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火山小视镢

      “陈管事的为人我也是敬佩的,要不然也不会和他合作。”

      苏清欢越发感觉自己的眼光很好,选了好的合作伙伴,事半功倍。

      现在准备铺子正是需要钱的时候,三两银子对她来说太关键了。

      “苏姑娘去镇上的时候,可千万记得先去酒楼,东家也要见见你。”

      “东家?我好像没有见过你们东家吧?”

      苏清欢想了想,酒楼好像就跟陈力打过交道,其他人也不能是东家呀。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菜品的事情。”

      祥子当时听到也感觉奇怪,少爷平日里从不过问酒楼的杂事,只有月底会去查账。

      苏姑娘只不过是给酒楼送了些菜,怎么少爷还特地点名要见她?

      思来想去,那只能是因为菜品了。

      自从郑大厨学会水煮肉片后,少爷来酒楼吃饭的次数比以前频繁不少。

      “你们东家长什么样?我怎么一点印象没有呢?”

      “我们东家叫沈锦逸,那真是人才,长得英俊脑子还聪明,方圆十里找不出那么好看的人。”

      提起沈锦逸,祥子满脸自豪的打开了话匣子,从他在酒楼做事起,就一直对东家有着强烈的好奇心。

      那么年轻的人,陈管事在他面前竟然能服服帖帖的不敢耍滑头,想必定是有些常人没有的手段。

      苏清欢倒是想快点见见祥子口中的东家,应该是位很稳重的前辈吧。

      夸男人好看?她还真想象不出是什么长相,难不成还能比上次马车里的红衣少年更好看?

      家里的辣椒还剩三斤多点,全都给装到了马车里。

      送走了祥子,苏清欢领着苏清晗去山上摘辣椒。

      半路恰巧碰到也背着竹筐的周大丫,对视一眼,互相嫌弃的转过脸。

      “真是倒霉!大早上的出门就没好事。”周大丫恶毒的攻击着姐妹俩。

      “清晗,过几天去镇上你也跟着吧,给你扯块布做身新衣服。”

      这是苏清欢打算好了的,巧娘给的那块布不适合姑娘家穿,小妹就两身衣服来回换着穿,裙摆都短的漏出脚背了。

      苏清晗又些惊喜又不敢相信,“姐,真的吗?那得不少钱吧……”

      “当然是真的,到时候坐楚烈牛车去,如果娘在家让她也跟着,正好她给选选花样。”

      “哼,真以为布只要几文钱就能买到啊?还想全家坐烈哥哥的牛车,不害臊,你倒是不把自己当外人!”

      俩人都不搭理自己,还聊起天来,周大丫气急败坏的讥讽。

      她才不相信苏清欢能买起新衣服呢,一定是故意气自己的。

      丝毫没受到影响,苏清欢抓过小妹的手,加快步伐走去,“我们得快点去,还得赶回来给爷爷他们做饭呢。”

      周大丫赌气的紧跟在后面,幽怨的眼神要把苏清欢的后背盯出个洞。

      “清欢!清欢!你去哪儿?”

      苏清欢闻声回头,楚烈坐在牛车上朝她挥手。

      “我和清晗去割猪草,祥子来说辣辣没了。”

      站在原地等他赶着牛车到了跟前,苏清欢回答道。

      楚烈立马明白了,这是去摘辣椒,有人在旁边,不方便明说。

      周大丫没想到会碰到楚烈,欢喜的走不动路,却也插不上嘴。

      听到苏清欢说辣辣,楚烈马上听懂,苏清晗也没有反应,就剩她自己原地迷惑。

      辣辣是什么?这个苏清欢,歪点子一堆,就是靠这些乱七八糟的勾引烈哥哥吧!

      “今天我帮不了忙,你们早去早回,我现在得抓紧去镇上,晚了就不好出手。”

      车板上躺着那头死野猪,盖了一张席子,安详的闭着眼睛。

      周大丫眼神不断的偷瞄野猪,这可是引发昨天大战的导火索,看到野猪她就想到败在了苏清欢手下。

      就算楚烈有空,苏清欢也没打算让他帮着摘,“我们割完就回来。”

      楚烈还有些不放心,辣椒的威力他可是领教过,又叮嘱了几句:“还是注意手,不要揉眼睛。”

      “知道了,你快去吧,这几日我想带清晗去趟镇上,扯几块布,你看你哪天有空?”

      苏清欢觉得楚烈最近越来越婆婆妈妈,上次在酒楼的时候就唠叨,现在又操心摘辣椒,安静做个帅哥不香嘛?

      “哪天都有,你想什么时候去,你提前喊我声,我直接从你家门口走。”

      楚烈把捆野猪的绳子紧了紧,重新坐上马车,和苏清欢挥手道别。

      “苏清欢,你就是狐狸精转世!狐媚子!”

      周大丫说完从上往下的打量着苏清欢,然后皱着眉头后退一步,仿佛怕沾上不干净的东西。

      狐媚子这词是她从赵氏嘴里学到的,娘总是骂村里的潘寡妇是狐媚子,因为爹看到潘寡妇眼珠子就拔不出来。

      哼,你这是赤裸裸的嫉妒啊,苏清欢得意的给她一个眼神,气死你!

      “呀,烈哥哥,不知道路上会不会渴?会不会饿?好担心哦!”

      苏清欢翘着兰花指,望着楚烈离开的方向,擦着并不存在的眼泪。

      楚烈赶着车走在路上,鼻子痒的狠狠打个大喷嚏,“是谁在背后说我?”

      ……

      好酸啊,苏清晗打了个抖擞,浑身酥起一层鸡皮疙瘩。

      大姐这是被啥附体了吧?这变化也太大了,说话嗲的人受不了。

      看到小妹眼里的震惊,苏清欢也被自己恶心的不行,脸色爆红,赶紧低着头,拉着苏清晗的胳膊就跑。

      果然自己还是不适合走绿茶路线,这才说几句话就把自己雷的不行,太抓马了!

      待俩人跑远,周大丫才从刚才的画面里回过神,她看到了什么?苏清欢刚才在干什么!她疯了吗?

      “苏清欢!我就说你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这个狐狸精!烈哥哥才不是你叫的呢!啊!气死我了!”

      苏清欢跑不动了,弯着腰气喘吁吁,回头望去,周大丫在原地仰天长啸,嘴里不断的怒骂。

      瞬间觉得心情舒畅,余光扫到苏清晗死盯着她,赶紧咧嘴一笑掩饰自己的心虚。

      “姐,你刚才好厉害,把大丫姐气成那个样子,都要昏倒了。”

      苏清晗好开心的看周大丫吃瘪,也就只有大姐能治住她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