕我们丛云山庄的招牌砸了?”

      何雪眼神阴狠,看着于洋,也看着于洋身后的石凡:“敢惹我的人,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今天别墅不是被人袭击了吗?我杀了这小子,然后对外说是这个小子故意在我们丛云山庄闹事,然后被我抓住亲手击杀!这样就不会对我们丛云山庄的招牌产生影响了,而且...还能在这些家族之前树立我们丛云山庄的威严!”

      何雪面容虽然姣好,但其内心却阴暗无比,复仇心理极强。

      于洋面色极度难堪,这何雪是铁了心要除掉石凡...这岂止是不讲道理,已经是邪恶野蛮了。

      于洋整理了一下措辞,然后再次挡在了石凡面前。

      何雪眼神极其阴冷,她寒声道:“于洋,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今天你敢保这个小子,我们连你一起除了,到时候就说是你放这个小子进入丛云山庄心怀不轨然后四处捣乱。”

      何雪心思极其歹毒,在一瞬间,就想到了怎么陷害于洋。

      但于洋此时眼神也彻底冷静了下来:“何雪何阳,你们两个也不用多说什么了,今天你们肯定动不了手。刚才我联系了何老,他说就到!”

      何雪何阳听到于洋这么说,此时脸色才变了变。

      “就算义父到了,今天我也一定要让这个小子付出代价!”何雪脸色虽然不太自然,但嘴上还是倔强着说道。

      ...

      石凡坐在雅间的沙发上,眼神变得有趣起来。

      何从云要来?

      自己暂时也不用动手给眼前的何雪何阳一个教训了,让他自己去处理吧。

      ...

      片刻之后。

      何丛云一身麻布短衣,身上就扛着下午在后山农田耕地时带着的锄头,如同老农般,一身灰尘就这样走进了雅间。

      但雅间内除了石凡之外,没有一个人不起身行礼的。

      包括之前对石凡等人态度嚣张跋扈的和雪何阳,两人态度转变尤其巨大。

      他们两人尊敬的行了一礼之后齐声叫到:“义父。”

      何丛云随意点了点头,然后向于洋问道:“发生什么事要我处理,于洋?”

      显然就算是分神境的于洋也不可能做到全知全能,对这里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何雪此时抓住了机会,还没等于洋说什么,就主动添油加醋开始了一番故事讲解。

      在何雪的故事当中,石凡成了故意杀戮同行修士的魔道,破坏了山庄别墅,甚至在于洋的帮助下故意潜入丛云山庄,为了谋取山庄更大的利益。

      总之何雪说了很多,说的内容大多是于洋和石凡两人狼狈为奸,要坑害丛云山庄。

      何丛云虽然面色不改,但看到一旁坐在沙发之上的石凡之后,他就大概了解到了事情是什么情况。

      他制止了何雪继续添油加醋抹黑石凡,轻声说道:“给石少道个歉,然后走,这里我来处理。”

      何丛云是看着眼前的何雪何阳长大的,再怎么说,即使没有血缘之情也有养育之情,算是自己的孩子。

      他多少是对何雪何阳有些纵容的。

      他也很清楚自己这两个孩子的脾气,何雪娇生惯养,如同大小姐,从来没被什么人欺负过。

      而何阳比较沉闷,但很爱护自己的妹妹,在什么事情上都要支持自己的这个妹妹,不管事情是对是错。

      今天的情况看样子应该是何雪的错了。

      他清楚石凡的本事很大,只要真诚的道个歉认错,然后离开应该不是什么事。

      但听到何丛云这么说,何雪懵住了。

      道歉?

      怎么可能?

      “义父,我是不是听错了?”何雪反问道。

      何从云摇了摇头:“你的脾气我还不清楚?快去给石少道歉,然后出去干自己的事情去。”

      何丛云的话语很轻,但却很有分量,让人无法拒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