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小说在线视频

      江峰赶到定山堡时,黑暗已笼罩住整个大地。定山堡本身就是一座很大的庄落,要想探听消息实在不容易。江峰纵身上了屋顶,在屋顶上箭步如飞,先巡视了一周,又观察了一下周边的环境。这时隐隐听到前面不远处的那间北屋内传出窃窃私语声。于是便又纵身,转眼间来到那北屋屋顶。

      江峰先静耳听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地掀开一片瓦片。从上面往下一看,见屋内有两人正在喝着酒,两人好像还在谈论着什么。

      其中一位正是江峰在那破屋见过的,就是小乞丐喊他为叔爷的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身上不再是破烂的服装,而是穿着一副有钱人常穿的华丽服饰。只听他说道:“金堡主,小弟再敬你一杯!”

      原来另外一人便是定山堡堡主金跃星,他穿着也极为讲究,能给人一种华贵富有的派头。这堡主金跃星举杯道:“我对祝弟办事向来放心,预祝我们合作愉快,干了这一杯!”

      两人一饮而尽。金堡主接着又说道:“不知我托祝弟办的那件事是否还顺利?”

      那被称为祝弟的名叫祝桐,这祝桐停顿了片刻,然后说道:“实不相瞒,此事出了一点点差错。不过堡主你尽管放心,那人的行踪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谅他也绝对逃不掉的。”

      江峰暗思:‘难道我的行踪又被他们发现了,还是他们根本还没有发现我已经离开了客栈。’江峰不由地担心起老娘,生怕她出什么意外。于是便纵身下了屋顶,展开轻功急忙赶回那家农家。

      到那农家门口时,并没发现有丝毫动静,那房门仍然是关着的,这才放下心来。他进了院内走到房门前,欲推门进入。突然从那房后闪出三条人影,三人手持大刀当头向他砍来,寒光一闪疾速削至。

      江峰听到声音不对,心中不由一惊,身形一晃已平移三尺避开一击。那三人又刷刷挥刀连砍,全是进手招数,势若飘风,迅捷无比。江锋忙随即一跃而起,在月光下与那三人缠斗到一处。那三人刀刀紧逼,毫不相让,却总是递不到江锋身周两尺之内。

      江锋一对铁掌,每一招都是凌厉狠辣。在三柄阔刀之间纵横来去,斩截擒拿、指点掌劈。虽是以一敌三,却已大占上风。他蓦地里右手倏出,使个巧妙一招,弹出石破天惊声势迅疾。忽见一晃,抓住左边那人的刀背,顺手一拉,往右边那人的刀上碰了过去。这一下借力打力,但听得当的一声响,只震得人耳中嗡嗡作响。那二人力气均大,再加上江锋的力道,两人只震得虎口血流。

      江锋又伸足一钩,反掌在右则那人背上拍落,又是借力打力。便以那人自己向前一扑的劲道,将他摔了一交。紧接着江锋一个左拗步,抢到了西首,右掌自左向右平平横扫。拍的一声,打在左边那人的太阳穴上,那人登时闷哼一声倒地。跟着左手自右上角斜挥左下角,击中了另一人的腰肋,夺过他手中大刀。又顺手一拳击中刚起身的那人小腹。这几招精妙快捷,一气呵成,出手狠辣,刹那间将三人全部打翻在地。

      那三人还没有来得及爬起来,刀已指在三人脖颈前面。三人面对冷气深深寒人毛发的刀锋,吓得瑟瑟发抖。江锋问道:“想死、想活!快说,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来杀我?这屋里的人在哪里?不然我马上杀了你们。”

      其中一人急忙道:“我说、我说,我们是丐帮的。是丐帮的柯长老让我们来杀你的,这事与我们无关。里面的人已经被丐帮柯长老抓去了,关在他那里了。”

      江峰惊道:“丐帮的?丐帮为什么要杀我?回去告诉你们丐帮的柯长老,叫他马上放了我娘,否则,我就血溅你们丐帮。”

      那两人吓的是浑身发抖,忙拉起已晕死过去的一人,慌慌张张的跑出门去。

      江峰也不去管他们,只是进房内看了看,见老娘和孩儿确实不在房内,他就走出了农舍。

      江峰在思索着:这丐帮的柯长老是个什么人,他为什么要与我为敌。这丐帮的主要长老都与我有过深的交情,而这柯长老我可从未听说过其人。在这城里的丐帮长老,充其量也只是个五袋而已。他们竟有这么大的胆子来做这等恶事,难道就不怕坏了丐帮的帮规吗?再说那祝桐是何许人也,怎么和定山堡狼狈为奸,他们到底有什么阴谋呢?再说那二个小乞丐怎么会听从那祝桐的指令呢?他们又是什么关系。他们喊他为叔爷,未必那祝桐也是乞帮里的人。要把这些查个究竟,恐怕只能混入丐帮内去查了。只要我不出现,那丐帮是绝对不敢对老娘下毒手的。

      江峰如此分析和思考着,于是决定先混入丐帮。夜已至深,江峰便又回了那农家。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丐帮和定山堡的人绝对想不到自已还敢再回到那个地方去。

      江峰在那农家睡了一晚,此时天已亮。江峰起来后,开了房门,见那妇人早已在院中静坐。便道:“嫂子,早!”

      那妇人似乎并不知道昨晚发生过什么事,问道:“你老伴伤势可好些没有?她还在休息吗?”江峰回道:“她急着要见她亲戚,所以先走了,我也要走了,感谢嫂子留宿款待之恩。”

      那妇人道:“不要那么客气,出门在外,诸多不便,只是怠慢了你们。只是昨晚不知何故,从来没有睡得极死,就像醉酒一样,睡的晕沉沉。不知你老伴已早早离去,有失礼数,还望见谅!”

      江峰道:“打扰了,嫂子,那我就先行告辞,这点碎银你就收下。”说完便走出农舍,然后急速地赶进了城。

      江峰进城后换了一身乞丐装,脸上抹上了一层黑煤灰,披头散发,一手拿了棍,夹着个破碗。江峰装扮乞丐那是得心应手,自已这么多年都是以乞丐的装扮和名头出现在江湖。在丐帮说起‘过江龙’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如说起江峰,那可是知道的人就不多了。

      江峰在城边很快就找到一座破旧的庙宇,黄色的墙壁和生锈的铜像上,已经布满了蜘蛛网,帘布破碎,物品凌乱。破庙里正生起一堆火,火边早已集住了许多乞丐。江峰进去后就混在破庙的乞丐当中。乞丐们坐的坐,躺的躺,因时间还早,所以也都未出去乞讨

      江峰笑着坐到一个中年乞丐面前,故意装作无所事事地说道:“嘿,我都有许久没沾过肉腥味了,我看到那定山堡的堡主请祝桐进那大酒楼,我真是羡慕死了。怎么就没人来请我去开开晕,真是人与人不一样呀。”

      “老兄,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祝桐是何许人也?他是我们这城里最有希望做丐帮头目的人。另外,他和那定山堡主是致交好友。当然堡主是请他进酒楼,不请你哟。幸好我老早就看准了这一点,所以千方百计想方设法去巴结他,看来将来前程有望了。”那乞丐说得是洋洋得意,似乎对自己的眼光是非常有把握,更是非常自信。

      江峰道:“我们这里本身有头目呀,按规矩我们的头目应该是六袋长老,其它的也只能是五袋长老而已。那原来的六袋长老,莫非要把位置让给他不成?”

      那乞丐说道:“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们的尹长老是六袋,其它如石长老、陆长老、柯长老和祝长老都是五袋。但是,我们的尹长老年前突然失踪了,到现在一直下落不明,生死未卜。为了丐帮大计,四位长老商议,一致决定要立个带头的新长老,不能让我们这丐帮群龙无首。”

      江峰说道:“那还不好办,从那四位五袋长老里选一个就是了。谁的武功最高,谁就当选。”

      “你说的到简单,在这四个长老中,石长老、陆长老都年事已高,他们两人也不想争这位置。现在只有柯长老和祝长老了,柯长老武功是最好。但是,柯长老过于忠厚老实,而且向无主见,那种过于迂腐的人是成不了什么气候的。而祝长老则不同,他有勇有谋,敢作敢为,而且心思谨密,将来这六袋长老之位非他莫属。”那乞丐夸夸其谈地说道。

      江峰说道:“啊!原来如此,那以后还要请老弟你多多关照了。”

      那乞丐笑道:“那里,那里。不过只要你以后好好的为我做事,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江峰又道:“这祝长老怎会与那定山堡的堡主有交情,不知是否当真?一个是一无所有的穷乞丐,一个是富甲一方的大堡主。那可是天地之别,怎么会有交情呢?”

      那乞丐道;“他们何止是有交情,简直是生死之交。祝长老没有加入丐帮之前,就已经与定山堡的堡主素有往来。而加入丐帮之后,两人交往更加密切。祝长老是定山堡的常客。”

      之后,江峰与那乞丐又聊了半天,对这城里的丐帮情况了解了不少。不知不觉太阳已经落山,天色已渐渐暗下来。江峰找了个借口便走出了庙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